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備份] fridae 1 Dec 2012 期待BDSM經典《軍犬》拍成電影──《貞男人》作者夏慕聰

原刊載網站:fridae 期待BDSM經典《軍犬》拍成電影──《貞男人》作者夏慕聰

1 Dec 2012

文字小貞

【獨家】以《軍犬》風靡網路的BDSM文學主題小說家夏慕聰說:「男異性戀被調教算是我很愛用的哏。男異性戀在社會階序上一直都屬於最高層,一但墜落下來,能製造的高潮也相對的變高。」「看到宗教團體介入校園推廣他們的觀念,要學生們簽署守貞卡的新聞時,我便想到他們搞不好其實最後是想推出戴上貞操帶這個動作。」

《貞男人》作者夏慕聰,是華語文學圈極少見的專以BDSM為寫作主題的小說家。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軍犬》,從網路連載到出版成書,成為BDSM社群口耳相傳的犬奴調教經典,更榮獲芝加哥皮革博物館典藏。而今他帶來了最新作品──《貞男人》(基本書坊出版),這部描述一位異性戀男人被男主人鎖上貞操帶的故事,亦將帶領讀者進入一個感官震撼的奇想世界。

Fridae:身為《貞男人》與《軍犬》二書的作者,你覺得這兩本書的共通點和差異分別在哪呢?

哈哈這題目好大。這兩本書最大差別在於敘述的主題不同,前者是貞操帶,後者是犬奴調教。共通點則兩者都是BDSM小說,故事中的世界是相通的,主要角色的組合都是「男同性戀主人」vs.「男異性戀奴隸」。這兩本書的外觀也都是暗黑色系(笑)。

Fridae:知名作家/學者紀大偉在《貞男人》的序言中提到,本書很特別的地方是描寫了異性戀男生懷裡擁抱著女生,心裡卻惦記著男主人,《軍犬》裡面也有類似的異性戀被男主人調教的情節,這是你刻意安排的嗎?為什麼呢?

男異性戀被調教算是我很愛用的哏(台灣流行語,指「情節安排」),正在寫的《鳳凰會》也是走同樣路線,算是刻意的安排。男異性戀在社會階序上一直都屬於最高層,一但墜落下來,能製造的高潮也相對的變高。

Fridae:《貞男人》中,有種進入真實BDSM的世界,像是在公司公開spanking(打屁股)的橋段,是怎麼構思出來的呢?

Spanking打屁股這個項目算是《貞男人》在貞操帶之外的輔助項目。打屁股這個項目一直都有支持群眾。所以我在《貞男人》裡安排了主人處罰奴隸時喜歡打屁股。公開spanking的情節,也可算是為了滿足打屁股社群的喜好吧。

Fridae:在《貞男人》裡的對話,使用了不少的台語方言,也看得出花了一番心力做了考證,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嘗試呢?

連載的時候,我並沒有特別注意正字這件事情,所以僅僅找了同音字代替,像是懶叫、懶趴(註:台語發音,指男性生殖器)。我是客家人,後來在Facebook上連載《dt》時才練習起了自己的母語——客語漢寫。在《貞男人》校稿的途中,我湧現了一個想法,希望能够尊重以台灣閩南語(台語)為母語的族群,所以特別買了些書籍尋找正字。當我閱讀、翻閱這些資料,再回頭校稿時,阿守跟阿超兩個人的對話在我腦海中很自然地就變成了方言對話。(瑞凡,我回不去了)當我意識到《貞男人》可能是我最後一部會大量使用閩南語漢寫的小說時,我便決定一定要這麼做了。

Fridae:《貞男人》中也將台灣的時事寫進了故事裡,像是阻撓中小學同志教育的宗教組織「真愛聯盟」等,也用貞操帶的守貞、純潔來反諷衛道人士,怎麼會想到要這麼寫呢?

看到宗教團體介入校園推廣他們的觀念,要學生們簽署守貞卡的新聞時,我便想到他們搞不好其實最後是想推出戴上貞操帶這個動作,畢竟很久以前的守貞指環已經是個類似的概念。所以我在貞男人的最後加入了這個橋段。一群被這些宗教團體視為異類的酷兒們比他們更前衛、更貞潔的戴上貞操帶守貞,我想他們應該也想不出來比貞操帶更純潔的守貞方式了吧,歡迎學習模仿。

Fridae:《貞男人》在成書過程中,有沒有什麼事情是有趣或是辛苦的地方?

