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湯6th公開連載:100|100

房間裏傳來擊肉打屁股聲,啪啪啪啪的,引起了唐々的注意。他知道那是打屁股的聲音,怎麼不是進房間包尿布,怎麼変成了打屁股。他有點擔心,此之前並沒有任何爭吵聲,他走到房門口,想敲門,但又覺得貿然打斷不好。爸爸管教兒子,旁人最好不要介入。而裏頭雖然一直有著打屁股的啪啪聲,但卻沒有聽見小湯的唉嚎或啜泣聲,倒底怎麼了,唐々相當的好奇。等湯將離開小湯房間後,唐々再找了機會問他裏頭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打屁股。如果湯將沒有好理由,就換他修理湯將的屁股了。
趴在爸爸大腿上的小湯,雖然屁股被打著,但湯將臣並不像之前小湯犯錯或者不包尿布時那樣,一開始就掌掌用力,現在打屁股倒是先小力溫熱過小湯的屁股,再逐漸加大力道。畢竟這是小湯坦誠自己說謊,主動趴上來要打屁股的,就沒有狠狠地打,打到他痛哭流涕的。因為是慢慢加重力氣的,所以小湯的屁股能夠吃得更多,臀肉能夠挨得更多,小湯只是從感覺屁股熱熱的,慢慢到痛痛的,然後他有點意外的覺得自己竟然可以被打這麼多下屁股。忽然之間熱熱的,変成濕濕的,因為他尿濕了。卵鳥在嬰兒紙尿布裏,所以尿尿完全被承接,液體如注地噴灑進尿布裏。這樣太羞恥了,小湯忽然哽咽地開口,「爸比⋯⋯我尿⋯⋯尿出來了⋯⋯」同樣是打屁股到尿濕,在教室公然的是多麼尷尬与羞恥,在房間私下的是那麼自然与坦率。
湯將臣拉起小湯,整好他胯間的尿布,捏了他的鼻尖。「又尿濕了,才剛換完。」
「沒關係。等一下再換。」小湯抱緊湯將臣。「爸比,以後我不會再說謊了。」
湯將臣隔著尿布揉著小湯的屁股:「才幾歲就在抽菸,你是口腔期未滿嗎?下次在抽菸,就讓你吸奶嘴。」湯將臣是開玩笑地說。倒是小湯順著這個玩笑,想著吸奶嘴的畫面,若再包著尿布,這真的太羞恥了。

小湯6th公開連載:99|100

「爸爸跟媽媽本來就是同性恋,假結婚?⋯⋯所以才有『我』⋯⋯」關於自己的來由,每個人都曾經有所疑問,小湯開口問了一個他覺得最重要的問題。
「不是喔。」湯將臣這時候意識到了或許這才是小湯這個不該會尿床的年紀卻出現尿床的核心難題。「我跟你媽媽是恋愛然後結婚才生你的。並不是假結婚。」湯將臣肯定的述說。
「那你們為什麼⋯⋯為什麼後來都跟同性的人在一塊?」小湯的疑問,湯將臣都給了解釋。他媽媽後來發現自己不喜歡他的男性身體,還有唐德武眉宇之間有像之前的老教官,他們就愈走愈近,直到發現對方的不可或缺。小湯終於把這塊迷霧般籠罩的真相前後的接了起來,他內心有些輕鬆,而且非常謝謝爸爸的誠實以對。「爸比⋯⋯」他忽然有點不太敢說一件事。一個男孩的第一個偶像通常是父親,而湯將臣的坦承,讓小湯之前在客廳裏說的謊,他有些內心不安。「有件事⋯⋯我要跟你誠實的說⋯⋯」他吞了口水繼續說:「菸味的事⋯⋯我跟阿猿都有抽⋯⋯」
湯將臣笑了:「我就知道,怎麼可能他抽你不抽。所以你是會抽菸的?」
「對不起。我說謊了⋯⋯」小湯站了起來,手握手鬆。「爸比,可以打我的屁股。」湯將臣用手掌打了他的尿布屁股,以為警告。「打屁股沒有光屁股就不是打屁股。」這小子忽然很正經。
「你剛包好尿布,還要拆啊。」湯將臣說的時候,小湯努力小心翼翼的拉下遮擋屁股的後襠,好露出全臀,然後撒嬌似的趴上了湯將臣的大腿,將屁股向上,對著爸比。

