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書《軍犬II》連載破百及結束紀念

這是一個恢復戰力的修復過程。

後二十代,我可以同時寫三部小說的連載。年紀增長,經歷了人事物許多的考驗後,書寫速度愈來愈慢,慢到讓周圍關心的朋友也在頻頻詢問,我不再寫小說了或者擔心讀者會忘記夏慕聰是誰了。但我一直就抱著沒關係慢慢來,一步一步踏穩踏實來。事情總會選在最正確的時間點發生。 閱讀全文〈肉書《軍犬II》連載破百及結束紀念〉

軍犬II肉書,連載破50回紀念

以前每次連載破50回,我都會寫一篇紀念文的,但肉書這次一直發懶中。倒不是真的懶,而是好想趕快把腦袋裏角色們已經在我眼前演過的畫面,趕快寫下來,而拖著。趁著有點時間跟動力,趕緊為肉書寫下破50回連載紀念。

在網路上連載小說,說真的並不是因為寫一回有錢可領,而是我想說一個故事。一回一回的寫來,有時很快有時則要拖上好多年,所以能讓連載抵達50回,是一件值得紀念与慶賀的事情,所以我總是會為連載50回寫下一篇紀念文。

軍犬II肉書(以下均以肉書稱呼軍犬II),開始於2012,是的,我生命中的一二事变。2019,已經過了七年,而真的認真開始寫肉書,是最近的事。肉書是2014年開始在皮繩愉虐邦連載。這個台灣的BDSM團體很重要,就不用質疑了。肉書前面約13回以前,經常是我坐在電腦前面,看著Pages的檔案,然後發呆,一個字一句話也寫不太出來,不停地發呆重複,最後只好換寫別部小說。主要原因在於我好像在拷貝我自己。《軍犬》黑書已經在前面了,難道我又要重複一次「主奴相遇,調教,進入社群」這樣的重複橋段……如果之前真的拚命寫,不管發呆如何我就是要寫的話,真的就是一次拷貝。所以我拖延了。

我不應該讓肉書的軍犬戴cb的。哈,又不是貞男人系列。總之就是卡關了。不過卡關就卡關,每一部小說都有它自己的時區自己的速度,延後沒有什麼不好的。再回頭面對肉書,第一件事情,我就是要讓它卡關的cb打破。那就撐破吧!我的確聽聞過cb被屌撐破的案例。撐破以後呢?然後呢?於是不重複黑書的順序為原則,直接進入社群吧!破了cb,彷彿也為肉書帶進下一章。

主三家黑行鬼睿晝司白,真的是個關鍵。讓社群帶領著故事前進。除了黑書裏頭已登場過的人物外,我要增加主人方的重要人物。黑行,這個名字同於dt取名時,看我桌上有什麼CD或者正聽著什麼音樂。dt名字來自於DREAMS COME TRUE,而黑行來自於黑的意念黃立行。既然有「黑」這個顏色,不如來個黑白灰吧!灰的鬼睿來自於Gray的轉音,我都能把Sadism轉音成夏董了,把gray不要翻成格雷,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台灣母語這麼多,交錯用,一定可以把gray不翻成格雷。不得不說英語系著作真的佔盡了國際語言優勢。當gray被我翻成了「鬼睿」,這個角色活靈活現地出現在我眼前了。白,就隨便取了,哈也沒有啦。(晝司白:難道我是為了襯托黑灰兩色。P:對,你太容易弄髒了!)主三家一出現,整個任督二脈被打通,故事飛馳順暢,擋也得不住。我竟然可以如二十代寫小說般的順暢,呼一口氣,一回連載就寫完了。嘆,我現在已經是四十代了。不過現在寫小說還是像以前一樣,像是靈魂跑到另外一個世界。我只需要將那個世界的人們所有的動作紀錄下來即可。但這樣對於活在這個世界的我的肉身來說實在太危險了。我現在已經不是二十代那個有男友在現實世界保護著的人了。