好像還好。嘻皮偉(本書主編)花了比較大的力氣吧,我想。在給美術設計前的校稿,我特別要求一定要先跟我對過,我要知道他動了哪裡。稿子前前後後更改了五、六次之多。

倒是在連載過程中,讀者的反應很熱烈。可能因為很久沒有在皮繩愉虐邦(http://www.bdsm.com.tw/)上連載小說了,甚至有討論故事中哪個角色是Fake SMer(以性發洩為目的SM)

Fridae:《貞男人》的封面,是讓真人戴上貞操帶,實際上鏡拍攝,算是大尺度的嘗試,是如何決定這樣的封面?拍攝過程中與模特、攝影師的互動,是否有一些趣事發生呢?

一開始只有單純的想要拍攝cb(男性貞操帶)放在封面,不過後來覺得如果可以把西裝上班族這個小說裡的要素放進來,應該效果也會不錯,所以便決定了拍攝方向。模特兒卡魯是很早以前便敲定的。大約是《軍犬》剛出沒多久,他代表皮繩愉虐邦訪問我,做了一篇報導,我那時候便邀約卡魯:如果貞男人要實拍真人戴cb,請他要貢獻身體(笑)。

拍攝的時候原本希望讓模特兒能夠戴著cb勃起拍照,不過似乎有點難度,因為弄硬之後就會戴不上去,最後只好放棄這件事情。

Fridae:《軍犬》、《貞男人》兩書幾乎已經成為BDSM社群的經典,身為作者的你還對它們有什麼樣的期待?譬如,拍成電影或改編成戲劇?

哈哈哈哈哈~~「希望《軍犬》拍成電影」這句話主要是來自皮繩愉虐邦在2011年演出的一齣戲,其中的一句台詞。可能這句話太有力量了,所以讓我也跟著期待起《軍犬》拍成電影。《貞男人》在校稿過程中,編輯對使用到閩南語的對白很有意見,不時會說「這樣太像某電視台的鄉土連續劇了啦」。不過如果可以拍成連續劇應該很酷,裡頭寫到的商場競爭、情感糾葛多角戀,似乎都還滿符合連續劇的要素(笑)。

Fridae:可以透露你接下來的創作計畫嗎?

明年(2013)8月,已經絕版的《軍犬》將會推出新的版本,新版更動和增加的篇幅不少,我已經完成初稿了,接下來就請大家和我一起期待書的上市吧!然後,我應該會把寫作重心放在《鳳凰會》,目前計畫在網路上連載到《鳳凰會》第二部結束。這一部開場是阿忠跟凰女王的婚禮,已經讓《軍犬》、《貞男人》跟《鳳凰會》三部作品的男主角站在一塊。之後劇情發展,我想應該會很有趣吧~~

白書連載破百紀念

轉眼白書的每月日更連載已經進行了七個月,抵達一〇一回,目前字數累積是十七萬餘字。年初準備連載前,預設的二十萬字篇幅,是為了對稱黑書的長度。隨著前半被我稱為「帝部」後半為「龍部」的設定產生,前後對稱下,將篇幅拉到二十二萬字,現在也只剩下五萬字的空間了。啊字數跟時間一樣不等人。五、六、七月三個月的日更連載,約是每月一萬五的字數前進,剩下五萬的字數,便是再四個月可以完成。

為了白書的結局帝衷配,我得拆兩組配對,帝薩跟龍衷。目前我算是已經拆完帝薩,龍衷相當苦惱就是了,畢竟我是凰女王派的(很自然也就是龍哥派)。嗚,要新結局就得狠下心,還剩幾個月的日更連載,讓我再苦惱一會。

在黑書白書主軸相同,細節不同結局不同的條件下,接下來必定登場的是小衷的S面向,最後接dtXX(消音,嗶嗶)因為有黑書系列/黑世界的緣故,我經常覺得看過黑書的讀者應該已經知道後面要發生什麼事了,伏筆好像不是伏筆,爆雷也就不那麼爆雷。不過我還是少說一點。連載到這,阿糸去了德國,也就湊齊了性轉貞男人的主角群,我可以寫性轉的《貞女人》了。因為白書,其實我可以把許多的作品都性轉了——白書還沒完成,但我已經確信我是可以做得到其他各部的性轉。

