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男人說書稿

大家好。我是阿聰夏慕聰,我要來為大家說一段故事。內容來自於已經出版的小說《貞男人》前面的一段。

故事的主角叫阿守、馬守刻。他是一個性慾很強的男人,腦袋裡面都是性跟女人,整天都想著燒幹。他就算跟女朋友在一塊,眼睛仍然不會安分的,四處觀看周圍著女人。
他跟他女友阿貞還有麻吉阿超、阿超的女友小戴,四個人在吃宵夜的時候,就是因為眼睛在吃冰淇淋的關係。落掉了前後文,只聽到他姼丫講的:「男人才真的需要戴貞操帶!」

聽到這句,他的男性自尊就有點受不了的,拉了阿超出去抽煙。
這兩個匪類已經約好等他們女朋友一塊去做SPA時候,出去玩樂。

他們隔幾天見面的時候,阿超跟阿守說上次的事情差點被小戴發現。阿守打了他的手臂說:「你怎麼會被她發現,小心一點好不好。小戴知道的話,阿貞就會知道。」
今天阿超要帶小戴去算命,阿貞知道也有興趣想跟。阿守這傢伙見到阿貞要跟,便提議:「你們女人一塊去,我們男人去喝一杯。」
不過小戴立刻拒絕了:「不可以!阿超要陪我去!」於是阿守便被阿貞抓著一塊去算命。
算命的時候,一個一個進去給師父看!,師父一看到阿守就直接說:「你是一個性慾很強的人呴!而且還自認為老二特別大,異於常人!」聽到師父這麼說,阿守忍不住的驕傲了起來,心想著跟我上床的女人無不稱讚我老二大,可以頂很深,不少女人幹到一半就大呼自己快壞掉了。我快壞掉了,我快壞掉了。
但是師父下一句讓阿守冷汗直流。「如果縱慾好色這點沒有改,遲早會出事情!」離開後的阿守覺得根本是亂扯。怎麼有可能會因為性能力強而出事情呢!
之後阿守也相安無事,自然很快就忘記了算命師父的叮嚀。這天阿守的計劃是下午跟網路上認識的美女開房間,然後晚上跟公司德國的客戶──夏董吃飯。可是呢,下午跟美女玩得太開心了,竟然一睡就睡到了九點。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手機也沒開,一打開來就是有好幾通夏董打來的來電未接。
阿守心想著不妙,這件事情還是自己跟主管打包票沒問題的,結果阿守自己放了客戶鴿子。慘了,該不會像算命師父說的。他急急忙忙的回撥給夏董,可是全部都轉進語音信箱,夏董根本不想接他的電話。
隔天阿守去上班時,他的主管臉色難堪的跟他說:「阿守啊!你好大膽竟然放夏董鴿子,這下好了,夏董不打算跟公司繼續合作下去,取消了明年的代理權!」

