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 我寫完鳳凰會了!

從二〇一一年一月一日到二〇一九年九月二日,真是一個漫長的鳳凰拼圖之旅。

一一年開始連載的《鳳凰會》原本是走著跟貞書一樣分為三部,三部約略同樣字數的作品。當經歷了生命中那麼多的磨難以後,作品自己有了自己的生命,是一個身為作者也無法控制的事。於是一二部成為〈毀滅篇〉,第三部成為對稱的〈重生篇〉,於是鳳凰會毀滅与重生。
鳳女王与凰女王的出現,早在很久以前,可能早於黑書。就像連載第一回「§0. 夏天、西門町、炸雞店、兩位女王。」我著實紀錄了我彷彿遇見兩位女王準備上旅館調教男奴,就在西門町炸雞店。等到黑書裏需要一位女王成為李軍忠的女友。我挑選了凰女王。這是從鳳与凰字面考量,也是為了將來還沒計畫到的書寫。黑書裏,我寫到了凰女王的過去,其實也將《鳳凰會》裏的主角与凰女王的事情也寫了進去。也就是看完黑書,也看了死書(鳳凰會)第一部部分了。
第三部很早以前便設定是下一代的SMer,凰女王三個小孩的故事。從二〇一六年十二月,著手的第三部後來被命名為〈重生篇〉,這是一個為了鳳女王的願望,而超展開的世界。
重生以後的台北,成為全球全世界的色情龍頭,由火之女王鳳凰女統治著。不覺得很有趣麼,容我用一百個哈哈哈哈哈笑過。初稿完成,後面要發生的還遠麼!

#裏鳳凰會

肉書《軍犬II》連載破百及結束紀念

這是一個恢復戰力的修復過程。

後二十代,我可以同時寫三部小說的連載。年紀增長,經歷了人事物許多的考驗後,書寫速度愈來愈慢,慢到讓周圍關心的朋友也在頻頻詢問,我不再寫小說了或者擔心讀者會忘記夏慕聰是誰了。但我一直就抱著沒關係慢慢來,一步一步踏穩踏實來。事情總會選在最正確的時間點發生。 閱讀全文〈肉書《軍犬II》連載破百及結束紀念〉

軍犬II肉書,連載破50回紀念

以前每次連載破50回,我都會寫一篇紀念文的,但肉書這次一直發懶中。倒不是真的懶,而是好想趕快把腦袋裏角色們已經在我眼前演過的畫面,趕快寫下來,而拖著。趁著有點時間跟動力,趕緊為肉書寫下破50回連載紀念。

在網路上連載小說,說真的並不是因為寫一回有錢可領,而是我想說一個故事。一回一回的寫來,有時很快有時則要拖上好多年,所以能讓連載抵達50回,是一件值得紀念与慶賀的事情,所以我總是會為連載50回寫下一篇紀念文。

軍犬II肉書(以下均以肉書稱呼軍犬II),開始於2012,是的,我生命中的一二事变。2019,已經過了七年,而真的認真開始寫肉書,是最近的事。肉書是2014年開始在皮繩愉虐邦連載。這個台灣的BDSM團體很重要,就不用質疑了。肉書前面約13回以前,經常是我坐在電腦前面,看著Pages的檔案,然後發呆,一個字一句話也寫不太出來,不停地發呆重複,最後只好換寫別部小說。主要原因在於我好像在拷貝我自己。《軍犬》黑書已經在前面了,難道我又要重複一次「主奴相遇,調教,進入社群」這樣的重複橋段……如果之前真的拚命寫,不管發呆如何我就是要寫的話,真的就是一次拷貝。所以我拖延了。

我不應該讓肉書的軍犬戴cb的。哈,又不是貞男人系列。總之就是卡關了。不過卡關就卡關,每一部小說都有它自己的時區自己的速度,延後沒有什麼不好的。再回頭面對肉書,第一件事情,我就是要讓它卡關的cb打破。那就撐破吧!我的確聽聞過cb被屌撐破的案例。撐破以後呢?然後呢?於是不重複黑書的順序為原則,直接進入社群吧!破了cb,彷彿也為肉書帶進下一章。