七月日更的最後一回(101♀)的情節,我隱約覺得自己寫過相似場景。是軍犬2(肉書)內的某一段,然後我驚呼著:哎啊白路跟黑行畢竟是同一個靈魂降生在不同身體,有類似也很正常。接著我便想起了肉書我留了一個結局給十年後的自己,難道是要留給第二本白書(骨書),可是…可是這樣會不會很……不管如何,先完成白書再說,骨書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台灣現在疫情趨緩,大家還是要注意健康,保持社交安全距離。下次的紀念文應該就是白書連載結束的時候——感謝大家。

白書69回連載紀念

每部作品連載到第50回,都會煞有其事的寫篇紀念文。白書連載也不例外,原本想剩下一點點劇情連載完再寫,結果竟然是多了19回。目前69回,字數抵達十一萬七千餘字,也就是我想在二十萬字左右完稿,只剩下八九萬字的空間了。

這是一部意外的作品,我從來也沒想過要寫性轉版、女女的《軍犬》。一切的起端都來自於二〇一九年十二月初的一則訊息下聊起了「現在軍人也有女性,會有母的軍犬嗎?」我隨手回著好想看生理女的母狗軍犬,我想看別人的寫小說比較快,自己寫很慢。喊著誰來改文,把dt跟李軍忠性轉。等別人寫啊,還不如自己來比較快。於是大宇宙批哩啪拉的打訊號過來,那個夜裏原本的黑書世界平行複製分裂出了白書世界。早先我是預計著每十年要寫出一隻新的軍犬出來,現在得在軍犬前面加一個「黑」。「每十年要寫一隻新的黑軍犬出來。」因為現在有白軍犬,另外一個系統的存在。

二〇二〇年一月十一日,台灣勝利,白書開始所謂的日更連載。首發三回,一月共710回。二月共1617回。三月滿載3131回。四月共1011回。日更連載真的是一項考驗与成就,之前雖然有近似日更,但不是確實的每天每日至少一回的速度前進。這次算是做到了。

連載地的部分,在去年年底著手試寫同時,也在考慮是否除了皮繩之外要新增其他的網站。PTT是我考慮之一,看中它方便的推文系統。不過我在求神問卜時,神始終不給大吉,求了好幾次,最好的是吉。大意是去那邊連載OK,但不會有我想要的效果。哈哈哈哈哈果真如此。聳肩。基於諸多可能因素,變成了我在LGBT_SEXBDSM版獨自唱戲的尷尬,最後因為類似日更佔用版面的異議,我很快決定停掉那邊的連載。

這部GL作品(相較於女性創作男男故事為BLGL就是男性創作女女故事),我在每一個艱難時刻,我告訴著自己我是想見所有筆下角色的性轉,只為了見她們,這是一個讓我堅持著的理由。日更連載,每日一回的進度,雖然之間有定休可供積稿,但我其實遇到好幾次是三四天寫不到一百字,眼見著連載進度追上積稿回數,還滿常冒出不然來休息好了。在三月連載過20回時,牙一咬就滿載31回,再撐一下就抵達黑/白書大哏。我的人生怎麼像是自己在為難自己。

黑(書)世界与白(書)世界,所有人物,都是「同一個靈魂,降生在不同性別的身體」。除了dt還是叫dt外,白世界的角色都另外取了相對應於黑世界的名字。dt,我也讓他/她在每個選擇上做出另外一個選擇。例如一開始對軍犬,一個超有興趣一個就超沒興趣。一個是不告而別一個就是有告而別之類的。有部分角色我捨棄了性轉如黑世界的阿賢(我自己覺得他的性轉應該是某些原因無法到來白世界的主角身邊),而白世界的部分角色沒有在黑世界出現,主要原因是阿布与阿糸各自做出了不同的選擇造成。而他/她的選擇造就了黑行跟白路的差異。目前黑世界的重要角色都已登場,除了小威跟黑則亮性轉,她們應該會在白書的後半段登場,目前是不會捨棄這兩位的性轉。

