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

在我又要進入不想跟這世界說話前。前輩的話題。我要給他一個代號N。在我還沒出SM櫃子前,N已經是在朋友圈內很公開這件事,我應該注意有兩年有,原來這件事好平凡好普通,就跟同志這事一樣。前輩啊就是讓我們在他身上看見我們想看到的。認真點也可以看見脆弱跟缺點(不過一般我們會忽略)我沒有就是了。
時間來到2003年,對黑書開始連載的那年,我把這年當成我的正式SM出櫃。隔年就是皮繩成立。剛開始的時間,皮繩能夠在媒體面前露臉的,大概十根手指頭(甚至只有一隻手)就數完了。我雖然有參与皮繩,但我不在可以媒體露臉的行列。那時的我還在努力黑書的連載。
黑書某些程度算是我的日記變形,我把我吸收到的,轉化成了小說內容。縱容現在我已經忘了很多內容是從哪邊轉過去的,這些總是要在不經意時讓我想起。就像阿忠回應小威「我知道啊。」是N回應給我的。對我來說,這樣就夠了。
時間再往後,2010黑書出版,因為採取著作者不露臉兼議題有點多就讓焦點集中在小說本身,所以當時只有妮可跟小哈各替我辦了一場SM圈跟Gay圈的簽名會。接著時間到了2012,貞書出版,這個時候我想要做宣傳,我想知道如果做了宣傳,會不會讓書好賣一點,不會像黑書初版那樣這麼辛苦。
我記得Okapi的訪談,編輯跟攝影在拍照時,他原本預設我是不露臉的。有些作家因為各種理由不想露臉,所以他們的拍攝方式會不同。我說我要露臉,我難得可以上Okapi,當然要露臉,不然太可惜了。於是我也踏進了皮繩可以露臉的小圈圈內。我後來也不介意讓圈內人知道Petit這個帳號。
因為SMer/禁羈人/非香草也會有喜怒哀樂,對於各種議題會有自己的關心注意追蹤,不是只有進行SM活動而已。讓這個世界看到,讓還躲在黑暗中的人還沒出櫃的看見,身為一個非香草真的沒有什麼不同,好平凡的。
這也是我在看《彩虹熟年巴士》,書中前輩們怎麼活過艱難歲月,活到我們以前無法想像的年紀。世界會愈來愈好的。不要離開,這是我們的世界。

會過去的

如果

已經到了人生最終章

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

那應該真的是不想做

如果

只是因為水逆而失敗感纏繞

白書連載的挫敗

肉書拍肉的挫折

人生旅程的失敗

這些年的孤單寂寞

不就在二十幾歲時開始練習

這麼多年過去還沒適應習慣麼

沒有被珍惜也該放下

不要緊的

沒事的

水逆會過去的

失敗會過去的

人生會過去的

最好的禮物

二〇一九對你來說是艱辛的一年,你下了一個決定。離開台北搬回中壢。離開待了17年的工作之地。原以為自己的人生就是回到這座城市,在這裏工作、戀愛,甚至落腳生根,雖然這些都十分不順利。消失的二〇一八,受盡了羞辱与委屈。二〇一九上半年,你做了這個決定,你形容這宛如退回起點。可是啊,離開台北,用另外一個角度、位置、觀點,或許會帶來人生新的方向,角色、格局。這可能是大宇宙傳達來的意識,為不可知的未來,預先做的一步防手。

不要緊的。沒事的。你這麼告訴你自己,我這麼告訴你。

在生命消逝以前,還有無數的可能。你耗費生命,加速的想抵達終點,在那些有害健康的慰藉品中,度過一次又一次情緒關卡。這些都不要緊的,可以的喔,生命本來就是用來浪費的。在浪費之虞,一定會有什麼留下。「有些故事還沒說完那就算了吧」歌是這樣唱的,你用力想多留下些故事。那我可以開清單,請你務必完成麼?

於是我想用小七曾鼓勵你的一段話作為這封信的尾巴。

「那我總覺得,
蜻蜓的字還是像富士山一樣,
有人看它也好,沒有人看它也好,
一直在這裡,美麗著,壯闊著,恣肆著,
對於這個地球,
就是一個最好的禮物了。」

愛啊從來不會消失,只是換了另外一個型態存在。

嘿親愛的:

個人誌6《一〇二六》轉眼已經一年了,時間過得很快。長大以後,過年來得很快,生日也是,彷彿一眨眼就到了。你說活到這個歲數,我們現在就是在面對著「老病死」的課題。你已經決定好了個人誌7的內容,也想好了名字,就叫《七》。數字剛好,也終於到了該把那些小七AEternitas留給你的文字好好整理起來。你彷彿也聽見小七說著「什麼!竟然要把我寫在你板上的文字整理成你的個人誌」、「我寫給蜻蜓的就是給他的」。那些文字整理起來,也許有人會說小七真是對你盛讚或謬讚,但這些人說的重要麼,一點也不吧。