主三家黑行鬼睿晝司白,真的是個關鍵。讓社群帶領著故事前進。除了黑書裏頭已登場過的人物外,我要增加主人方的重要人物。黑行,這個名字同於dt取名時,看我桌上有什麼CD或者正聽著什麼音樂。dt名字來自於DREAMS COME TRUE,而黑行來自於黑的意念黃立行。既然有「黑」這個顏色,不如來個黑白灰吧!灰的鬼睿來自於Gray的轉音,我都能把Sadism轉音成夏董了,把gray不要翻成格雷,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台灣母語這麼多,交錯用,一定可以把gray不翻成格雷。不得不說英語系著作真的佔盡了國際語言優勢。當gray被我翻成了「鬼睿」,這個角色活靈活現地出現在我眼前了。白,就隨便取了,哈也沒有啦。(晝司白:難道我是為了襯托黑灰兩色。P:對,你太容易弄髒了!)主三家一出現,整個任督二脈被打通,故事飛馳順暢,擋也得不住。我竟然可以如二十代寫小說般的順暢,呼一口氣,一回連載就寫完了。嘆,我現在已經是四十代了。不過現在寫小說還是像以前一樣,像是靈魂跑到另外一個世界。我只需要將那個世界的人們所有的動作紀錄下來即可。但這樣對於活在這個世界的我的肉身來說實在太危險了。我現在已經不是二十代那個有男友在現實世界保護著的人了。

每一次的頓點都讓肉書更加強大,頓點是指停載休刊或者腰斬。鎖上cb打破cb、主三家黑行鬼睿晝司白,到為什麼沒有女性角色?黑家頓時成形。甚至讓黑行成了我所有寫過的主人方目前唯一遊走男女性別的角色。(鳳女王沒有遊走)頓點的時間長或短,每一部作品都有它的時區,在我的肉身還有時間以前,都還是有可能的。我努力讓每個頓點時間減短。

以目前的速度跟字數來估,肉書總字數應該會落在15~18萬之間。感覺出版社的總編輯編輯行銷們正在瞪著我~哈。字數多書就厚,頁數多價格就壓不下來,價格會影響直覺反應要不要買。雖然我的書比較沒有這樣的困擾,感謝大家的支持了。不過還是要小心翼翼即是。

李軍權這個名字在黑書連載前,我就有了,只是捨不得用。這跟阿布捨不得用,另外創了一個dt,是異曲同工。軍犬之前另外有一個寫了千字的軍犬一模一樣,後者躺在雲端不知道怎麼處理它(把它當成軍犬III淚書的開頭?)。未來會努力改掉這種「捨不得用」的習慣。

有血有肉,這是我在寫肉書時最大的感觸。這句也是軍犬II被我稱呼肉書的由來。黑書是我的一段BDSM追尋,肉書則是我接觸了BDSM圈子、認識了許多朋友、發生了很多事情以後,再寫的軍犬。那些已經人生登出的朋友們,我會努力用肉書把你們的言行紀錄下來的。肉書裏的角色大多都有原型,而這些原型就是構築真實世界BDSM圈的人們。愛你們。

囉哩叭嗩了這麼多,肉書結局是已定了,只是幾時能衝到終點。軍犬系列啊,時間真的是最大的敵人。

無論如何,希望讀者們能在肉書內發現自己的身影,得到身心靈的撫慰。

如果有想講但沒說到的話,我們破百紀念再來說了。

無聊有感。

無聊有感。在被以前的讀者找上門要《無聊小說》以前,我是已經把這部小說給放在備份硬碟裏躺著,這次整理也翻出了一些記憶。2001年退伍後我繼續寫著《恋男/酒綠色》,這部我以為小說應該有的模樣(就是一直要用很多的形容詞),寫得很膩又無法往前推劇情時,我開始寫了《無聊小說》。

無聊的時候,就來寫篇小說吧!因為是主力之外寫的,就亂寫好了。真的就是亂寫,大概前五六十回就是亂跳東跳西跳的。《好男?》也是這樣子的寫法。之後的《魔鬼的契約》再到《軍犬》,我才慢慢摸出我寫小說的口氣,就擺脫了酒綠色那部我以為的小說寫法。