黑書白書互為性轉,所以黑書的兩個結局等同是白書的兩個結局。在龍哥以愛情守護小衷的日子下,小衷成為了眾人眼中的優秀主人,在dt死訊傳來後,成為了訓犬區新任的版主。另一則是小衷去了一趟柏林找回了已經生病的dt,陪伴著主人渡過生命最後的時光。但——白書的結局並不是這兩個,會是一個新的結局。同時也為性轉回黑書的dt与李軍忠開啟第三個結局。白書前半段的連載結束,我超想拿著目前有的篇幅,用置入取代方式改文,成為黑書2020版。但月經在白書裏是重要的SIGN,不可能不費功夫的改,除非把那個世界變成男人有月經的設定,哈怎麼可能這樣改啦,這是玩笑話。(大笑)白書的結局應該會是黑書初版第二結局那樣,會給帝衷配吧,不過之前我得要先拆兩組官配成全這組,啊心好痛,我的龍哥啊凰女王——白書還沒寫完,我就已經在幻想著軍犬CROSSOVER(灰書):龍哥X阿忠、凰女王X小衷等等的各種組合配對的番外篇,嗯我開始在期待著。

白書後半段的日更連載形式,我會再想一下,努力避免寫不出來又趕著日更的壓力。我對於後半段的連載是相對壓力比較大的,畢竟黑書後半段我寫了五年才完成,二〇〇三年八月到十二月,我就已經寫完前三部了,後半段寫到二〇〇九年才完成。而十七年後的二〇二〇,我同樣是花了四個月把前半段完成,後半段要花多久呢?我有點抖。

黑書白書開始書寫的年份,我覺得冥冥中是個SIGN。在疫情嚴峻的現在,大家要保重注意健康跟社交安全距離。我們下次連載見了——感謝大家。

白書連載前

醒得很早。跟昨夜喝了酒,影響了睡眠。醒來的那刻,腦袋裏想的是黑書跟白書。台灣順遂,晚上就是白書開始連載。想起從前帶著軍犬兩個結局到基本書坊,最早個人的個人意願(請當我在講故事)是各一本,一本黑一本白,還自以為是的取名深邃黑跟迷霧白。
哪一本銷售好,那個結局就是定本,另一個結局就讓它留在初版就此絕版。不過這終究是個人美麗的幻想。兩個結局都留下來了,在同一本裏頭。我挑了黑色,所以軍犬有了一個暱稱叫黑書。「白書」我也以為是遙遠的未來,可能會出一本全白的版本。牧熊曾用黑書照片轉了負片成了白書給我為紀念。
白書,這個暱稱就一直留著,我也從來沒再對白書有什麼特別想法。
一直到2019年底的某日,Jerry哥在臉書上提到有人跟他說「軍犬都是公的,現在軍人也有女生,會有母的軍犬嗎?」我在底下留言回著「誰來改文,把d t 跟李軍忠性轉好了。女異性戀軍官初入BDSM圈,遇上了人型犬調教翹楚的女主人。」
有想看的劇情,等別人寫都不如我自己寫來得快。於是關於性轉的靈感,大宇宙像是排山倒海的傳來,本台只能抄收。相對於黑書,性轉的版本,很自然就該是黑的對應白,白書這個暱稱便有了她自己的意思。
改文,在某些網路情色小說是拿著男女性交文改成男男版本。單純把黑書內容,每一句改成另外一個性別,不同順的地方修掉,這這種事情,別人做就好了,不需要我。
要寫白書,全部人物性轉以外,出場順序也要挪動,事件發生的先後順序也要跟著動,這樣才有趣啊(謎之音自討苦吃真的是自找的)
黑書白書是互為性轉,而不是單方面的白書是黑書的性轉版。當我這樣定義時,我其實已經為白書完成了兩個結局。這樣想的時候也就是為黑書再開一個新的結局。
原以為黑軍犬白軍犬的概念只能用《軍犬2》(肉書)的方式呈現,現在是真的有白軍犬了,我的大世界從此分裂成兩個孿生。雖然白書天生有個致命傷,我不是生理女性,只能用力召喚體內女性靈魂。(如果有的話)
我不確定要花多久才能寫完白書,黑書是六年,在二〇二〇劃下刻痕,來看要幾年吧。希望二〇二四前可以寫完,因為我要寫《軍犬3》(假書)哈哈哈哈哈。美麗的幻想与計畫。