小湯6th公開連載:98|100

明明自己男朋友,唐々已經告訴他,小湯詢問他們倆的關係,要他心裏做好準備,隨時接這一球,可是小湯的話真的盪在耳邊時,他仍然手足無措的,心跳變快,腎上腺素大分泌。說謊是一個任何年紀都會的事,說謊是一種選擇,有好有壞。湯將臣此時可以選擇說謊,可以支吾其詞,可以顧左右言他。但是他一直教導著小湯,人不可以說謊,一個謊要更多的謊去圓,他這個時候不可以不以身作則。出櫃是艱難的,尤其面對著父母甚至自己的兒女。雖然這日遲早會來,湯將臣心裏有數,真的面對時,他成了另個小孩般。
說謊不說謊。「爸爸跟唐叔叔是男朋友關係。」湯將臣說了出口。「唐叔叔是爸爸的男朋友。」
雖然難以啟齒,可能語塞,但是湯將臣很堅定很勇敢地說了真實的話。他沒有選擇對小湯說謊。
「喔⋯⋯」小湯有點意外,他原本以為爸爸可能會對他說謊,裝蒜,沒想到爸爸直接了當,誠實坦然地說出他內心揣測已久的答案。他突然接不上話,他不知道要講什麼。「所以唐叔叔是⋯⋯新媽媽?」
湯將臣大笑了起來,跟小湯一塊坐在床上:「他是男生,所以不會是媽媽喔。」
「⋯⋯喔⋯⋯唐叔叔不是爸爸的同梯?還是部隊裏認識的⋯⋯你們怎麼開始的?」小湯之前只知道唐德武跟湯將臣是同梯,非常模糊的關係与過往,他沒有特別注意或想知道。可是現在不一樣了。湯將臣向他承認了唐德武是他的男朋友,於是小湯開始充滿了許多好奇与問題。
湯將臣隱去了打屁股包尿布的部分,其他幾乎是能說即說,毫無保留。畢竟出了一個櫃子接連著繼續出櫃,這對湯將臣一個大男人來說也是難事。
對於模糊不清的現況,小湯如拼圖般的,一塊一塊拼湊出湯將臣与唐德武的種種。

小湯6th公開連載:97|100

唐々是真的懂他。他有被說服。湯將臣剛剛被唐德武拉去思本大學校園散步,兩人難得擁有單獨相處時間,學校風氣開放,兩個男人牽手在校園裏,是多麼稀鬆平常。安撫好的湯將,剛剛差點又因為小湯覦著換尿布而又生氣。但他聽了唐々的話,帶小湯進房間裏換。
一件尿濕得飽滿的嬰兒紙尿布的小湯,躺在自己的床上,双腳放在床邊,正等著湯將臣拿新的尿布跟爽身粉來換尿布,「自己不換尿布,一直都要爸比換。」湯將臣邊念著邊拆了小湯身上的尿布。小湯的卵鳥沒有反應,就靜靜地貼著他的卵蛋上,不像之前被湯將臣脫內褲包尿布時般,充血筆直。現在他的卵鳥格外顯得嬌小可愛,有如小男嬰的小鳥。「腿抬起來。」湯將臣說,小湯照做。這是一個示軟的動作,任何一個人,無論性別,男或女或TA,只要將自己的双腿抬起來,把自己的陰部展露開,都是柔軟弱化示人。這不是一個輕易展露現人的姿勢。
小湯的卵鳥沒有任何興奮或充血,因為他的小腦袋千迴百轉著,想著要怎麼開口問他想問的。即便他心裏有譜,但是他仍想聽見爸爸親口回答他。爸爸會怎麼回呢?會一五一十地說還是像其他普通的大人會說謊呢。
湯將臣灑了爽身粉後抹開,再將尿布前襠貼上小湯陰部,黏貼好左右後,他拍著小湯的側臀示意完成,好起來了。他收拾了東西後,準備離開。話卡在嘴邊的小湯,剛剛是露著屁股跟卵鳥蛋,這個姿勢開口有點尷尬,所以他沒說,現在他知道再不問就錯過了這個機會。
「爸爸,你跟唐叔叔是什麼關係?」

小湯6th公開連載:96|100

他們太專心於螢幕上的對戰,到了湯將跟唐々開了大門,在前陽台脱鞋時,他們才注意到。湯將跟唐々一愣,他們看見了阿猿下半身沒穿褲子,跟小湯一樣包著嬰兒紙尿布,他們故作鎮定,沒有大驚小怪。倒是一直到了湯將臣跟唐德武提著從便利商店購買的東西,經過阿猿,他才忽然意識到自己沒穿褲子,下半身包著紙尿布,他急忙地想找抱枕什麼的遮掩,東張西望地尋著他剛剛脫下來的白襠跟外褲。抓了褲子就溜進浴室,脫掉嬰兒紙尿布,穿上內外褲後,阿猿尷尬的只想趕快離開。他向湯將臣二人道別的再見聲,心虛聲弱得很。
他們雖然對於看到阿猿跟小湯一樣包著尿布,但沒有多說什麼,他們猜想應該是阿猿為了陪小湯吧。
「你們剛剛在家裏抽菸?」湯將臣依稀嗅到了殘留在小湯跟阿猿衣物上的菸味。
「我沒有。是阿猿剛剛在廁所裏抽菸⋯⋯」小湯說謊了。他心虛了,胯間一陣濕潤。他抖動著身體就像站在馬桶前面小便般抖著。
「尿尿了?」湯將臣問,小湯點點頭。「爸比⋯⋯幫我換尿布⋯⋯」小湯又要湯將臣幫他換,原本散步完的情緒好像又被勾回出門前,湯將臣臉色一沉。
「如果你一直都像小嬰兒一樣,那換尿布就是隨時隨地,爸爸不管有誰在都直接幫你換喔——」湯將臣語帶威脅。但對小湯無用,反正他在家裏完全不在意唐叔叔看到。
經過客廳的唐々,靠在湯將:「你帶小湯進房間裏換,不要直接在客廳裏。」湯將聽到自己男朋友這樣說,他仍然想講:「這樣不行,你不是已經教過他怎麼換了,他自己會換尿布,然後要我幫他換?」湯將氣噗噗說話時,唐々咬著他的耳朵說話。「你不也是,就只是想要撒撒嬌。想要重要的人幫忙換尿布。」唐々說得小聲,小湯沒聽見,湯將倒是聽得臉紅。湯將的確也是會自己包尿布,只是他還是會耍耍賴想要向唐々抬起自己的双腿,展露他的私密處,卵鳥卵蛋屁屁肛肛,給愛的人,讓唐々幫他包上尿布。