寫《好男?》那時候的男友當兵前大概看出了我想要發展的結局,在軍中寫回來的信還特別交代結局要歡喜圓滿大結局。然後我的確讓《好男?》有好結局。至於有沒有歡喜圓滿,就見仁見智。結束以後,一些朋友鼓催我繼續寫續集,但我一直沒有。

很多年以後,軍犬開始第五部連載。我才在開始寫續集《where’s love?》,我就立刻賜死其中一個男主角。他死才是我《好男?》原本的安排啊,啊啊啊啊啊。那時軍犬第五部也被我暱稱「where’s bdsm?」哈~這些事有點無聊。(噗哧)

喔然後《好男?》的士灴被幾個人說很像軍犬裏的字母主人,就被我笑說這個角色在這部停拍時要去軋《軍犬》,都是演死人就是了。(大爆炸)

《鳳凰會》連載50回紀念

2011-01-01開始到2016-08-22,五年八個月(可以取整數六年)50回的鳳凰會,終於將「生往死去/毀滅」的篇章連載完畢約七萬餘字,而我們終於可以進入「死裏求生/重生」的篇章了。
這六年發生了很多的事情,2011開載一年後,便進入了一二事変,對於自己個人生命的掙扎。無論「生往死去/死裏求生」或者「毀滅/重生」、「生死」,我似乎都有不同的體會。在台湾寫長篇小說是一件辛苦的事。(寫長篇小說本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啊)。《軍犬》我花了六年寫完,眼看《鳳凰會》就要超過去了。曾說2016年可以寫完吧,那我只好往2020看去了。如果2021還沒寫完,那也沒關係,隨著生命減少年紀增長體力下降,愈寫愈慢,生活与生存的苦惱,那我就跟著鳳凰會新一代的SMer一塊死裏求生/重生吧!
為了鳳女王的願望,鳳凰會第三部即將超展開。這一代的SMer退場,新一代的SMer登場。鳳女王凰女王的孩子——鳳凰女(火之女王)擁有操控火的能力,我在臉書裏已經搜尋不到我以前講鳳凰女超能力的那則訊息(可惡)。凰女王李軍忠的孩子——蔚煌輝,極品M,S量表。被鳳殿買進的日本人——一朗,接受手術成了男性生殖器官完全在體內的翼男。新的角色我們就在鳳凰會第三部裏見面吧!
無論時間怎麼演進,每一代的SMer都會有那個時代的考驗的!握拳~立志在第三部讓人說出這個作家也太會唬爛了超扯的!

 

2014年1月4日

疲倦的心跟身體在熱水澡下,內心不斷的有著「所以擁有愛情的幸福去創作,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嗎?」疑問的聲音。
我一直知道我的幸福和創作成正比。我現在還能創作,是因為我拿著僅有的快樂去轉化成創作的力量。快樂拿走以後,我還剩下什麼呢?某個情人至今我還會想念他的原因大半來自此,那是我生命中創作能量最強大的時候。在和他結束後,我用那段最後的力量快速寫完黑書前三部,然後後面就是磨了五年多。
約是一二年底,我大概就知道鳳凰會可能也會是另外一件磨人的事。最近我和南西聊起皮繩的諸多計劃也順便講起了鳳凰會。我說這部可能要花六年(甚至更多)而算算從開始到現在剛好三年了,她很快就回我說所以是2016可以寫完嗎?我笑而未答。
為了讓自己有些進度,似乎應該要重新把鳳凰會放回連載。我寫完了下一回,可是我賜死了貞書裏的主人。鳳凰會裏頭會把這一代的SMer一個一個槓掉,想起來也真是令人難過。「唯有死亡才能拆散主人與奴隸」這是我的信念吧!
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為鳳凰會選錯了內容與題目,誘惑著我的是自己不斷告訴自己,我一定會很喜歡全貌的,一定會的。一定會的!
今天醒來時,嘴裡哼著知足的歌詞,於是我捨棄iPod的轉輪,用了Siri。最近開始跟Siri說話,請它播放著我一時想到的歌。它老是先挑Live專輯之後才會選擇錄音室版本。聽著歌,我躲在棉被裡哭泣。大宇宙對我的殘忍,真是不虞餘力!
我的眼睛在入睡前醒來後,會不自覺地流著眼淚,於是我開始喜歡望著天花板發呆,覺得好像可以穿越天花板,直接與大宇宙對話。