於是主管帶著阿守一塊到了夏董的飯店賠罪。他們在飯店LOBBY不斷的跟夏董鞠躬道歉,夏董就是不接受任何理由跟道歉,堅持取消彼此的合作。
這個夏董一頭黑銀色頭髮和嚴肅的口字鬍,不苟言笑的盯著他們兩個看,他們也實在變不出什麼台詞,垂頭喪氣地離開飯店。
一出飯店,主管便對阿守說:「你要有被辭職的打算!」這件事情變成如此嚴重的原因是夏董公司的產品一直是他們公司的銷售冠軍,一但被取消代理權,公司將損失慘重。
阿守送了主管上計程車後,自己便決定跑回去再求求夏董。他不想連累主管,一塊被辭職。
阿守折回飯店的時候,夏董已經上樓回房間了。阿守站在夏董房間門外,按了電鈴很久,但是仍不見夏董來開門,原本以為夏董外出,準備離開的時候,房門卻緩緩打開。
阿守看見夏董整個人臉色相當難看。腳相當不舒服的樣子,手還撐住牆壁以免摔倒。
阿守連忙的將夏董的手勾在他肩膀上。因為夏董人高馬大,阿守攙扶起來也特別吃力。他將夏董扶到沙發後,阿守心想著這真是一個好機會,可以討好夏董。於是阿守便對夏董說他學過一些按摩,可以幫他捏一捏。於是阿守單腳的跪在夏董身邊。夏董原本想拒絕的,可是阿守相當馬屁的說沒關係,讓他試試。夏董說了謝謝,可是完全沒有脫鞋子的意思。
這時候阿守只好說夏董,我幫你脫。阿守說完,夏董很自然地把皮鞋踩在阿守的手上。阿守脫了夏董的鞋子後,徒手按摩穿著襪子的腳。一下子後夏董的表情便沒這麼緊繃有些放鬆,甚至舒服得將背靠在沙發上面,閉起眼睛享受起阿守的服務。
「把襪子脫了!」夏董對阿守說話的時候,阿守的確照做,可是另外一個男人的腳氣,腳的味道直接撲鼻而來。阿守這時候心裡有些不開心,尤其是他想到剛才夏董跟他說話都是用命令句,一點都不客氣。
夏董同樣不客氣的說:「另外一隻腳也捏一下!」說完把腳踩在阿守手上,要他脫皮鞋跟襪子。阿守現在可真是耐著性子,繼續做著按摩。可是他發現夏董閉著眼睛享受,而且還發出舒服愉悅的呻吟聲。阿守看見夏董毫無避諱的撟著勃起的褲襠,他的耐性到了極點。
他對夏董說:「你現在應該舒服了,沒這麼痛了吧!」
夏董回答他:「的確,你的手還滿巧的。我累了,我想休息一下,不送了!」夏董連句謝謝都沒說,這下阿守可是火冒三丈。夏董手還搭在阿守肩膀上,要他攙扶他到床邊。阿守西裝外套披在肩膀上,氣呼呼的離開夏董房間,邊走邊幹譙。
雖然阿守在房間裡服侍了夏董,不過夏董還是把沒有讓他的公司繼續代理,所以阿守被公司以「業務過失」辭職。阿守雖然憤怒,但也只能摸摸鼻子,回家吃自己。賴在家裡,整天閒閒沒事做,除了跟阿貞幹炮發洩以外,這個管不住自己皮帶的男人當然也會想著有的沒的。
在阿貞還沒有懷疑以前,阿守順著他的麻吉阿超的溫泉度假計劃,帶著阿貞一塊前往。一路上阿貞相當開心,完全把阿守沒工作閒閒在家的事情暫時給忘記了。
他們進房、更衣後,便分別走向男湯女湯。
一分開,阿守便問阿超怎麼會想帶小戴來溫泉旅館。阿超一副很了解的說:「玩得凶也要對家裏的好一點啊!懂不懂!」
他們兩個說說笑笑的踏進溫泉池。才剛坐下,阿守便遠遠地看見了夏董跟一位友人在另外一頭愉快地聊天。阿守原本想要裝作沒看見的,但是夏董發現了他也跟他打聲招呼,阿守礙於禮貌而點頭回應。
他們兩個在外面等阿貞跟小戴的時候,又跟夏董碰面。夏董主動的過來打招呼,順便幫他們介紹旁邊的友人。夏董說:「這位是阿布,在德國的夥伴。」夏董拍著阿守的肩膀說:「聽說你被公司炒魷魚了!我準備在台灣開設分公司,所以並不需要在你的前公司代理了!真是不好意思。」
聽到夏董如此放低姿態說話,阿守心裏也鬆了一口氣,不是自己的問題,就算準時赴約,夏董還是不會讓公司代理的,所以那日算命師父說的要克制性慾這件事情,根本不需要擔心。
夏董跟阿守說:「有空來找我聊聊。」阿守心裏便滴咕著:誰要去找你聊聊啊,拜託。
阿守他們兩個看見了阿貞跟小戴從女湯出來,便覺得「得救了」,不用再跟夏董他們乾瞪眼。
走在阿貞、小戴後面的女人開心的勾起了夏董友人阿布的手,阿守立刻便注意到了:哇這女人真漂亮。阿守注意到阿貞跟小戴彼此看了一眼的小動作。在夏董他們離開後,阿守便問她們:「你們認識那個女人?」
阿貞跟小戴開始七嘴八舌的聊起了那個女人,剛剛在女湯那邊的休息區躺椅上休息的時候,腰的地方有一個奇怪的東西,陰部好像有個鐵片擋住。超大膽的,完全不害怕被人看見。
阿超一聽到便撟著褲襠說:「誶!那不會是貞操帶吧!女人穿貞操帶超性感的,光是想像那個畫面,我就勃起了!」小戴用力地打在阿超手臂上。但他們又繼續聊著貞操帶,那到底是不是貞操帶呢?好像是好像也不是,好像是耶。