小湯6th公開連載:95|100

他們抽完了菸,小湯便提議去客廳打電動。大尺寸的液晶電視打電動,畫面清晰高畫質,最適合了。平常只有小湯一個人,玩起來也無趣,有阿猿在,兩個人一塊更過癮。客廳茶几上的可樂是小湯從冰箱內拿出來招待的飲料。在跟阿猿双人對打的遊戲時間,小湯忘記了他經歷的事情,甚至什麼時候尿濕身上的嬰兒尿布也沒有知覺。「先暫停一下。我要去廁所。」阿猿在這局結束時說話。
「你不是包尿布了,幹嘛去廁所。」小湯轉頭問。
阿猿眼睛瞪得大:「直接尿在尿布裏?也太害羞了吧⋯⋯」
「都包尿布了,就直接尿在裏面啊。阿猿底迪尿濕了,小湯哥哥會幫你換尿布喔——」換小湯口頭吃阿猿豆腐。
不甘示弱的阿猿直接伸手摸向小湯的尿布襠:「哇——好濕喔。你尿尿了——」如果不是阿猿發現,小湯完全沒有察覺自己已經尿濕了。「欸,是誒⋯⋯」濕熱讓小湯覺得舒服,他慫恿著阿猿也來體驗一下。
「我尿不出來啦⋯⋯」即使之前曾經偷拿阿公尿布包過,但是阿猿並沒有真的在尿布裏尿尿過,那次他就是包了然後拆掉,白白浪費一片成人紙尿布。下半身包著尿布的阿猿,因為打電動,跟小湯一塊靠著沙發坐在地上,他努力想放鬆,但膀胱制約,他始終無法在尿布裏放尿。「不行啦⋯⋯我還是去廁所尿好了。」一用双腳站立,阿猿就抖了身體,尿液傾倒而出,如洪水般撲襲那件包著的尿布。
「你尿出來囉?」小湯問。阿猿忽然有點害羞,他嗯了聲,然後低頭前後左右,觀看自己的尿布襠,擔心著溢出。「不用擔心啦。你有包好的話,就不會滲出。嬰兒紙尿布會完全吸收你的尿尿。」站了一會,阿猿確認安全無疑,他又坐了下來,要拿起手把時,他完全能夠體會剛剛小湯說的意思。

小湯6th公開連載:94|100

阿猿跟小湯邊走到他房間前的浴室,邊說著:「欸,所以你們的衣褲都是一塊洗的?喔——感覺真的很像一家人耶。」
「我就跟你說唐叔Gay Gay的。我上次問他跟我爸是什麼關係,他叫我自己去問我爸。」小湯他們進了浴室,便把門關起來。電燈點亮的時候,抽風機的開關也跟著打開。小湯嘴裏含著一根,點了火:「我自己心裏有譜。我現在是找不到機會問我爸⋯⋯」
「他們應該是⋯⋯那種關係吧⋯⋯」阿猿也不太敢把話說死。
「如果我爸是男同性恋的話,我爸媽幹嘛結婚啊?一個是女同性戀,一個是男同性恋,幹嘛結婚生下我⋯⋯」
「搞不好是假結婚啊,應付双方長輩。」阿猿跟著點了菸,吞雲吐霧起來。
「反正我會找時間開口問。我只希望他不要騙我,可以誠實的跟我說⋯⋯」小湯吐了菸圈。
「欸,你爸要是真的是Gay,跟唐叔是一對,你會怎麼樣?」阿猿看著小湯靠著牆亞洲蹲。
「不怎麼樣啊。我爸這麼陽剛,是Gay的話,一定是幹人的那個⋯⋯男男裏面,幹人的叫一號,是不是⋯⋯唐叔比較陰柔,一定是〇號,被插的那個。反正我爸一定是幹人的。」小湯義正嚴詞肯定地說話時,阿猿忽然笑了出來。「笑屁啊⋯⋯」
「沒有啦。我沒有笑你爸。我是笑我們,你看你,像我們這樣的痞子流氓壞學生,竟然包著尿布,躲在浴室裏抽菸。大概沒有幾個人會這樣包尿布抽菸吧——」
「誰跟你流氓壞學生啊。」小湯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