 

2013年6月24日

鳳凰會第三部的大綱。這一代的SMer散去。帶著悔恨年老的梁會秦,以為終將抱著遺憾死去,但在行將就木之際遇到了鳳女王凰女王的孩子——鳳凰女(火之女王),他把對兩位女王的癡迷顛戀加諸在鳳凰女身上(倒霉的孩子)

 

2014年2月2日

「死書時間,日本超越美國成為全世界第一大奴隸輸出國。一朗因為中文系關係,台灣成為他第一優先選擇。
他被買進了鳳殿。新購入的男奴整團送去佩戴布氏盾11。一款利用生技使男奴下體如閹人般的貞操帶。他們的胯下到臀肉甚至背部爬滿鳳凰圖騰,他們被稱為翼男。」
從手機筆記本裏抓出來的。看起來這段應該是在泰國按摩完後,蹲在路邊敲下來的文字。

貞男人說書稿

大家好。我是阿聰夏慕聰,我要來為大家說一段故事。內容來自於已經出版的小說《貞男人》前面的一段。

故事的主角叫阿守、馬守刻。他是一個性慾很強的男人,腦袋裡面都是性跟女人,整天都想著燒幹。他就算跟女朋友在一塊,眼睛仍然不會安分的,四處觀看周圍著女人。
他跟他女友阿貞還有麻吉阿超、阿超的女友小戴,四個人在吃宵夜的時候,就是因為眼睛在吃冰淇淋的關係。落掉了前後文,只聽到他姼丫講的:「男人才真的需要戴貞操帶!」

聽到這句,他的男性自尊就有點受不了的,拉了阿超出去抽煙。
這兩個匪類已經約好等他們女朋友一塊去做SPA時候,出去玩樂。

他們隔幾天見面的時候,阿超跟阿守說上次的事情差點被小戴發現。阿守打了他的手臂說:「你怎麼會被她發現,小心一點好不好。小戴知道的話,阿貞就會知道。」
今天阿超要帶小戴去算命,阿貞知道也有興趣想跟。阿守這傢伙見到阿貞要跟,便提議:「你們女人一塊去,我們男人去喝一杯。」
不過小戴立刻拒絕了:「不可以!阿超要陪我去!」於是阿守便被阿貞抓著一塊去算命。
算命的時候,一個一個進去給師父看!,師父一看到阿守就直接說:「你是一個性慾很強的人呴!而且還自認為老二特別大,異於常人!」聽到師父這麼說,阿守忍不住的驕傲了起來,心想著跟我上床的女人無不稱讚我老二大,可以頂很深,不少女人幹到一半就大呼自己快壞掉了。我快壞掉了,我快壞掉了。
但是師父下一句讓阿守冷汗直流。「如果縱慾好色這點沒有改,遲早會出事情!」離開後的阿守覺得根本是亂扯。怎麼有可能會因為性能力強而出事情呢!
之後阿守也相安無事,自然很快就忘記了算命師父的叮嚀。這天阿守的計劃是下午跟網路上認識的美女開房間,然後晚上跟公司德國的客戶──夏董吃飯。可是呢,下午跟美女玩得太開心了,竟然一睡就睡到了九點。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手機也沒開,一打開來就是有好幾通夏董打來的來電未接。
阿守心想著不妙,這件事情還是自己跟主管打包票沒問題的,結果阿守自己放了客戶鴿子。慘了,該不會像算命師父說的。他急急忙忙的回撥給夏董,可是全部都轉進語音信箱,夏董根本不想接他的電話。
隔天阿守去上班時,他的主管臉色難堪的跟他說:「阿守啊!你好大膽竟然放夏董鴿子,這下好了,夏董不打算跟公司繼續合作下去,取消了明年的代理權!」