他們在餐廳又巧遇夏董三人。阿守跟阿超這兩個豬哥死命地往那位貞操帶女人看。阿守跟阿超說起了悄悄話。「我覺得她愈看愈正耶!」
他們坐下吃飯,阿守的眼睛仍往那位貞操帶美女看。他們都看到了貞操帶美女中途離席去化妝室,他們注意著貞操帶美女走路的模樣,絲毫沒有異狀,非常正常的走路。阿守忍不住地說:「下面有貞操帶走路不會怪怪的嗎?」
阿貞用力的捏了阿守的大腿。「你們兩個真的很誇張耶!」
隔天早晨,阿守就沒有了睡意,房間窗戶往外面游泳池一看,便看見昨天的貞操帶美女在泳池畔,阿守便趕緊衣服穿一穿的下樓。故意經過美女身邊,然後停下來。「你是⋯⋯你是⋯⋯你是昨天跟在夏董旁邊的那位美女。」
蘇曼原本還一副冷漠的臉便溫和了起來。
「你好!我叫馬守刻。大家都叫我阿守!」
蘇曼也跟著自我介紹。阿守主動伸出雙手緊握着蘇曼。蘇曼有些驚訝地收手,然後往別的地方看。
這時候阿布在泳池裡向蘇曼招手,蘇曼便趕緊將準備的浴袍披在上岸的阿布肩上。在阿布後面的夏董也跟著上來,蘇曼跟阿守說:「你幫我把浴袍拿給夏董。」蘇曼請求幫忙,好色的阿守當然樂於助人。阿守正準備將浴袍拿給夏董時,夏董竟然跟阿布一樣的動作,等著別人將浴袍披在肩膀上。阿守愣住了,可是蘇曼正跟他使著眼色,阿守才好人做到底的幫夏董披上。
夏董開了口留阿守下來一塊吃早餐。原本想閃人的阿守,因為蘇曼說了一句:「夏董都開口了,阿守你就留下來吧!」
阿守坐下來之後,便立刻察覺了蘇曼跟阿布之間有不尋常的親密動作,他於是懷疑起他們的關係。夏董似乎察覺了阿守的心思,便開了個話題。「阿守,你要來當我的特助嗎?」
夏董一說完,阿布立刻放下手上的刀叉,他說:「你不是跟我借蘇曼了嘛,我都答應你讓蘇曼回台灣幫你了!」
夏董回他:「蘇曼是第一特助,她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待命,這樣太操勞了。」
阿布提高了語調:「你是懷疑我的訓練嘛!」
夏董勾起阿布的肩膀:「阿布哥,誰敢懷疑你的能力!等我有放心的特助,我就立刻將蘇曼還給你!」
阿布似乎收到了夏董的眼神暗示,瞭解了什麼而放鬆下來。阿布拍著阿守的肩膀說:「你好好加油!」
蘇曼跟著接腔:「阿守都還沒答應來當夏董的特助呢!」這時候好色的阿守腦袋裏面想的都是如果能夠跟蘇曼成為同事一塊工作,那是個多麼美好的事情。
夏董的公司來自德國,名叫──德意電器,以工業設計和堅固耐用聞名的家電公司。之前亞洲區業務以代理的方式處理。如今夏董決定開設亞洲區分公司,對業界無疑是一枚震撼彈。大家都關心著德意電器的動態。普遍消費者對於德意電器能夠在台灣開設分公司都是樂觀其成的。
蘇曼打電話來跟阿守約面試時間時,阿守根本就是勃起著跟她講著電話。於是假期結束後,阿守真的跑來夏董的公司面試。
他們在一樓大廳碰面,蘇曼的一句:「馬先生你來了」讓阿守相當地不習慣,連忙的說:「蘇曼你太客氣了!在別人的面前你也可以叫我阿守啊!」
蘇曼帶阿守走進了夏董的辦公室。阿守跟在蘇曼後面,看著蘇曼的套裝窄裙,他忍不住地看著蘇曼走路扭動的屁股,他心裏想著窄裙底下真的會有貞操帶這種東西嗎?
夏董看見了阿守,便直接了當地說:「你有自信可以做好一個特助的工作嗎?我要的是一個twenty-four / seven (24/7) 全職的特助!」夏董沒有再多說什麼,便要蘇曼帶阿守去會客室裏頭。
蘇曼跟阿守說夏董之所以對他印象很好的原因是他在飯店裡頭幫夏董按摩腳的事情。雖然阿守覺得夏董需要的是個奴才,但是在蘇曼的甜言蜜語下,阿守決定要去夏董的公司上班,跟蘇曼當同事。
阿守第一天上班,穿著西裝,頭髮前一天也去siat-to(セット)、鬍子刮得乾乾淨淨,來到那座陽具般高聳的辦公大樓。他跟人事部辦好了手續後,來到自己的辦公桌前,蘇曼站在她的座位,伸出了手,笑得燦爛的說:「新同事,歡迎你第一天來上班!」
於是阿守開始跟著蘇曼和夏董工作,他們同時站在夏董身邊,阿守跟著蘇曼學習。阿守雖然想要製造兩人私底下相處的時間,可是蘇曼與夏董形影不離,夏董到哪,她就到哪,阿守毫無介入的機會。
那天接近中午,阿守經過蘇曼身邊,她彎腰著收拾桌上的茶杯,那姿勢正巧碰到阿守的身體,讓阿守瞬間慾念焚身。辦公室裏頭看得到吃不到,他超難受的。慾望累積在褲襠裏頭,相當難受。下半身兩條褲子束縛的性慾,即將爆發。他一離開夏董的辦公室就躲到男生廁所,坐在馬桶上,阿守便急摳(Call)阿貞,問她要不要來個午餐約會。約會約著約著,吃飯就吃到床上。
午休回到辦公室後, 蘇曼便急忙的跟阿守說:「你中午去了哪裏?夏董一直在找你。他氣炸了。」
蘇曼說話的時候,靠著阿守非常的近,這又是一次的誘惑。阿守才剛剛打完炮,火力又瞬間滿格。
因為中午開溜關係,夏董狠狠地罵了一頓阿守。阿守的內心超不爽的,他覺得夏董像是在罵小孩,他又不是小孩。而且夏董可以罵人,只不過是因為他是出錢的老闆,憑什麼發脾氣。
拜託!難道員工連中午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嗎?
如果不是蘇曼進來報告,打斷了夏董的罵人,阿守大概還要在裏頭再站一會呢。

