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連載前

醒得很早。跟昨夜喝了酒,影響了睡眠。醒來的那刻,腦袋裏想的是黑書跟白書。台灣順遂,晚上就是白書開始連載。想起從前帶著軍犬兩個結局到基本書坊,最早個人的個人意願(請當我在講故事)是各一本,一本黑一本白,還自以為是的取名深邃黑跟迷霧白。
哪一本銷售好,那個結局就是定本,另一個結局就讓它留在初版就此絕版。不過這終究是個人美麗的幻想。兩個結局都留下來了,在同一本裏頭。我挑了黑色,所以軍犬有了一個暱稱叫黑書。「白書」我也以為是遙遠的未來,可能會出一本全白的版本。牧熊曾用黑書照片轉了負片成了白書給我為紀念。
白書,這個暱稱就一直留著,我也從來沒再對白書有什麼特別想法。
一直到2019年底的某日,Jerry哥在臉書上提到有人跟他說「軍犬都是公的,現在軍人也有女生,會有母的軍犬嗎?」我在底下留言回著「誰來改文,把d t 跟李軍忠性轉好了。女異性戀軍官初入BDSM圈,遇上了人型犬調教翹楚的女主人。」
有想看的劇情,等別人寫都不如我自己寫來得快。於是關於性轉的靈感,大宇宙像是排山倒海的傳來,本台只能抄收。相對於黑書,性轉的版本,很自然就該是黑的對應白,白書這個暱稱便有了她自己的意思。
改文,在某些網路情色小說是拿著男女性交文改成男男版本。單純把黑書內容,每一句改成另外一個性別,不同順的地方修掉,這這種事情,別人做就好了,不需要我。
要寫白書,全部人物性轉以外,出場順序也要挪動,事件發生的先後順序也要跟著動,這樣才有趣啊(謎之音自討苦吃真的是自找的)
黑書白書是互為性轉,而不是單方面的白書是黑書的性轉版。當我這樣定義時,我其實已經為白書完成了兩個結局。這樣想的時候也就是為黑書再開一個新的結局。
原以為黑軍犬白軍犬的概念只能用《軍犬2》(肉書)的方式呈現,現在是真的有白軍犬了,我的大世界從此分裂成兩個孿生。雖然白書天生有個致命傷,我不是生理女性,只能用力召喚體內女性靈魂。(如果有的話)
我不確定要花多久才能寫完白書,黑書是六年,在二〇二〇劃下刻痕,來看要幾年吧。希望二〇二四前可以寫完,因為我要寫《軍犬3》(假書)哈哈哈哈哈。美麗的幻想与計畫。

帝書書稿寄出

昨日將帝書書稿寄出,於是二〇一九年給自己的功課(/工作)算是完成。今年度我完成了軍犬2、鳳凰會、dt跟酒綠色的修稿。
某夜聽著〈Where does the good go?〉,我忽然意識到了我對於白書裏的dt,自然捲大澎頭的模樣,原來是來自Christina Yang啊,難怪如此鮮明。所以dt跟阿糸是我的版本的暗黑姊妹花麼!(阿糸=阿布。我要一個紡織品的姓氏,一看就知道是外省人/49移民)

雖然今日白書沒有什麼進度,但寫完第一段,感覺跟寫完黑書第一段沒有什麼差別,只是是2019版本!
「剪了個俐落短髮的我,坐在髮廊的陽台滑著手機。高架捷運站來來去去的列車,我從這個社群平台滑到另個,從追蹤的推特帳號下載了SM社交軟體「SMART」。喝著咖啡配著點心,按著指示註冊,輸入電子信箱、帳號、密碼、確認密碼,在信箱內按下確認信內的鏈結,再回到APP內,發現要填寫的資料好多,讓我有點不太耐煩。」

 

時間軸


劇情中出現帶著時間點的符號,也就大約確定了故事發生的時間年份。影片中李軍忠拿著iPhone 5款式的手機,已經在時間軸上為這個故事畫出了約略的發生時間年份。視訊電話的出現,真的為網路調教(/非面對面調教)帶來了新的境界。

書寫dt跟李軍忠這段時,是2003年,那時候的視訊得靠桌機加上視訊攝影機,雖然是有聽過這樣的網路視訊調教,不過礙於場景及書寫時間侷限,所以在書中(初版P.113、再版P.123)dt命令軍犬在軍中畫地盤這件事情,便不像影片中同一時間dt正透過視訊觀看著。這也是我感覺到黑書老了舊了的原因之一。小說裏的時間跟空間已經跟現在二〇一九有段距離了。改編讓故事時間往後移動了十年,也讓故事有了新的面貌。(心)我期待著影片內這個時間与空間的dt跟李軍忠。

主人啊主人

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注意起這部短片內出現「主人」一詞的,可能是收到劇本或者拍攝中。不過我在第二日拍完時便講出了我從來沒有感覺過dt跟李軍忠如此的渴望彼此。

主人一詞,第一次出現在dt給李軍忠初體驗時,靠在他耳邊說著「你的心和身體都屬於主人」。第二次出現是在李軍忠半夜打給dt的電話中,dt問他時說的。前兩次都是由dt開口。老實說李軍忠半夜打電話給想要臣服的對象,這個行為根本是自殺行為。這通電話是將近半夜三點喔。想想如果半夜三點接到一通慾望難耐在「癢」的電話,我想多數的S/主人應該會把對方的分數扣倒光光。dt很想要李軍忠,很渴望吧,所以半夜三點接起電話還沒生氣。電話能夠打進去,如果dt的手機有設睡眠模式,李軍忠的電話號碼肯定是被加在允許名單內。渴望的對象幾時打來都沒關係喔。dt的渴望畢露無遺。