於是主管帶著阿守一塊到了夏董的飯店賠罪。他們在飯店LOBBY不斷的跟夏董鞠躬道歉,夏董就是不接受任何理由跟道歉,堅持取消彼此的合作。
這個夏董一頭黑銀色頭髮和嚴肅的口字鬍,不苟言笑的盯著他們兩個看,他們也實在變不出什麼台詞,垂頭喪氣地離開飯店。
一出飯店,主管便對阿守說:「你要有被辭職的打算!」這件事情變成如此嚴重的原因是夏董公司的產品一直是他們公司的銷售冠軍,一但被取消代理權,公司將損失慘重。
阿守送了主管上計程車後,自己便決定跑回去再求求夏董。他不想連累主管,一塊被辭職。
阿守折回飯店的時候,夏董已經上樓回房間了。阿守站在夏董房間門外,按了電鈴很久,但是仍不見夏董來開門,原本以為夏董外出,準備離開的時候,房門卻緩緩打開。
阿守看見夏董整個人臉色相當難看。腳相當不舒服的樣子,手還撐住牆壁以免摔倒。
阿守連忙的將夏董的手勾在他肩膀上。因為夏董人高馬大,阿守攙扶起來也特別吃力。他將夏董扶到沙發後,阿守心想著這真是一個好機會,可以討好夏董。於是阿守便對夏董說他學過一些按摩,可以幫他捏一捏。於是阿守單腳的跪在夏董身邊。夏董原本想拒絕的,可是阿守相當馬屁的說沒關係,讓他試試。夏董說了謝謝,可是完全沒有脫鞋子的意思。
這時候阿守只好說夏董,我幫你脫。阿守說完,夏董很自然地把皮鞋踩在阿守的手上。阿守脫了夏董的鞋子後,徒手按摩穿著襪子的腳。一下子後夏董的表情便沒這麼緊繃有些放鬆,甚至舒服得將背靠在沙發上面,閉起眼睛享受起阿守的服務。
「把襪子脫了!」夏董對阿守說話的時候,阿守的確照做,可是另外一個男人的腳氣,腳的味道直接撲鼻而來。阿守這時候心裡有些不開心,尤其是他想到剛才夏董跟他說話都是用命令句,一點都不客氣。
夏董同樣不客氣的說:「另外一隻腳也捏一下!」說完把腳踩在阿守手上,要他脫皮鞋跟襪子。阿守現在可真是耐著性子,繼續做著按摩。可是他發現夏董閉著眼睛享受,而且還發出舒服愉悅的呻吟聲。阿守看見夏董毫無避諱的撟著勃起的褲襠,他的耐性到了極點。
他對夏董說:「你現在應該舒服了,沒這麼痛了吧!」
夏董回答他:「的確,你的手還滿巧的。我累了,我想休息一下,不送了!」夏董連句謝謝都沒說,這下阿守可是火冒三丈。夏董手還搭在阿守肩膀上,要他攙扶他到床邊。阿守西裝外套披在肩膀上,氣呼呼的離開夏董房間,邊走邊幹譙。
雖然阿守在房間裡服侍了夏董,不過夏董還是把沒有讓他的公司繼續代理,所以阿守被公司以「業務過失」辭職。阿守雖然憤怒,但也只能摸摸鼻子,回家吃自己。賴在家裡,整天閒閒沒事做,除了跟阿貞幹炮發洩以外,這個管不住自己皮帶的男人當然也會想著有的沒的。
在阿貞還沒有懷疑以前,阿守順著他的麻吉阿超的溫泉度假計劃,帶著阿貞一塊前往。一路上阿貞相當開心,完全把阿守沒工作閒閒在家的事情暫時給忘記了。
他們進房、更衣後,便分別走向男湯女湯。
一分開,阿守便問阿超怎麼會想帶小戴來溫泉旅館。阿超一副很了解的說:「玩得凶也要對家裏的好一點啊!懂不懂!」
他們兩個說說笑笑的踏進溫泉池。才剛坐下,阿守便遠遠地看見了夏董跟一位友人在另外一頭愉快地聊天。阿守原本想要裝作沒看見的,但是夏董發現了他也跟他打聲招呼,阿守礙於禮貌而點頭回應。
他們兩個在外面等阿貞跟小戴的時候,又跟夏董碰面。夏董主動的過來打招呼,順便幫他們介紹旁邊的友人。夏董說:「這位是阿布,在德國的夥伴。」夏董拍著阿守的肩膀說:「聽說你被公司炒魷魚了!我準備在台灣開設分公司,所以並不需要在你的前公司代理了!真是不好意思。」
聽到夏董如此放低姿態說話,阿守心裏也鬆了一口氣,不是自己的問題,就算準時赴約,夏董還是不會讓公司代理的,所以那日算命師父說的要克制性慾這件事情,根本不需要擔心。
夏董跟阿守說:「有空來找我聊聊。」阿守心裏便滴咕著:誰要去找你聊聊啊,拜託。
阿守他們兩個看見了阿貞跟小戴從女湯出來,便覺得「得救了」,不用再跟夏董他們乾瞪眼。
走在阿貞、小戴後面的女人開心的勾起了夏董友人阿布的手,阿守立刻便注意到了:哇這女人真漂亮。阿守注意到阿貞跟小戴彼此看了一眼的小動作。在夏董他們離開後,阿守便問她們:「你們認識那個女人?」
阿貞跟小戴開始七嘴八舌的聊起了那個女人,剛剛在女湯那邊的休息區躺椅上休息的時候,腰的地方有一個奇怪的東西,陰部好像有個鐵片擋住。超大膽的,完全不害怕被人看見。
阿超一聽到便撟著褲襠說:「誶!那不會是貞操帶吧!女人穿貞操帶超性感的,光是想像那個畫面,我就勃起了!」小戴用力地打在阿超手臂上。但他們又繼續聊著貞操帶,那到底是不是貞操帶呢?好像是好像也不是,好像是耶。