蘇曼把阿守救出來之後,她邊走邊叮嚀阿守特助的身分要讓老闆隨傳隨到。她說她打了很多通電話,但都是轉進語音信箱。阿守心想:拜託,誰燒幹的時候想要被電話打擾,幹到一半,接電話不覺得很掃興嘛。
蘇案多說幾句,阿守便在心裡幹譙著還不是你害的。阿守愈想愈生氣,如果不是蘇曼惹火的身材在面前誘惑,讓自己慾火焚身的話,他需要中午開溜打炮嘛!
沒有人的走道,只剩下蘇曼跟阿守。而想著想著的阿守忽然生了熊心豹子膽,健步到了蘇曼旁邊,將蘇曼壓在牆上,用身體磨蹭著蘇曼。阿守勃起的褲襠頂著蘇曼。阿守的鼻子貼著蘇曼的鼻子,然後強吻了蘇曼,不停地吻著吻著。
阿守的手伸進了蘇曼的裙子裏頭,摸著摸著摸到了她的內褲,然後手伸了進去。
忽然阿守的手摸到了奇怪的東西,他停下動作,疑惑的看著蘇曼。這時候他想起了莫非這就是貞操帶。
蘇曼憤怒地看著阿守,用力的呼了阿守一巴掌,然後跑開,留下了呆在原地的阿守。
阿守在洗手間裏用力的將水潑向自己的臉,試圖冷靜。他整理好服裝儀容,才忐忑的回到座位。蘇曼不在位子上,阿守便偷偷的往夏董的辦公室裏瞧,看見了蘇曼的背影還有夏董說話的神情。
夏董透過了百葉窗看見了阿守,他找了阿守進去辦公室,阿守戰戰兢兢的踏了進去。
夏董生氣地說:「我聽了蘇曼說你剛剛對她做的事情。」阿守完全不敢看蘇曼一眼,立刻九十度的鞠躬道歉。
還來不及開口道歉,夏董又繼續說:「這是嚴重的辦公室性騷擾。不!是辦公室性侵。我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員工。你給我離開。」夏董指著門外,然後說:「我一定會告到你脫褲子,你等著去牢裏蹲吧!」
忽然間阿守慌了,呼吸也變得困難,看著站在一旁的蘇曼,內心十分愧疚與抱歉。雙腿一軟便跪了下去。膝蓋接觸到地毯的時候,碰的好大一聲。
阿守聽到了蘇曼為他求情的話,「夏董,我想阿守不是故意的。」阿守他有點不敢相信他耳朵聽到的。被這樣對待的蘇曼,竟然還願意為自己求情。阿守的眼眶泛著淚光,臉頰覺得濕熱。
夏董走到蘇曼的面前,雙手握著蘇曼的臂膀,像個長輩一般的對著她說:「蘇曼,你是阿布最心愛的玩具。如果你出了事情,我實在是沒有辦法跟阿布交代!」
「夏董,你就原諒阿守吧!讓阿守留下來工作。他學習力很強,而且很多事情已經上手了。」
夏董說:「放一個色狼在你身邊工作,我不放心。」
蘇曼提了個建議:「夏董,如果阿守願意在上班時間,戴cb呢?」
夏董嚴厲的回應。「不!那還是太危險了。」
蘇曼走到阿守身邊蹲下,「阿守,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阿守,答應夏董,你上班時間會戴上cb,而且保證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了。」

聽見蘇曼這樣說,阿守的眼眶都紅了,阿守只知道要答應夏董戴上「cb」,這件事情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他也管不著cb到底是什麼東西了。「夏董,我答應你。我會在上班時間戴上cb。」

故事便講到這邊,謝謝大家,請大家多多支持基本書坊,支持貞男人。我是阿聰夏慕聰。

黑的XXX 1st round

1.黑的練習

 

「我喜歡男人戴上CB。 我喜歡男人大屌困在小小殼裏。

   你喜歡被控制,渴望成為貞男人,

   請來信。                                                                                

你戴上貞操帶,渴望成為貞男人,所以你來到這裡。

黑色的6000s,花了好長的時間,費了一把勁,才戴上。剛剛跪在地上的洩精洩得不夠,應該再一次,讓你的老二連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剃了毛,戴上黑色CB6000s的你,性感極了。

 

2.黑的你

 

你,黑一般的男性,現在戴上了CB成了貞男人。你,喜歡男人,不折不扣的男同性戀。一號?踏進圈子的時候,怕痛,放不下面子,覺得被幹很羞恥,加上大屌,男人們都喜歡在你面前搶著當零號,所以一直都是幹人的角色。你戴上了CB,勃起的權利被剝奪了。但你終於有機會去正視自己的第二性器。你剃了毛,一路從肚臍到肛門口。嫩菊終於見了天日。