每一次的頓點都讓肉書更加強大,頓點是指停載休刊或者腰斬。鎖上cb打破cb、主三家黑行鬼睿晝司白,到為什麼沒有女性角色?黑家頓時成形。甚至讓黑行成了我所有寫過的主人方目前唯一遊走男女性別的角色。(鳳女王沒有遊走)頓點的時間長或短,每一部作品都有它的時區,在我的肉身還有時間以前,都還是有可能的。我努力讓每個頓點時間減短。

以目前的速度跟字數來估,肉書總字數應該會落在15~18萬之間。感覺出版社的總編輯編輯行銷們正在瞪著我~哈。字數多書就厚,頁數多價格就壓不下來,價格會影響直覺反應要不要買。雖然我的書比較沒有這樣的困擾,感謝大家的支持了。不過還是要小心翼翼即是。

李軍權這個名字在黑書連載前,我就有了,只是捨不得用。這跟阿布捨不得用,另外創了一個dt,是異曲同工。軍犬之前另外有一個寫了千字的軍犬一模一樣,後者躺在雲端不知道怎麼處理它(把它當成軍犬III淚書的開頭?)。未來會努力改掉這種「捨不得用」的習慣。

有血有肉,這是我在寫肉書時最大的感觸。這句也是軍犬II被我稱呼肉書的由來。黑書是我的一段BDSM追尋,肉書則是我接觸了BDSM圈子、認識了許多朋友、發生了很多事情以後,再寫的軍犬。那些已經人生登出的朋友們,我會努力用肉書把你們的言行紀錄下來的。肉書裏的角色大多都有原型,而這些原型就是構築真實世界BDSM圈的人們。愛你們。

囉哩叭嗩了這麼多,肉書結局是已定了,只是幾時能衝到終點。軍犬系列啊,時間真的是最大的敵人。

無論如何,希望讀者們能在肉書內發現自己的身影,得到身心靈的撫慰。

如果有想講但沒說到的話,我們破百紀念再來說了。

被催稿

最近感覺到被催稿。鳳凰會、軍犬II、淨男人、阿布先生調教書(不分任何的順序)。大抵上是把以前寫小說的惡習,徹底的帶來寫SM小說。一部未完又開了另一部。

鳳凰會。這部是我自己催自己。最好是自己吹得到自己啦。天蠍座到底有多愛把自己比喻成浴火鳳凰咧(擺座位自行對號入座)上個月努力地寫了一段時間。我是真的不喜歡被大宇宙叫起床寫稿子,睡到一半腦袋自動開機然後睡不着,真的很痛口。
鳳凰會這個月停頓許久,因為覺得鳳凰女有點無聊。大驚,怎麼會覺得第一主角無聊。前幾日看到《Jem and the Holograms》電影版,想起自己把鳳凰女身邊的機器人路熹設定成她有四個模樣,應該有受到影響吧。四個變身是鳳女王凰女王鳳凰女及本體。所以織田幹人才會在女皇出演裏吃驚。
織田被凰子吐槽自己竟然不知道自己有幾個妹妹,ㄎㄎ。總之呢這部就先停著,我開始大量閱讀(這裏的閱讀不只是讀書就是了)

軍犬II。寫得慢,因為自己比寫黑書時更清楚調教裏頭眉眉角角⋯⋯所以劇情推展得很慢,慢得自己覺得不如先去寫別的好了。

淨男人。這部為什麼又莫名其妙被催稿⋯⋯淨男人大抵上是為了配貞男人取的名。閹割小說大部分都是閹後就沒了(雖然真的就沒了)可是我對於這些淨男人後來的怎麼了他們過著怎樣的日子,比較有興趣。