他們在餐廳又巧遇夏董三人。阿守跟阿超這兩個豬哥死命地往那位貞操帶女人看。阿守跟阿超說起了悄悄話。「我覺得她愈看愈正耶!」
他們坐下吃飯,阿守的眼睛仍往那位貞操帶美女看。他們都看到了貞操帶美女中途離席去化妝室,他們注意著貞操帶美女走路的模樣,絲毫沒有異狀,非常正常的走路。阿守忍不住地說:「下面有貞操帶走路不會怪怪的嗎?」
阿貞用力的捏了阿守的大腿。「你們兩個真的很誇張耶!」
隔天早晨,阿守就沒有了睡意,房間窗戶往外面游泳池一看,便看見昨天的貞操帶美女在泳池畔,阿守便趕緊衣服穿一穿的下樓。故意經過美女身邊,然後停下來。「你是⋯⋯你是⋯⋯你是昨天跟在夏董旁邊的那位美女。」
蘇曼原本還一副冷漠的臉便溫和了起來。
「你好!我叫馬守刻。大家都叫我阿守!」
蘇曼也跟著自我介紹。阿守主動伸出雙手緊握着蘇曼。蘇曼有些驚訝地收手,然後往別的地方看。
這時候阿布在泳池裡向蘇曼招手,蘇曼便趕緊將準備的浴袍披在上岸的阿布肩上。在阿布後面的夏董也跟著上來,蘇曼跟阿守說:「你幫我把浴袍拿給夏董。」蘇曼請求幫忙,好色的阿守當然樂於助人。阿守正準備將浴袍拿給夏董時,夏董竟然跟阿布一樣的動作,等著別人將浴袍披在肩膀上。阿守愣住了,可是蘇曼正跟他使著眼色,阿守才好人做到底的幫夏董披上。
夏董開了口留阿守下來一塊吃早餐。原本想閃人的阿守,因為蘇曼說了一句:「夏董都開口了,阿守你就留下來吧!」
阿守坐下來之後,便立刻察覺了蘇曼跟阿布之間有不尋常的親密動作,他於是懷疑起他們的關係。夏董似乎察覺了阿守的心思,便開了個話題。「阿守,你要來當我的特助嗎?」
夏董一說完,阿布立刻放下手上的刀叉,他說:「你不是跟我借蘇曼了嘛,我都答應你讓蘇曼回台灣幫你了!」
夏董回他:「蘇曼是第一特助,她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待命,這樣太操勞了。」
阿布提高了語調:「你是懷疑我的訓練嘛!」
夏董勾起阿布的肩膀:「阿布哥,誰敢懷疑你的能力!等我有放心的特助,我就立刻將蘇曼還給你!」
阿布似乎收到了夏董的眼神暗示,瞭解了什麼而放鬆下來。阿布拍著阿守的肩膀說:「你好好加油!」
蘇曼跟著接腔:「阿守都還沒答應來當夏董的特助呢!」這時候好色的阿守腦袋裏面想的都是如果能夠跟蘇曼成為同事一塊工作,那是個多麼美好的事情。
夏董的公司來自德國,名叫──德意電器,以工業設計和堅固耐用聞名的家電公司。之前亞洲區業務以代理的方式處理。如今夏董決定開設亞洲區分公司,對業界無疑是一枚震撼彈。大家都關心著德意電器的動態。普遍消費者對於德意電器能夠在台灣開設分公司都是樂觀其成的。