從決定受控制戴上CB開始,你得24/7時時刻刻的戴著,讓黑色CB6000s像你身體的一部份。不管到哪裡,去上班、去健身房、去醫院、去按摩、去泡湯,甚至如果你敢的話,約人上床打炮。

你的第一個晚上。再也不像黑色CB6000s剛入手時,一疼痛便起身拿鑰匙解開,換得好眠。你交出了掌控權,所以你得接受。你翻來覆去,覺得CB殼快被你撐炸了。你以為把CB撐壞就解脫了,可是大屌在小殼裏蹭苦呻吟。你再也受不了,起床小便。尿液從膀胱流出,在黑色CB6000s開口怒噴,打在馬桶壁上響亮的,讓你覺得自己很賤。

 

3.黑的第一天

 

你以為淨空膀胱後,得以好眠,但其實天亮在即。你不好睡,以前習慣裸睡的你,現在被規定得穿著內褲入睡。棉被裡的你一直躺到鬧鐘響。你抓著身體癢,進了浴室,開始為一天的開始梳洗。浴室裡的全身鏡子是為了自戀自己身體而大面積的貼在牆壁上,如今它映著赤裸僅穿條黑色開襠內褲的你,襠部遮掩不了CB形狀。你不能再多注意一秒,因為你已經感覺疼痛。

為了符合「貞男人」特色,你特別挑了黑色西裝出門。捷運上匆匆忙忙上下車的乘客,擦肩擦身,你的襠部擦過幾個。當粗魯不禮貌趕時間的乘客用力擠出車廂,你感覺CB被用力的呼過,你感覺整副老二被用力拔起,你疼痛,你不敢出聲,只能緊緊皺眉。

你合身的西裝褲,在椅子上特別顯得痛苦,你在訂製西裝褲時,忘了CB存在的空間。你在廁所裡緊張兮兮,要趁著沒人之際,閃進隔間。你不敢站著小便,你在家裡已經測試過,水花四濺,在公司開不得這個玩笑。你乖乖解下褲子坐下,拉下內褲時,你覺得自己像個女人般。當你解完,抽起衛生紙擦拭下體時,你更感覺如此。尿尿後要拿用衛生紙擦盡餘尿,可是還不到中午,你脫下褲子就已經可以聞到尿騷味。

好不容易撐過第一天上班,下班時間一到,你只想回家,顧不得朋友們週一上康貝的邀約。

 

4.黑的陽具物

 

下班前,你的手機裡收到訊息,你被命令今晚回家自慰。戴著黑色CB6000s的你,眼睛直視著「自慰」二字,你心頭一震、屁股一驚,你很清楚自慰是什麼意思。被鎖著的大屌無用武之地,自慰的受體不是大屌,而是什麼,你心裏清楚的很。

你在管理員那裡領了包裹,距離下單時間沒幾個小時前,你以為包裹可能無法在今日抵達,你心裏有一絲僥倖,但事與願違。裡頭裝著你被要求購買的假陽具,一根黑色與你大屌相同尺寸的假陽具。你在公司偷偷摸摸的用著手機小小的螢幕裏頭點擊著每個假陽具頁面,你最後終於在某商家裡頭發現了尺寸標注相同的假陽具。豎立在桌上,你開始疑惑著自己真的有這麼大嗎?是幾日不見,才驚覺大或者你只是恐懼著這根放進身體時,撐開的每寸腸壁帶來的疼痛。

你走進浴室,才剛脫下褲子,你便聞到刺鼻的尿騷味。即使尿完擦拭的CB仍殘留著味道,你的鼻子便得敏銳,甚至連胯間大解後燜在褲子一整天的異味也清楚。你無法忍受,所以你去洗了個澡。用蓮蓬頭往CB殼裡沖,水打進黑色CB6000s,你隱約覺得爽快,是刺激到了龜頭,你有點點愉快。可是只是小小了無樂趣,你很快膩了。你抹著沐浴乳,抹遍全身。你的手指頭慢慢且顫抖的往雙臀間移動。你疑惑起自己平常有沒有特別洗屁股,你還想起了當兵時大澡堂有人大赤赤的撅著屁股搓洗。你的指頭接觸肛門,你想著需不需要浣腸,把裡頭徹底的洗乾淨。

你坐在馬桶上忍受著的幾次從身體外面灌水進去排出,你懷疑真的會有排出清水的時候嘛?你開始回想著那些男朋友、那些約過炮的〇號,他們怎麼有能力在做愛之前,把自己屁股洗乾淨,到底要花多少力氣才能做到。你已經忘了在那些人洗屁股的時候,自己在幹什麼?好像有幾次等著等著你就睡著了,等他們回來,你也睡得正熟,也不想做了。

你坐在馬桶上面,什麼時候腳麻了,你都忘了。

你拉著移動的穿衣鏡到沙發前,你張開雙腿,好看得清楚自己雙臀之間。你被命令要為自己的後面取個名字,你腦袋閃過所有稱呼肛門的字眼:肛門、屁眼、後庭、菊花、洞,甚至是帶著羞辱的詞彙:屄、小穴、PUSSY。你越想越想看個清楚,你張開雙腿,你已經開始決定要自慰了嗎?

