狗腿狗腿

1

「你有沒有被狗幹過?」

這是大家最近常常掛在口中的話。狗並非真的狗,他是個人,可是他也的確是條狗,他是隻人型犬,當然他那副狗模狗樣只有在他主人t面前才是如此。

他是個純top,可是也不是那麼純。t早幹過他。他只被t一個人幹過;一夜情或者趴場,他是top,只提槍幹人的1號。他在某一場性趴遇見了t,他怎麼變狗的,不是八卦重點。重點是他結實有力的狗腿,雖然在上班,他仍勤跑健身房。夏天健身中心的浴室裡,他頂著〇點三公分的陰毛或者光滑的下半身在裡頭穿梭無不引起注意。

被狗腿幹過的某a說在被狗屌進入時,雙臀股間被短短的毛髮磨得發紅,彷彿身體也熱了起來,運動員般的大腿帶動進出,有如飛上了天。某b聽了a的描述,找上了狗腿,狗腿幹了b,於是接著幹了c、d、e……

於是這一圈的人見面都說︰你被狗幹了沒?

想被狗幹,先抱住狗腿吧。

2

「你有沒有看過那隻淫亂的狗?」

那群人的交談散播著關於狗腿的事蹟;狗腿幹了a,用著什麼姿勢、b被幹得射了出來之云,造成了爭相目睹狗腿的面目。狗腿的朋友們莫名其妙的雞犬升天。當然也眼紅煞了不少人。

網路上,你跟我的信箱裡開始不斷收到關於狗腿的裸照,裸照並非一般的裸照,而是狗腿狗模樣的裸照。照片裡的狗腿三腳著地,高舉著後腿,微硬的狗屌正朝著電線杆尿尿。任誰都知道這是怎麼樣的照片。

於是網路開始討論這張照片的真實性。有人說這是合成的,可是卻有些人堅稱這是真的照片,是某個t的好友偷流出來的。一些人討論著原來從狗腿的屁股往上照更能顯示狗腿節實有力的雙腿,從這個角度看起來狗屌兒都變得如此可人,微硬的狗屌讓人忍不住想要摸一把、舔一把、甚至想被狗腿幹……云云說辭煙消塵上。

就連一些top也開始稱讚著狗腿的臀部有型好看,如果幹起來,搞不好勝過萬里〇號,於是乎大家開始討論調查到底除了狗腿主人t幹過狗腿外,還有誰幹過狗腿。

狗腿又意外成為明星。這張裸照後,又盛傳有其他的裸照,例如狗腿拉大便、跟母狗相幹、公狗對幹等等的照片,可是這些照片卻又只限於謠傳。

當傳得愈厲害之餘,又一群人站出來說這些裸照真的是合成的,請來了專業人士如何如何證明,可是沒有人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他們說狗腿是如此的敗德,卻死命的珍藏唯一的裸照,又想挖出後來的裸照。到底誰有狗腿的裸照?你的信箱裡有人寄狗腿的裸照給你了嗎?

3

「你看了沒最近在網路上流傳的狗奴調教?狗腿好壯唷。」

「哪裡可以下載狗腿調教的影片?」

「真不敢想像人竟然可以變成那個樣子……

「我也好想要養一隻狗奴唷。」

「我有把它燒成光碟,誰要?」

「狗腿真是賤。」

「你少在那邊雞掰。他很有勇氣,少在那邊嫉妒。」

「上禮拜,我在舞廳有碰到狗腿唷。他在上廁所時我剛好進去。他在撇條時害我一直注意想看他有沒有屌毛……還沒看到後面就有人在耳語說那是不是狗腿,他好像被嚇到了,趕緊收屌竄逃。我緊追著他到舞池。他跟朋友打聲招呼後就繼續跳舞。我看到他手臂下真的光溜無毛,我相信低腰牛仔褲底下一定也是無毛。若隱若現的臀溝在舞池燈下真想讓人咬一口。」