蘇曼打電話來跟阿守約面試時間時,阿守根本就是勃起著跟她講著電話。於是假期結束後,阿守真的跑來夏董的公司面試。
他們在一樓大廳碰面,蘇曼的一句:「馬先生你來了」讓阿守相當地不習慣,連忙的說:「蘇曼你太客氣了!在別人的面前你也可以叫我阿守啊!」
蘇曼帶阿守走進了夏董的辦公室。阿守跟在蘇曼後面,看著蘇曼的套裝窄裙,他忍不住地看著蘇曼走路扭動的屁股,他心裏想著窄裙底下真的會有貞操帶這種東西嗎?
夏董看見了阿守,便直接了當地說:「你有自信可以做好一個特助的工作嗎?我要的是一個twenty-four / seven (24/7) 全職的特助!」夏董沒有再多說什麼,便要蘇曼帶阿守去會客室裏頭。
蘇曼跟阿守說夏董之所以對他印象很好的原因是他在飯店裡頭幫夏董按摩腳的事情。雖然阿守覺得夏董需要的是個奴才,但是在蘇曼的甜言蜜語下,阿守決定要去夏董的公司上班,跟蘇曼當同事。
阿守第一天上班,穿著西裝,頭髮前一天也去siat-to(セット)、鬍子刮得乾乾淨淨,來到那座陽具般高聳的辦公大樓。他跟人事部辦好了手續後,來到自己的辦公桌前,蘇曼站在她的座位,伸出了手,笑得燦爛的說:「新同事,歡迎你第一天來上班!」
於是阿守開始跟著蘇曼和夏董工作,他們同時站在夏董身邊,阿守跟著蘇曼學習。阿守雖然想要製造兩人私底下相處的時間,可是蘇曼與夏董形影不離,夏董到哪,她就到哪,阿守毫無介入的機會。
那天接近中午,阿守經過蘇曼身邊,她彎腰著收拾桌上的茶杯,那姿勢正巧碰到阿守的身體,讓阿守瞬間慾念焚身。辦公室裏頭看得到吃不到,他超難受的。慾望累積在褲襠裏頭,相當難受。下半身兩條褲子束縛的性慾,即將爆發。他一離開夏董的辦公室就躲到男生廁所,坐在馬桶上,阿守便急摳(Call)阿貞,問她要不要來個午餐約會。約會約著約著,吃飯就吃到床上。
午休回到辦公室後, 蘇曼便急忙的跟阿守說:「你中午去了哪裏?夏董一直在找你。他氣炸了。」
蘇曼說話的時候,靠著阿守非常的近,這又是一次的誘惑。阿守才剛剛打完炮,火力又瞬間滿格。
因為中午開溜關係,夏董狠狠地罵了一頓阿守。阿守的內心超不爽的,他覺得夏董像是在罵小孩,他又不是小孩。而且夏董可以罵人,只不過是因為他是出錢的老闆,憑什麼發脾氣。
拜託!難道員工連中午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嗎?
如果不是蘇曼進來報告,打斷了夏董的罵人,阿守大概還要在裏頭再站一會呢。