後面出現的「主人」全部都是出自李軍忠。根本就是一隻小狗在汪汪叫。「主人,星期六可以去找你嗎?」、「主人,我到了」、「主人你看」及訊息內的「這樣可以嗎 主人」。dt才問「想要我當你的主人了?」,之後李軍忠便開始主人主人的叫,毫不扭捏,真是明顯的渴望,果然是想去當軍犬。噢對,對白內「軍犬」一次都沒出現噢。

最後我想提一下學弟這個原創角色,我真的覺得他會像是一個利用Gay論壇或者社群網站帳號寫著學長觀察日記的人物,「今天學長很奇怪,幹嘛趴著講電話?半夜三點去跑步,想騙我,難道是去跟哪個阿兵哥打野炮,可惡,想跟。」

這一錯身而過

連拍第二日的下午,這場浴室戲試走拍完後,我蹭到導演品文旁邊說著李軍忠側身讓學弟的安排真的非常好。暗藏了相當多訊息在裏頭。

軍隊裏頭講究階級,位階低的要讓位階高的。有限空間內,兩個階級相遇,絕對遵守這點。尤其在海軍狹小船艙內,肯定以這個邏輯去運行,誰讓誰。

在這一幕裏頭,李軍忠離開浴室,側身讓了學弟。我自己收到的幾個訊息。一,這兩個人平常相當要好,學長學弟之間可以不用計較階級。二,是比較重要的解讀,李軍忠在浴室那通跟dt的電話,讓他的階級從「人」降到了「犬/奴」的位階。在離開浴室跟學弟的擦肩而過,他很自然的側身讓給在人階級的學弟。

在原著內,李同寢的是學長,在側身而過時,產生不了這些有趣的解讀,太理所當然要讓了,這我覺得是品文跟易勳改編相當厲害的地方。

我在寫這篇的時候,忍不住想著也許我們平常的肢體語言是用完廁所的要讓要上廁所的。當然這也產生了階級,未使用的高於使用過的。總之,這類的規訓教化,暗藏在我們的肢體語言內,這是相當有趣的事情。

狹路相逢時,誰側誰讓?

《dt》帝書書寫完成

我寫完《dt》帝書了,目前九萬六千餘字。將來潤稿跟校稿加筆,應該是會到十萬字吧。

二〇一二到二〇一九,是主要書寫的時間,第一回是在〇四還〇五年,在暗黑堡壘故事文庫裏,想讓大家接龍的遊戲,但大概礙於黑書,沒人動,所以六百字的稿子就這樣躺在雲端。等到了二〇一二那段常常跟光頭、L泡在二樓司令,某個又菸又酒的夜晚,被無意提起,才又再開啟的檔案,經過了這麼多年,終於完成了。按著跟橘子討論帝書的內容,結束於dt離開軍犬,也就是黑書第三部尾巴。

二〇一九年,我給自己的功課跟目標,完成《軍犬2》(肉書,書寫時間二〇一二~二〇一九)、《鳳凰會》(死書,書寫時間二〇一一~二〇一九)及《dt》(帝書,書寫時間二〇一二~二〇一九)。扣除了原本已完成的字數,一萬、八萬、三萬,我寫了十五萬、六萬、六萬字。面對二十代,戀愛中書寫的Petit,我應該沒差多少吧,努力一點,我也是可以三個月寫完一部長篇的。愛情真是個充滿力量的東西。沒有愛,還是可以充滿力量的。

雖然經歷了一二事変,一三年黑書再版後,曾經覺得自己好像不會再出書了,也沒什麼動力,書寫就緩慢了下來,但這些年過去,其實我也還真寫了不少開了頭的作品,《雷奴》、《尿布冒險》、《淨男人》、《阿布先生調教書/小雪》(把這些孩子記下來,未來一定會有完成的一日)。無論如何出書或不出書,愛說故事的我始終沒變過。

未來會有人懂得這一切的,我的孤單我的寂寞我的渴愛我的努力。

啊完成了,超爽的,就降。

ROCK! 我寫完鳳凰會了!

從二〇一一年一月一日到二〇一九年九月二日,真是一個漫長的鳳凰拼圖之旅。

一一年開始連載的《鳳凰會》原本是走著跟貞書一樣分為三部,三部約略同樣字數的作品。當經歷了生命中那麼多的磨難以後,作品自己有了自己的生命,是一個身為作者也無法控制的事。於是一二部成為〈毀滅篇〉,第三部成為對稱的〈重生篇〉,於是鳳凰會毀滅与重生。
鳳女王与凰女王的出現,早在很久以前,可能早於黑書。就像連載第一回「§0. 夏天、西門町、炸雞店、兩位女王。」我著實紀錄了我彷彿遇見兩位女王準備上旅館調教男奴,就在西門町炸雞店。等到黑書裏需要一位女王成為李軍忠的女友。我挑選了凰女王。這是從鳳与凰字面考量,也是為了將來還沒計畫到的書寫。黑書裏,我寫到了凰女王的過去,其實也將《鳳凰會》裏的主角与凰女王的事情也寫了進去。也就是看完黑書,也看了死書(鳳凰會)第一部部分了。
第三部很早以前便設定是下一代的SMer,凰女王三個小孩的故事。從二〇一六年十二月,著手的第三部後來被命名為〈重生篇〉,這是一個為了鳳女王的願望,而超展開的世界。
重生以後的台北,成為全球全世界的色情龍頭,由火之女王鳳凰女統治著。不覺得很有趣麼,容我用一百個哈哈哈哈哈笑過。初稿完成,後面要發生的還遠麼!

#裏鳳凰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