「我真搞不懂為什麼一隻畜生可以讓你們聊得這麼愉快。」

「狗腿手臂上是不是有刺青啊?」

「狗腿還有沒有其他調教的畫面啊?我好想看唷,他簡直是我的偶像。」

「你想當條狗啊!」

「狗腿他的id是哪個,我想跟他打招呼。」

「真是令人討厭的狗腿。」

「你去抱狗腿啦。狗腿族。」

4

在那幾天的凱達夜市裡,他的主人帶著他出現在抗議人群裡。那天飄著雨,夜市很熱鬧。他的主人為了訓練他的膽識,於是帶著他出現。於是他們主狗穿著黑色皮衣,主人牽著狗腿出現在夜市人群當中。當激動的言講者遠遠的看見人四肢著地爬行時,竟然說起了政府簡直把人當狗看啊。

隔日水果大報以頭版下:「人狗不分 何以為政! 」即使記者以他為題入政局,但是圖片的驚嚇度還是讓狗腿成了目光焦點。不屑狗仔隊的電視台表面說著不會聞之起舞,卻暗地裡派遣不是狗仔的記者跟蹤狗腿。電視台追追追、網路信件來往得像是什麼似的。「到底是逼人為狗還是心甘情願或抑自甘墮落呢?本台持續為您報導。」梳著鬼頭的主播說著。過去網路上流傳著真假照片也被拿出還做報導。以水果大報為勁敵的週刊主編甚至傳聞逼男記者色誘狗腿想取得更勁爆的新聞。

狗腿到底有名在哪裡,很多人也說不上來。一堆的記者主編主播紛紛邀約狗腿上節目。不過他們全都失望了。模仿狗腿的藝人開始拿他當作節目內容。博君一笑。狗腿的有名只好說他的主人恰好擁有一隻名犬。

原載於:不眠遊園地@KKcity 2004

阿布先生調教書@FB pages

150212

終生成就歸於主人。

源自王菲假愛之名。林夕詞。

 

 

1502012

小曼是我的第17個奴隸(是17還是19,反正是質數,我的強迫症)

她拯救了我枯萎的靈魂。我竟然在繞了半個地球後,遇見了她。

我人生中最後一個奴隸。是我親口答應她,她將是我最後一個。

我愛她。這份愛超越了男女,是非常非常單純的。

她常挑戰我的權威,以為出了個難題,難倒身為主人的我。

真是太天真了。幻想被輪,所以我策劃了母狗調教。渴望一個同為奴隸的丈夫,組成美滿的奴隸家庭,這的確差點難倒我,但我解決了。

 

 

150213

第一次感覺自己對小曼「佔有慾」之強大,是夏跟我借人。

主人對奴隸,天生自有佔有慾。

我陪著他們返台,其實是在練習沒有小曼在身邊。

獨自回德的時刻,我告訴自己是為了堅定我們主奴關係必須這麼做的。

沒有人可以明確知道一個主人與一個奴隸的關係何時會結束。

透過視訊和小曼對話。我知道此時此刻的小曼是屬於另外一個人的奴隸,那讓我心痛不已。

小曼知道在交換奴隸的時間裡,她的主人是夏不是我。她不能叫我主人,她顫抖的口中一個字一個字說出「阿布先生」時,她的雙眼流下眼淚,我彷彿看見一朵透明玫瑰綻放。

未來的某一天,我們的關係結束,她對我的稱呼就要從主人變成阿布先生。預演也是提醒,我們真的要讓這天發生嗎?

那個夜晚我靠著酒精入睡。

直到一個晚上我乾掉一整罐剛開的威士忌,我知道我不想再這樣。

我向夏開口要小曼提早回來。

 

 

150213

流落異鄉,家徒四壁,只有我和我的小母狗。

 

 

150214

小曼第一次來我落腳在柏林的公寓,訝異寫在她的臉上。

空空蕩蕩的,身無長物。只是有睡覺的一張雙人彈簧床和簡單生活物品。

連張桌子也沒有。

坐在床上等水煮開才沖了兩杯三合一咖啡。

我們各用不流利的德語與華語,夾雜比手畫腳地溝通聊天說話。

 