阿布先生調教書。這個一年多沒在更新的粉絲頁面,其實時不時會動一下。大量閱讀時,回頭翻翻之前寫過的段落,喔~『150223阿布請夏董來家裡做客,回敬夏董。並發出宣言「如果我幫你得到你這輩子最想要的,請你公開承認我技高一等!」』如果計劃趕得上变化,我是要寫夏董去空蕩蕩的阿布家作客,然後被敬了這句。這段的重點就是夏董被嗆,在未來的日子承認阿布技高一等(因為他真的得到了這輩子最想要的)。

寫下這些「裏」,因為感覺自己生命一點一點的逝去而下個階段的人生的門始終敲不開。雖然人生要奔四,也體會到未完成的作品也有伊獨特美感,可是還是希望自己可以多一點作品,然後那些沒有公開的作品,在未來有機會出土離開硬碟面世。

_____

今早寫完被催稿文後躺回床上休息,但一直覺得淨男人裏的MASA(完美切割的醫生,切什麼ㄎ)是認識阿布的吧,「MASA是認識阿布的吧。」然後就覺得我一定把人設的哪部份給忘了。
想了好久,才想起來,對~我曾寫過一個做變性手術的醫生,是在2005年開始在自己個人版上面的個人接龍《N》(還沒正式命名,N1是消失的ck紅色,N2是黑色華爾滋進行中)大布跟小布的小布布雷克咩。 XD 2015開始寫阿布先生調教書,我加了一個寫法,同一個角色在不同部作品換個名字,如dt变成帝。2016淨男人時,就順手把小布換了名字。嗚,腦袋愈來愈不可靠,不趕快把腦袋裏的眾多人物設定寫下來,遲早會忘光光的。
想起MASA/小布是外科醫生,就忍不住想要之前朋友建議的麻醉科醫師超級S的建議,好適合阿布的原職業喔~然後我就可以開始組織醫龍團隊(大歪)。

 

代替作者死去兩次的角色

昨日寫完〈See You, Black iPhone 3〉,覺得好像哪裏沒說盡,年紀增長了廢話超多,每篇每段都可以再拉出來扯一堆⋯⋯2009年代替作者死去的角色,好像在2012年又再死了一次。
因為有兩個結局的關係,這傢伙死了兩次。黑書認真算其實有三個結局,初版有兩個,再版時第二結局被我重寫了一次,三次中只有一個結局從此主人跟軍犬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大家都不喜歡這個,看!其實傷悲才是大家想要擁抱的(被揍倒地)。
2012年的一二事变,傷心欲絕,所以他又替作者再死了一次。
他不會再死第三次了,又不是在演七龍珠。XDDDD黑書已經結束了,不會再改了。
所以我真的超懂「Take your broken heart, make it into art.」。不是我不想寫甜蜜的結局啊啊啊啊,我也想寫甜死人不償命的。(還是要有死字,人家是去性化,你是去死化就是了~)
所以我把軍犬II的進度拉後,我想活著看見未來,和現在的我有多麼不一樣。
給黑行還有李軍權不一樣的結局。

唯有愛情讓我變成受虐。

See You, Black iPhone 3

感謝你在2009~2016年間的奉獻,後面交棒給其他的Black囉。

中午我媽跟我抱怨這支壞了不能打了。「畢竟2009年就買了。」
「怎麼用這麼久啊⋯⋯」
「因為我省啊⋯⋯」(真是勤儉持家的可人兒⋯⋯哪裏來的家啊⋯⋯持什麼持)
於是我今日的任務就是去買一支新手機,然後把手上這支iPhone 5給她,希望這支買的還可以撐很久。
把媽媽的手機換成iPhone跟我用同家公司的原因,是我不想要拿著不智慧型手機連怎麼發簡訊都想了老半天,不是iOS系統要我設定東設定西,跟瞎子摸象一樣。在她用IPad用得很習慣時,我就把這位老朋友請出盒子,繼續服役,一直到今日。