「還是很期待軍犬這部作品。但是坦白說/你的作品裡有一種東西,太銳利,不不不,或者說,不是太銳利/是它的切面太美麗。/像是『會造成這個世界傾斜的某種力量』。/所以很期待軍犬能透過這個俗世的媒界去碰觸到凡塵的人們。/總之你的作品裡,不只是軍犬或者不睡森林,都有一種巨大的/就像鑽石一樣,天成的稜面。/所以再怎麼平凡的光芒照在上面也會激射出攝人神魂的光芒。/我覺得是『軍犬』是一個擁有太大的力量的孩子/在這個世界要找到和它的力量能平衡的存在方式,需要一些緣份。/否則,一般人都會想把它封印起來吧。 +_+/我也好期待喔。 /____\+  想看看軍犬出現在世人眼前會是什麼樣的表情。」這段對話是出現在2006年。舉凡這樣的稱讚鼓勵,支撐著你前進,這些你我都懂。趁著留在網路上的一切還未消失以前,用紙本保存著吧。

這一年,你不時覺得軍犬就像是一份分手禮物。縱然禮物是靠著你的雙手一字一字寫出,但無論如何你都會記得是怎樣的愛支撐著自己,鼓舞自己在尋愛的旅途愈挫愈勇,「你被遺棄了/給渴愛的Petit:」。你會想著也許有一個平行宇宙,那個時空裏,你沒有分手沒有勇敢跳進SM泅泳沒有書寫軍犬,也許你還在那一份愛情裏,待在兩個人彼此困住的條件,隨著交往時間累積,消磨彼此。也許你會背地裏當起了壞人,在對方看不到時,偷嘗試SM歡愉。也許會有另外一部SM小說的誕生。也許啊就只是也許。你我都無法揣測那個平行宇宙會是怎樣,你我擁有的就是現在,這個時空這個宇宙。

六年前的2012和六年後的2018,同樣都是1026(五),1027同志大遊行。我想你還記得這兩日的情緒心情是如何的起伏,這些都不要緊,再一次同樣的日期星期是一次重生。2013年,你到底是抱著怎樣的絕望在黑書裏寫下跟軍犬「至此是我今生對你的訣別」,你太天真了,軍犬這隻小狗還是猛犬今生牠遇到怎樣的難關都會再回頭找你的,不要天真跟絕望了。絕望期啊,至今都已經來四次了,以後還不會再來麼?要像個勇者一樣,一戰再戰,反正死了還可以憑著紀錄接關再來。

二〇一八,軍犬憑藉著很多貴人的相助,完成了前導片也正努力著二〇一九的正劇籌備集資。我想你還是會感覺無助感覺無愛感覺自己像是落葉風吹往哪你就往哪飄了,家的渴望与夢想還是很遙遠。那都沒有關係噢。還是要想著小七留給你的,盛讚/謬讚/力量/鑽石/稜面,我們都相信著「軍犬是一個擁有太大的力量的孩子」。也許這一年你的菸跟酒量已經超越了前四十年的累積,這些也沒有關係噢,身體撐不住的時候,就回歸大宇宙的懷抱,反正你應該沒多久還是會被踢下來地球,因為你對這世界有諸多想要改變的地方。我們就這麼想著。

愛啊從來不會消失,只是換了另外一個型態存在。

愛你呦❤️

Petit

順利地提出了「渴愛兔与自私兔 – 測試1号」的審圖

原本以為要上來寫自己犯蠢的經過,客服說他無法幫我提早出帳單但他可以告訴我PayPal在那筆的旁邊代碼,所以我就順利申請完成PayPal,也就搞定了Line原創貼圖帳號問題。於是順利地提出了「渴愛兔与自私兔 – 測試1号」的審圖。YEAH~原本以為帳號代碼及審圖一來一往要下個月。
然後我可以繼續努力測試2号跟3号。在畫1号時,我一直在跟15~22歲的自己道歉。沒有成為漫畫家,真的好抱歉~那貼圖上架,我就要把「漫畫家」掛上自己的人生履歷。雖然以《爆漫王》裏「漫畫家是以畫漫畫維生」的標準,我實在太不及格(作家資格也是啦⋯⋯)好啦~人生還是有值得開心的事!
ㄟ是高興過頭了,把想寫的忘了寫。在畫測試1号時,我覺得我的個性真是太不可愛了。(攤手)貼圖或者Q圖都需要可愛的性格,偏偏我不是這樣類型的人。如果可以,我只想躲在洞裏,不想過問世事⋯⋯

類水逆

這首歌對我來說就是對世界的絕望但又不甘心⋯⋯

今日是類水逆吧!還有什麼不可能發生呢?想起自己寫「一二事变」那篇。我覺得寫得還滿好的啊。 #敝叟自珍

暗黑堡壘的入站畫面

早上從森美那得來一個線上觀測紀錄網站裏頭的暗黑堡壘的頁面,那裏紀錄了2002~2007每個首頁的改版。現在看到以前入站時的頁面,還真是有點感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