你的手指頭揉著,你幻想是另一個男人的手指。你的指頭掰開皺摺,你決定溫柔地對自己。你忽然想起很多次不同的性愛前戲。不管是溫柔或者粗暴的、溼潤或者乾燥的用手指頭進入對方。你為了展現自己男人的那面,你習慣快速的過了這段。現在你是〇,可是你卻不了。

你好不容易靠著潤滑劑,可以容忍一根手指頭,你已經喘呼呼。你覺得肛門裡有異物難以忍受,你蠕動自己的身體,你覺得那個點應該就是P點。你不舒服,你似乎不想要第二根手指頭了。

你還沒放棄,你緩緩用著二根手指頭夾帶著更多的潤滑劑,往自己的肛門裏去。你唉著咬著牙,讓括約肌夾緊手指頭。你冒汗,你全身都在流汗。你呼吸,偽裝自己會拉梅茲,然後你有些自滿,開始覺得當〇不難。於是你換上了假陽具。

你還沒替這根黑色塑膠假陽具取名字。你拿著它,才讓前面龜頭的地方進去,你已經罵出幹,眼淚飆了出來。你瞬間決定放棄。

所以你決定接受處罰也不想再自慰了。

 

5.黑的痠

 

你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胯下痠了起來,也有點痛。你自己在家張開雙腿照著鏡子才發現陰囊後方已經破了皮。你同樣的姿勢在鑰匙保管人面前,你感覺羞恥,竟然對著人張開雙腿,你被撥弄確認。於是剪刀靠近你的下體,你心有餘悸。黑色塑膠編碼鎖上剪開了口,黑殼彈了出去。撲鼻而來的味道,讓你覺得羞辱。

你在洗卵鳥時被監視着動作,能洗不能玩弄。清潔後,你覺得兩條腿和胯間都活了過來。

你知道活罪難逃。提前一天的代價是打屁股十下,兩天共二十,外加自慰失敗的三十下,一共五十。男子漢大丈夫,區區五十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了。

你趴在翹腳用的小椅上,屁股等著板子來臨。啪咑啪咑啪咑十下過去,你冒出汗也冒出眼淚。你咬牙又接了十下。你怒吼了出來,你知道貞男人說到做到,所以你邊吼邊掉淚的撐著。

等你的傷口好了,你會繼續戴上黑色CB6000s。

你結束了第一回合。

狗腿狗腿

1

「你有沒有被狗幹過?」

這是大家最近常常掛在口中的話。狗並非真的狗,他是個人,可是他也的確是條狗,他是隻人型犬,當然他那副狗模狗樣只有在他主人t面前才是如此。

他是個純top,可是也不是那麼純。t早幹過他。他只被t一個人幹過;一夜情或者趴場,他是top,只提槍幹人的1號。他在某一場性趴遇見了t,他怎麼變狗的,不是八卦重點。重點是他結實有力的狗腿,雖然在上班,他仍勤跑健身房。夏天健身中心的浴室裡,他頂著〇點三公分的陰毛或者光滑的下半身在裡頭穿梭無不引起注意。

被狗腿幹過的某a說在被狗屌進入時,雙臀股間被短短的毛髮磨得發紅,彷彿身體也熱了起來,運動員般的大腿帶動進出,有如飛上了天。某b聽了a的描述,找上了狗腿,狗腿幹了b,於是接著幹了c、d、e……

於是這一圈的人見面都說︰你被狗幹了沒?

想被狗幹,先抱住狗腿吧。

2

「你有沒有看過那隻淫亂的狗?」

那群人的交談散播著關於狗腿的事蹟;狗腿幹了a,用著什麼姿勢、b被幹得射了出來之云,造成了爭相目睹狗腿的面目。狗腿的朋友們莫名其妙的雞犬升天。當然也眼紅煞了不少人。

網路上,你跟我的信箱裡開始不斷收到關於狗腿的裸照,裸照並非一般的裸照,而是狗腿狗模樣的裸照。照片裡的狗腿三腳著地,高舉著後腿,微硬的狗屌正朝著電線杆尿尿。任誰都知道這是怎麼樣的照片。

於是網路開始討論這張照片的真實性。有人說這是合成的,可是卻有些人堅稱這是真的照片,是某個t的好友偷流出來的。一些人討論著原來從狗腿的屁股往上照更能顯示狗腿節實有力的雙腿,從這個角度看起來狗屌兒都變得如此可人,微硬的狗屌讓人忍不住想要摸一把、舔一把、甚至想被狗腿幹……云云說辭煙消塵上。