我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去買新手機,然後因為雙證件跑了兩次才把SIM卡的事情搞定。接著是5的資料轉到iPhone 7,然後把3的資料轉到5。原本以為可以在一到兩個小時搞定,但其實沒有,嗚⋯⋯蘋果賤賤的,當恢復成出廠狀態,它會順便拗你升級iOS,所以就要等等等等等⋯⋯

在等待的時間裏,我再次回想了這支iPhone 3的所有事情。2009年那年對於很多都很失望,對於未來、對於工作、對於愛情、對於人生等等。沮喪失落悲傷難過極為巨大包圍,活不下去時,我想說反正都想死了,不如對自己好一點,所以我就跑去買了一支iPhone 3,我值得被更好的對待,我值得的。那個時間點把手機換成iPhone,當然會讓人覺得你也太奢侈了⋯⋯(苦笑)那時候這型號出了半年,再半年3s就出了。所以我算是早期使用智慧型手機的人。
今天我還特別回頭翻一下,買這支iPhone 3時,軍犬我寫/連載到哪了。喔已經進入分水嶺,是第一結局,某人的死訊被公開了。果然是很慘慘到先把重要角色賜死(感謝某角色代替作者死去)。嘿Black iPhone 3,現在是2017,我有好好活著,還努力的活著。

雖然覺得不該一直對物品有太多感情。把物品擬人,然後把人貶低擬狗,真是糟糕啊~所以我就把Black iPhone 3這個老朋友好好收起來了。這年頭展覽連隨身使用的東西都可以拿來展,連註冊單也是,那我真要好好收著了。

See you.

 

再藍圖

寫這篇當然是為了向未來看去,梳順都可以再梳順了,藍圖當然可以再藍圖。

去年的2016照片跟風【我的未來式】,我開始對於往前看往後看、向過去看向未來看的寫文,充滿愛,這大抵也是「Petit X Petit」的樂趣。個人誌II《Petit X Petit》時,我說這是過去与現在的蜻蜓共同完成,這本裏的堅持是需要現在与未來的蜻蜓共同完成的夢想,並不是「漫畫的Petit X 小說的Petit」或者「1992-1997的Petit X 1998-2006的Petit」。

2016.11.26立院公聽會後,我把Petit X Petit的解釋再加上了吳俊廣 X 夏慕聰。向未來看的藍圖應該要從這個角度開始。

Petit,親愛的吳俊廣。以前到現在我也沒刻意隱瞞自己的本名,在公司上班的時候便是用本名或Petit。前公司禁止接外稿,所以才會掛少女時代的名字「蜻蜓」及後來的「孪生蜻蜓」。設計是我維持生計的方式。我期待會有更好的發展。我一直都有臉皮太薄的問題,不好意思去要,比起住在皇宮時期,臉皮已經厚了些,但還是薄。我總會覺得人家不來找你,應該就是不喜歡你的設計或者覺得不適合吧。臉皮要努力增厚啊,吳俊廣,不然你會餓死的。所以有案子真的可以發給我,我不會咬人。

去年我自行設計開發了「親愛的六色彩虹紙膠帶」,未來應該會繼續努力開發。我自認為我的商品品質都有一定水準以上。想要聯名的朋友們也可以考慮找一下我~

不想走商業出版,只想個人出版的朋友,可以考慮諮詢我的意見。我幫小哈還有羅賓做過《垃圾話》跟《角落的夢境》,成品很有我的水準吧!(貼厚臉皮)

Petit,親愛的夏慕聰。這幾日我都被大宇宙傳輸靈感叫起床寫小說。我知道要努力寫小說,我一直都知道。看著同期前後出第一本的作家都已經跑到我看不到影子的前方,我還在慢慢摸著爬,我知道我自己一直都是用自己的速度前進著。雖然我曾以為我的書寫与出版都結束了。不過我始終記得神婆阿傑2006幫我看星盤,他說我跟出版的緣分很深喔。比較關心的朋友們有時會說要不要考慮先出短篇,至少不要讓讀者忘記你。我自己心裏是想說如果忘了那容我再次自我介紹我是夏慕聰。