蘇曼把阿守救出來之後,她邊走邊叮嚀阿守特助的身分要讓老闆隨傳隨到。她說她打了很多通電話,但都是轉進語音信箱。阿守心想:拜託,誰燒幹的時候想要被電話打擾,幹到一半,接電話不覺得很掃興嘛。
蘇案多說幾句,阿守便在心裡幹譙著還不是你害的。阿守愈想愈生氣,如果不是蘇曼惹火的身材在面前誘惑,讓自己慾火焚身的話,他需要中午開溜打炮嘛!
沒有人的走道,只剩下蘇曼跟阿守。而想著想著的阿守忽然生了熊心豹子膽,健步到了蘇曼旁邊,將蘇曼壓在牆上,用身體磨蹭著蘇曼。阿守勃起的褲襠頂著蘇曼。阿守的鼻子貼著蘇曼的鼻子,然後強吻了蘇曼,不停地吻著吻著。
阿守的手伸進了蘇曼的裙子裏頭,摸著摸著摸到了她的內褲,然後手伸了進去。
忽然阿守的手摸到了奇怪的東西,他停下動作,疑惑的看著蘇曼。這時候他想起了莫非這就是貞操帶。
蘇曼憤怒地看著阿守,用力的呼了阿守一巴掌,然後跑開,留下了呆在原地的阿守。
阿守在洗手間裏用力的將水潑向自己的臉,試圖冷靜。他整理好服裝儀容,才忐忑的回到座位。蘇曼不在位子上,阿守便偷偷的往夏董的辦公室裏瞧,看見了蘇曼的背影還有夏董說話的神情。
夏董透過了百葉窗看見了阿守,他找了阿守進去辦公室,阿守戰戰兢兢的踏了進去。
夏董生氣地說:「我聽了蘇曼說你剛剛對她做的事情。」阿守完全不敢看蘇曼一眼,立刻九十度的鞠躬道歉。
還來不及開口道歉,夏董又繼續說:「這是嚴重的辦公室性騷擾。不!是辦公室性侵。我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員工。你給我離開。」夏董指著門外,然後說:「我一定會告到你脫褲子,你等著去牢裏蹲吧!」
忽然間阿守慌了,呼吸也變得困難,看著站在一旁的蘇曼,內心十分愧疚與抱歉。雙腿一軟便跪了下去。膝蓋接觸到地毯的時候,碰的好大一聲。
阿守聽到了蘇曼為他求情的話,「夏董,我想阿守不是故意的。」阿守他有點不敢相信他耳朵聽到的。被這樣對待的蘇曼,竟然還願意為自己求情。阿守的眼眶泛著淚光,臉頰覺得濕熱。
夏董走到蘇曼的面前,雙手握著蘇曼的臂膀,像個長輩一般的對著她說:「蘇曼,你是阿布最心愛的玩具。如果你出了事情,我實在是沒有辦法跟阿布交代!」
「夏董,你就原諒阿守吧!讓阿守留下來工作。他學習力很強,而且很多事情已經上手了。」
夏董說:「放一個色狼在你身邊工作,我不放心。」
蘇曼提了個建議:「夏董,如果阿守願意在上班時間,戴cb呢?」
夏董嚴厲的回應。「不!那還是太危險了。」
蘇曼走到阿守身邊蹲下,「阿守,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阿守,答應夏董,你上班時間會戴上cb,而且保證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了。」

聽見蘇曼這樣說,阿守的眼眶都紅了,阿守只知道要答應夏董戴上「cb」,這件事情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他也管不著cb到底是什麼東西了。「夏董,我答應你。我會在上班時間戴上cb。」

故事便講到這邊,謝謝大家,請大家多多支持基本書坊,支持貞男人。我是阿聰夏慕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