帝書書稿寄出

昨日將帝書書稿寄出,於是二〇一九年給自己的功課(/工作)算是完成。今年度我完成了軍犬2、鳳凰會、dt跟酒綠色的修稿。
某夜聽著〈Where does the good go?〉,我忽然意識到了我對於白書裏的dt,自然捲大澎頭的模樣,原來是來自Christina Yang啊,難怪如此鮮明。所以dt跟阿糸是我的版本的暗黑姊妹花麼!(阿糸=阿布。我要一個紡織品的姓氏,一看就知道是外省人/49移民)

雖然今日白書沒有什麼進度,但寫完第一段,感覺跟寫完黑書第一段沒有什麼差別,只是是2019版本!
「剪了個俐落短髮的我,坐在髮廊的陽台滑著手機。高架捷運站來來去去的列車,我從這個社群平台滑到另個,從追蹤的推特帳號下載了SM社交軟體「SMART」。喝著咖啡配著點心,按著指示註冊,輸入電子信箱、帳號、密碼、確認密碼,在信箱內按下確認信內的鏈結,再回到APP內,發現要填寫的資料好多,讓我有點不太耐煩。」

 

時間軸


劇情中出現帶著時間點的符號,也就大約確定了故事發生的時間年份。影片中李軍忠拿著iPhone 5款式的手機,已經在時間軸上為這個故事畫出了約略的發生時間年份。視訊電話的出現,真的為網路調教(/非面對面調教)帶來了新的境界。

書寫dt跟李軍忠這段時,是2003年,那時候的視訊得靠桌機加上視訊攝影機,雖然是有聽過這樣的網路視訊調教,不過礙於場景及書寫時間侷限,所以在書中(初版P.113、再版P.123)dt命令軍犬在軍中畫地盤這件事情,便不像影片中同一時間dt正透過視訊觀看著。這也是我感覺到黑書老了舊了的原因之一。小說裏的時間跟空間已經跟現在二〇一九有段距離了。改編讓故事時間往後移動了十年,也讓故事有了新的面貌。(心)我期待著影片內這個時間与空間的dt跟李軍忠。

主人啊主人

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注意起這部短片內出現「主人」一詞的,可能是收到劇本或者拍攝中。不過我在第二日拍完時便講出了我從來沒有感覺過dt跟李軍忠如此的渴望彼此。

主人一詞,第一次出現在dt給李軍忠初體驗時,靠在他耳邊說著「你的心和身體都屬於主人」。第二次出現是在李軍忠半夜打給dt的電話中,dt問他時說的。前兩次都是由dt開口。老實說李軍忠半夜打電話給想要臣服的對象,這個行為根本是自殺行為。這通電話是將近半夜三點喔。想想如果半夜三點接到一通慾望難耐在「癢」的電話,我想多數的S/主人應該會把對方的分數扣倒光光。dt很想要李軍忠,很渴望吧,所以半夜三點接起電話還沒生氣。電話能夠打進去,如果dt的手機有設睡眠模式,李軍忠的電話號碼肯定是被加在允許名單內。渴望的對象幾時打來都沒關係喔。dt的渴望畢露無遺。

後面出現的「主人」全部都是出自李軍忠。根本就是一隻小狗在汪汪叫。「主人,星期六可以去找你嗎?」、「主人,我到了」、「主人你看」及訊息內的「這樣可以嗎 主人」。dt才問「想要我當你的主人了?」,之後李軍忠便開始主人主人的叫,毫不扭捏,真是明顯的渴望,果然是想去當軍犬。噢對,對白內「軍犬」一次都沒出現噢。

最後我想提一下學弟這個原創角色,我真的覺得他會像是一個利用Gay論壇或者社群網站帳號寫著學長觀察日記的人物,「今天學長很奇怪,幹嘛趴著講電話?半夜三點去跑步,想騙我,難道是去跟哪個阿兵哥打野炮,可惡,想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