就連一些top也開始稱讚著狗腿的臀部有型好看,如果幹起來,搞不好勝過萬里〇號,於是乎大家開始討論調查到底除了狗腿主人t幹過狗腿外,還有誰幹過狗腿。

狗腿又意外成為明星。這張裸照後,又盛傳有其他的裸照,例如狗腿拉大便、跟母狗相幹、公狗對幹等等的照片,可是這些照片卻又只限於謠傳。

當傳得愈厲害之餘,又一群人站出來說這些裸照真的是合成的,請來了專業人士如何如何證明,可是沒有人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他們說狗腿是如此的敗德,卻死命的珍藏唯一的裸照,又想挖出後來的裸照。到底誰有狗腿的裸照?你的信箱裡有人寄狗腿的裸照給你了嗎?

3

「你看了沒最近在網路上流傳的狗奴調教?狗腿好壯唷。」

「哪裡可以下載狗腿調教的影片?」

「真不敢想像人竟然可以變成那個樣子……

「我也好想要養一隻狗奴唷。」

「我有把它燒成光碟,誰要?」

「狗腿真是賤。」

「你少在那邊雞掰。他很有勇氣,少在那邊嫉妒。」

「上禮拜,我在舞廳有碰到狗腿唷。他在上廁所時我剛好進去。他在撇條時害我一直注意想看他有沒有屌毛……還沒看到後面就有人在耳語說那是不是狗腿,他好像被嚇到了,趕緊收屌竄逃。我緊追著他到舞池。他跟朋友打聲招呼後就繼續跳舞。我看到他手臂下真的光溜無毛,我相信低腰牛仔褲底下一定也是無毛。若隱若現的臀溝在舞池燈下真想讓人咬一口。」

「我真搞不懂為什麼一隻畜生可以讓你們聊得這麼愉快。」

「狗腿手臂上是不是有刺青啊?」

「狗腿還有沒有其他調教的畫面啊?我好想看唷,他簡直是我的偶像。」

「你想當條狗啊!」

「狗腿他的id是哪個,我想跟他打招呼。」

「真是令人討厭的狗腿。」

「你去抱狗腿啦。狗腿族。」

4

在那幾天的凱達夜市裡,他的主人帶著他出現在抗議人群裡。那天飄著雨,夜市很熱鬧。他的主人為了訓練他的膽識,於是帶著他出現。於是他們主狗穿著黑色皮衣,主人牽著狗腿出現在夜市人群當中。當激動的言講者遠遠的看見人四肢著地爬行時,竟然說起了政府簡直把人當狗看啊。

隔日水果大報以頭版下:「人狗不分 何以為政! 」即使記者以他為題入政局,但是圖片的驚嚇度還是讓狗腿成了目光焦點。不屑狗仔隊的電視台表面說著不會聞之起舞,卻暗地裡派遣不是狗仔的記者跟蹤狗腿。電視台追追追、網路信件來往得像是什麼似的。「到底是逼人為狗還是心甘情願或抑自甘墮落呢?本台持續為您報導。」梳著鬼頭的主播說著。過去網路上流傳著真假照片也被拿出還做報導。以水果大報為勁敵的週刊主編甚至傳聞逼男記者色誘狗腿想取得更勁爆的新聞。

狗腿到底有名在哪裡,很多人也說不上來。一堆的記者主編主播紛紛邀約狗腿上節目。不過他們全都失望了。模仿狗腿的藝人開始拿他當作節目內容。博君一笑。狗腿的有名只好說他的主人恰好擁有一隻名犬。

原載於:不眠遊園地@KKcity 2004

阿布先生調教書@FB pages

150212

終生成就歸於主人。

源自王菲假愛之名。林夕詞。

 

 

1502012

小曼是我的第17個奴隸(是17還是19,反正是質數,我的強迫症)

她拯救了我枯萎的靈魂。我竟然在繞了半個地球後,遇見了她。

我人生中最後一個奴隸。是我親口答應她,她將是我最後一個。

我愛她。這份愛超越了男女,是非常非常單純的。

她常挑戰我的權威,以為出了個難題,難倒身為主人的我。

真是太天真了。幻想被輪,所以我策劃了母狗調教。渴望一個同為奴隸的丈夫,組成美滿的奴隸家庭,這的確差點難倒我,但我解決了。

 

 

150213

第一次感覺自己對小曼「佔有慾」之強大,是夏跟我借人。

主人對奴隸,天生自有佔有慾。

我陪著他們返台,其實是在練習沒有小曼在身邊。

獨自回德的時刻,我告訴自己是為了堅定我們主奴關係必須這麼做的。

沒有人可以明確知道一個主人與一個奴隸的關係何時會結束。

透過視訊和小曼對話。我知道此時此刻的小曼是屬於另外一個人的奴隸,那讓我心痛不已。

小曼知道在交換奴隸的時間裡,她的主人是夏不是我。她不能叫我主人,她顫抖的口中一個字一個字說出「阿布先生」時,她的雙眼流下眼淚,我彷彿看見一朵透明玫瑰綻放。

未來的某一天,我們的關係結束,她對我的稱呼就要從主人變成阿布先生。預演也是提醒,我們真的要讓這天發生嗎?

