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藍圖

寫這篇當然是為了向未來看去,梳順都可以再梳順了,藍圖當然可以再藍圖。

去年的2016照片跟風【我的未來式】,我開始對於往前看往後看、向過去看向未來看的寫文,充滿愛,這大抵也是「Petit X Petit」的樂趣。個人誌II《Petit X Petit》時,我說這是過去与現在的蜻蜓共同完成,這本裏的堅持是需要現在与未來的蜻蜓共同完成的夢想,並不是「漫畫的Petit X 小說的Petit」或者「1992-1997的Petit X 1998-2006的Petit」。

2016.11.26立院公聽會後,我把Petit X Petit的解釋再加上了吳俊廣 X 夏慕聰。向未來看的藍圖應該要從這個角度開始。

Petit,親愛的吳俊廣。以前到現在我也沒刻意隱瞞自己的本名,在公司上班的時候便是用本名或Petit。前公司禁止接外稿,所以才會掛少女時代的名字「蜻蜓」及後來的「孪生蜻蜓」。設計是我維持生計的方式。我期待會有更好的發展。我一直都有臉皮太薄的問題,不好意思去要,比起住在皇宮時期,臉皮已經厚了些,但還是薄。我總會覺得人家不來找你,應該就是不喜歡你的設計或者覺得不適合吧。臉皮要努力增厚啊,吳俊廣,不然你會餓死的。所以有案子真的可以發給我,我不會咬人。

去年我自行設計開發了「親愛的六色彩虹紙膠帶」,未來應該會繼續努力開發。我自認為我的商品品質都有一定水準以上。想要聯名的朋友們也可以考慮找一下我~

不想走商業出版,只想個人出版的朋友,可以考慮諮詢我的意見。我幫小哈還有羅賓做過《垃圾話》跟《角落的夢境》,成品很有我的水準吧!(貼厚臉皮)

Petit,親愛的夏慕聰。這幾日我都被大宇宙傳輸靈感叫起床寫小說。我知道要努力寫小說,我一直都知道。看著同期前後出第一本的作家都已經跑到我看不到影子的前方,我還在慢慢摸著爬,我知道我自己一直都是用自己的速度前進著。雖然我曾以為我的書寫与出版都結束了。不過我始終記得神婆阿傑2006幫我看星盤,他說我跟出版的緣分很深喔。比較關心的朋友們有時會說要不要考慮先出短篇,至少不要讓讀者忘記你。我自己心裏是想說如果忘了那容我再次自我介紹我是夏慕聰。

我花了六年的時間(2011 – 2016)終於把《鳳凰會》生往死去篇寫完,竟然第一二部花了跟軍犬同樣的時間。啊!好可怕,只完成了一半,還有另外一半的死裏求生篇,難道還要再六年!(撫頰吶喊)難怪最近一直被大宇宙靈感叫起床寫稿。我真的很愛大部頭大長篇吧,《鳳凰會》裏的未來時代設定,將會讓《赤犬》、《雷奴》、《恋男/夜黑色》共用,這個軸線一定得先完成。寫死書,凰女王因為是我的愛情觀人型化,所以其實是寫得很爽快的。第三部凰女王的小孩們登場,亦可以看作由我的愛情觀誕生的小孩織田二代、鳳凰女、凰子,所以會很有趣的啦~(自以為,繼續貼厚臉皮)

寫完了關於事業,而關於愛情,我還是過去幻想藍圖的那個男孩,渴望著一個愛人和一個家。我想念被人干預小說結局的日子(M,指)我對於愛的渴望与耐性被消磨揮霍殆盡之前,請回應我,大宇宙啊我這麼期待著。

爸爸生病的事,我想周遭朋友大有耳聞,不過爸爸選擇的治療方式,讓我只需要每次看診回診陪伴即可,接案的工作模式,還算可以。每次老醫生對爸爸說:這你兒子啊好孝順啊每次都陪你來,我兒子只有大病看診才會陪。我有時候會想起小時候體弱多病也是這樣被父母陪伴著,這大概是事業上沒有成就、愛情成家也沒有的我僅僅能做的。陪父母老,也算是自己學習老的過程。爸爸選擇的方式,應該也是我未來面對重大疾病時的治療方式。我抽菸我飲酒,除了是解現實的苦悶外,亦是有意識地想要縮短自己的生命,希望在父母百年後跟著。但如果未來我有繼續活下去的理由与目標,我會努力讓自己健康的,即使覺醒太遲也沒關係的。

在2016年底寫下向過去看的〈藍圖〉,我在2017年初寫下向未來看的〈再藍圖〉,未來會因此展開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