我花了六年的時間(2011 – 2016)終於把《鳳凰會》生往死去篇寫完,竟然第一二部花了跟軍犬同樣的時間。啊!好可怕,只完成了一半,還有另外一半的死裏求生篇,難道還要再六年!(撫頰吶喊)難怪最近一直被大宇宙靈感叫起床寫稿。我真的很愛大部頭大長篇吧,《鳳凰會》裏的未來時代設定,將會讓《赤犬》、《雷奴》、《恋男/夜黑色》共用,這個軸線一定得先完成。寫死書,凰女王因為是我的愛情觀人型化,所以其實是寫得很爽快的。第三部凰女王的小孩們登場,亦可以看作由我的愛情觀誕生的小孩織田二代、鳳凰女、凰子,所以會很有趣的啦~(自以為,繼續貼厚臉皮)

寫完了關於事業,而關於愛情,我還是過去幻想藍圖的那個男孩,渴望著一個愛人和一個家。我想念被人干預小說結局的日子(M,指)我對於愛的渴望与耐性被消磨揮霍殆盡之前,請回應我,大宇宙啊我這麼期待著。

爸爸生病的事,我想周遭朋友大有耳聞,不過爸爸選擇的治療方式,讓我只需要每次看診回診陪伴即可,接案的工作模式,還算可以。每次老醫生對爸爸說:這你兒子啊好孝順啊每次都陪你來,我兒子只有大病看診才會陪。我有時候會想起小時候體弱多病也是這樣被父母陪伴著,這大概是事業上沒有成就、愛情成家也沒有的我僅僅能做的。陪父母老,也算是自己學習老的過程。爸爸選擇的方式,應該也是我未來面對重大疾病時的治療方式。我抽菸我飲酒,除了是解現實的苦悶外,亦是有意識地想要縮短自己的生命,希望在父母百年後跟著。但如果未來我有繼續活下去的理由与目標,我會努力讓自己健康的,即使覺醒太遲也沒關係的。

在2016年底寫下向過去看的〈藍圖〉,我在2017年初寫下向未來看的〈再藍圖〉,未來會因此展開的。

無聊有感。

無聊有感。在被以前的讀者找上門要《無聊小說》以前,我是已經把這部小說給放在備份硬碟裏躺著,這次整理也翻出了一些記憶。2001年退伍後我繼續寫著《恋男/酒綠色》,這部我以為小說應該有的模樣(就是一直要用很多的形容詞),寫得很膩又無法往前推劇情時,我開始寫了《無聊小說》。

無聊的時候,就來寫篇小說吧!因為是主力之外寫的,就亂寫好了。真的就是亂寫,大概前五六十回就是亂跳東跳西跳的。《好男?》也是這樣子的寫法。之後的《魔鬼的契約》再到《軍犬》,我才慢慢摸出我寫小說的口氣,就擺脫了酒綠色那部我以為的小說寫法。

寫《好男?》那時候的男友當兵前大概看出了我想要發展的結局,在軍中寫回來的信還特別交代結局要歡喜圓滿大結局。然後我的確讓《好男?》有好結局。至於有沒有歡喜圓滿,就見仁見智。結束以後,一些朋友鼓催我繼續寫續集,但我一直沒有。

很多年以後,軍犬開始第五部連載。我才在開始寫續集《where’s love?》,我就立刻賜死其中一個男主角。他死才是我《好男?》原本的安排啊,啊啊啊啊啊。那時軍犬第五部也被我暱稱「where’s bdsm?」哈~這些事有點無聊。(噗哧)

喔然後《好男?》的士灴被幾個人說很像軍犬裏的字母主人,就被我笑說這個角色在這部停拍時要去軋《軍犬》,都是演死人就是了。(大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