那個夜晚我靠著酒精入睡。

直到一個晚上我乾掉一整罐剛開的威士忌,我知道我不想再這樣。

我向夏開口要小曼提早回來。

 

 

150213

流落異鄉,家徒四壁,只有我和我的小母狗。

 

 

150214

小曼第一次來我落腳在柏林的公寓,訝異寫在她的臉上。

空空蕩蕩的,身無長物。只是有睡覺的一張雙人彈簧床和簡單生活物品。

連張桌子也沒有。

坐在床上等水煮開才沖了兩杯三合一咖啡。

我們各用不流利的德語與華語,夾雜比手畫腳地溝通聊天說話。

 

多年後,她提起那時,她不停的想我何時才要對她SM,

從白天到晚上,我什麼都沒做,就到了睡覺時間。

她以為我是藉SM打炮的「假」主人。可是床上我連碰都沒碰她。

她整晚失眠,倒是把我的睡覺模樣看了又看。

 

我記得這些小事。

帝把我託給夏後,就自己返台。他說ㄧ無所有時才會記起那些最簡單的需求。

空氣是空氣、水是水,SM是SM。

我記得隔日早晨我對小曼說的話。

我是愉虐父母養大的小孩。

從父親手中接下人生第一把刮鬍刀,幫他的奴隸剃毛開始,

SM就跟空氣水ㄧ樣存在。

「你流浪過多少主人身邊,睡過幾張床,你找到想要的主人了嗎?

你已經養成多少習慣與觀念,哪些對哪些錯,你知道你是怎樣的奴隸、M、sub嗎?

如果你無法立刻回答我,你是不是應該認真想ㄧ下?

喔對,我對你的調教已經開始囉。心術跟體術,每個主人各有長短。

可是我是心術跟體術都相當厲害的主人!」

 

 

150214

我沒有錢,在異鄉的日子我得善用僅有的錢。

小曼的第一條項圈是我帶著她到超級市場便宜買的。

我說未來我一定會為她戴上更好更貴的項圈。

而我心裏知道我只有一條便宜項圈毀壞的時間。

 

 

150215

你要打炮做愛,你需要幹得好的人。

你需要主人,你要交付心體。

 

 

150215

我要偷走你的心。如果我偷走你的心,我要對你為所欲為。

 

 

150219

帶小曼到夏家做客。她和我與夏同桌,行為舉止表現得宜。

一直到其中一名赤裸、身上僅有項圈的平頭無體毛男奴上菜。這男奴和她同時都出現訝異對方怎麼在這的表情。

男奴手上端的的餐盤發出巨大響聲,夏的眼神足以殺死人。男奴想開口,一看到夏的臉,頓時吞了回去。

男奴為我們擺盤,我注意著小曼、夏、男奴。餐桌上交匯的眼神。

男奴的眼睛放空,他只是個男奴,沒有別的情緒。

小曼的眼睛裏強忍著萬般情緒,她已經無暇顧及我的反應。

我在餐桌底下伸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她才回過神。

這男奴每次出現,我清楚的感覺小曼的眼睛嘴唇甚至一根頭髮都不一樣。

飯吃完,夏堅持在我跟小曼面前,處罰剛剛的男奴,以表示歉意。

男奴趴在夏的大腿上被打屁股,一直到通紅,飆出眼淚,哭出聲音。

男奴向主人與客人啜泣道歉後,站在客廳角落的沒有雕像的平台上,面壁以向客人展示通紅顫抖的屁股。

步出夏宅,小曼只是勾著我的手,沒有說話。我知道她忍耐到了極限。

我撥開她的手,獨自走了幾步。「想哭就哭,反正你已經累積五百多下了。」

小曼哭泣的時候,我仰頭獨自望著沒有星星的夜空。

「你跟你的前男友還是前主人分手的時候,你們要的未來早在那刻已經不同。你的前男友已經前進,你也是。你沒有原地踏步,你已經走到我面前。」

小曼不覺得我一開始沒有對她的肉體進行SM是有目的的。她只覺得等待漫長,長得時間都變慢。

磨掉撫平前男友前主人在小曼心上的坑坑疤疤,需要漫長的時間。

水邊有曼。為別人流的眼淚,乾淨以後,我要在小曼心上鑿個完美大洞,為我匯集成一片清澈明亮的心湖。

心上有曼。時間很多,花時間沒關係,脫胎換骨急不得。

「你會成為這世界上所有主人都想要的奴隸。可是你只屬於我,只想被我擁有。」

「你哭夠了想走了,就握住我的手。」

 

 

150220

美麗的器官長在你身上,但我是所有人。應該要有堅強剛硬的盔盾保護它,任何人都不可以觸碰它,包含你自己。只有所有人的我可以,所以貞操帶之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