多年後,她提起那時,她不停的想我何時才要對她SM,

從白天到晚上,我什麼都沒做,就到了睡覺時間。

她以為我是藉SM打炮的「假」主人。可是床上我連碰都沒碰她。

她整晚失眠,倒是把我的睡覺模樣看了又看。

 

我記得這些小事。

帝把我託給夏後,就自己返台。他說ㄧ無所有時才會記起那些最簡單的需求。

空氣是空氣、水是水,SM是SM。

我記得隔日早晨我對小曼說的話。

我是愉虐父母養大的小孩。

從父親手中接下人生第一把刮鬍刀,幫他的奴隸剃毛開始,

SM就跟空氣水ㄧ樣存在。

「你流浪過多少主人身邊,睡過幾張床,你找到想要的主人了嗎?

你已經養成多少習慣與觀念,哪些對哪些錯,你知道你是怎樣的奴隸、M、sub嗎?

如果你無法立刻回答我,你是不是應該認真想ㄧ下?

喔對,我對你的調教已經開始囉。心術跟體術,每個主人各有長短。

可是我是心術跟體術都相當厲害的主人!」

 

 

150214

我沒有錢,在異鄉的日子我得善用僅有的錢。

小曼的第一條項圈是我帶著她到超級市場便宜買的。

我說未來我一定會為她戴上更好更貴的項圈。

而我心裏知道我只有一條便宜項圈毀壞的時間。

 

 

150215

你要打炮做愛,你需要幹得好的人。

你需要主人,你要交付心體。

 

 

150215

我要偷走你的心。如果我偷走你的心,我要對你為所欲為。

 

 

150219

帶小曼到夏家做客。她和我與夏同桌,行為舉止表現得宜。

一直到其中一名赤裸、身上僅有項圈的平頭無體毛男奴上菜。這男奴和她同時都出現訝異對方怎麼在這的表情。

男奴手上端的的餐盤發出巨大響聲,夏的眼神足以殺死人。男奴想開口,一看到夏的臉,頓時吞了回去。

男奴為我們擺盤,我注意著小曼、夏、男奴。餐桌上交匯的眼神。

男奴的眼睛放空,他只是個男奴,沒有別的情緒。

小曼的眼睛裏強忍著萬般情緒,她已經無暇顧及我的反應。

我在餐桌底下伸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她才回過神。

這男奴每次出現,我清楚的感覺小曼的眼睛嘴唇甚至一根頭髮都不一樣。

飯吃完,夏堅持在我跟小曼面前,處罰剛剛的男奴,以表示歉意。

男奴趴在夏的大腿上被打屁股,一直到通紅,飆出眼淚,哭出聲音。

男奴向主人與客人啜泣道歉後,站在客廳角落的沒有雕像的平台上,面壁以向客人展示通紅顫抖的屁股。

步出夏宅,小曼只是勾著我的手,沒有說話。我知道她忍耐到了極限。

我撥開她的手,獨自走了幾步。「想哭就哭,反正你已經累積五百多下了。」

小曼哭泣的時候,我仰頭獨自望著沒有星星的夜空。

「你跟你的前男友還是前主人分手的時候,你們要的未來早在那刻已經不同。你的前男友已經前進,你也是。你沒有原地踏步,你已經走到我面前。」

小曼不覺得我一開始沒有對她的肉體進行SM是有目的的。她只覺得等待漫長,長得時間都變慢。

磨掉撫平前男友前主人在小曼心上的坑坑疤疤,需要漫長的時間。

水邊有曼。為別人流的眼淚,乾淨以後,我要在小曼心上鑿個完美大洞,為我匯集成一片清澈明亮的心湖。

心上有曼。時間很多,花時間沒關係,脫胎換骨急不得。

「你會成為這世界上所有主人都想要的奴隸。可是你只屬於我,只想被我擁有。」

「你哭夠了想走了,就握住我的手。」

 

 

150220

美麗的器官長在你身上,但我是所有人。應該要有堅強剛硬的盔盾保護它,任何人都不可以觸碰它,包含你自己。只有所有人的我可以,所以貞操帶之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