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布冒險 diaper adventure 23.

即使包著尿布,尚失了一個人長大以後重要的意象——離開尿布,但保持身心的健康,體態的良善,我還是維持著運動習慣,只是不再打籃球了。之前朱叔叔幫我們家辦的健身房會員,還在有效期限內,我便時不時的去那裏運動。為了避免引人注意,我都挑關門前的一個半小時到。畢竟運動褲現在都做得很薄,實在很難遮掩住包尿布的屁股。我特別挑了大件的籃球運動背心好蓋住臀部。跑步機滑步機重量訓練器材,這些是我比較常使用的。

有運動有差,日子久了,我的身形真的比籃球校隊時還要好看。該有的肌肉与線條,我的身上都有。爸爸跟爹地說我的兩顆車頭燈真是愈來愈大,相當好看,被笑稱是Gay的天菜等級。

健身房裏的確不少身材姣好的男同性戀,不時是有人跟我攀談,不過話不投機三句多。我也沒特別留心。一直到某日健身房打烊前,在我快速沖澡完,拿了尿布到廁所穿,回到更衣室內,在小貓兩三隻的空間裏,有一個身材很好的男性坐在板凳上,正準備幫自己包尿布。我經過的時候,他正準備拿痱子粉撲撒自己的尿布褲襠。他跟我兩眼相望,笑了一下才繼續將兩側黏貼處貼緊。我多看了幾眼,他也意識到我的側目。我尷尬的對他笑了笑,但我沒有向前跟他說我也一樣,包著尿布。我應該向前的,這是我在步出健身房,進了電梯以後,我才想到的。我應該要勇敢一點,向前一步,跟他攀談。

如果再遇到,我一定要跟他說我也包著尿布。遇到他的那一週,我連跑了數日健身房,約是相同的時間,只是都沒再遇見那個包尿布的男人。想想的確可惜,沒有把握那次機會。搞不好他是覺得被人發現了,故作鎮靜,因為覺得尷尬而不想再去同一間健身房,改去其他連鎖分店。

我沒有想過會遇到其他跟我一樣包著尿布的同類。無論他是什麼原因,而需要包尿布。在這座城市,在這個世界,會有跟我一樣的同類吧。

尿布冒險 diaper adventure 22.

再回學校上課,我已經不太在意自己包尿布的事情。穿著名牌運動長褲或短褲,雖然鴨屁股很明顯,不過反正知道的就是知道。這是生理需求。有些流言蜚語就算了吧,還是會有些真誠相待的同學。聽說小伊跟阿義交往了,聽到的傳言是阿義本來就對小伊有興趣,也認識在先,只是被我橫刀奪愛了。我對於這樣的傳言,聽聽就是了。阿義當上了代理隊長,有點不太懂為什麼是代理隊長而不是正式的隊長。經過體育館,離開的同學們一言一句的,感覺戰況淒慘。「今年真慘,淪落到要爭取進去敗部。現在這個比數,我看是連要追回來都難了。欸你們知道嘛,他們之前的隊長因為出了車禍得包尿布……」

……對於他們正在講我的八卦,我只能默默一旁聽著,不要出聲。我可以感覺我的雙腿間一陣濕熱。我知道我又尿濕了。不過還好我包著尿布,不用擔心。我的背包裏還放了更換用的。

我一個人走進體育館裏,不讓人發現。現場氣氛凝重詭譎。我一看比數,哇差了二十幾分,剩餘的時間也不多了。阿義与其他隊員彷彿放棄、洩了氣的籃球。不想多做掙扎了。我記得大一剛加入籃球隊時,一場交流賽也是慘輸二十幾分,我跟阿義在這個情況下被派上場當作練習。可是我跟阿義以無比的默契,竟然快追成平手。籃球隊的教練跟學長,對我們倆可是刮目相看。我嘆了口氣,這樣的日子已經遠離了。

我彎進廁所,坐在馬桶蓋上,掏出背包裏的乾淨尿布,幫自己更換。胯下無毛雞雞因為痱子粉而變得白淨淨的。攤平在馬桶蓋上,我坐在中心,撈出小罐隨身的痱子粉將自己擦淨的陰部再灑粉。乾淨舒適,已經成為我的習慣。拉上褲子,如果不是知道我、認識我的,誰又知道我裏頭包著尿布呢,心理作用才會覺得大家對我有異樣眼光。

尿布冒險 diaper adventure 21.

哭著被擦藥,哭著被放上尿布包起,哭著睡著時嘴裏還塞了奶嘴。吸吮之間,彷彿得到安慰。做了一個很深很深的夢。半夜醒來以後,發現自己的尿布已經濕了,慶幸自己包著尿布,不然床單又濕了。當我這麼想時,我坐在床沿,忍受著屁股肉傳來的疼痛,順便想著這一切的改變。開了夜燈,摸著已經放在櫃子裏,折疊擺放整齊的尿布片,抽了一片以後,在床上為自己更換乾爽的尿布。昏暗燈光下,俯瞰自己沒有毛髮的胯下,撫摸起自己來。沒有陰毛的阻擋,觸感彷彿更好。難道自己已經喜歡上這樣的自己。陰莖勃起,脹大,感覺自己的陽剛威武。我躺在床上,乾爽的尿布還墊在屁股下方,我搓揉享受,爽爽地噴高高。衛生紙擦乾淨以後,丟棄在眾多尿布包裹中,然後包上尿布,躺平入睡。

起床以後,在手機螢幕上,看見小伊傳來的分手簡訊。「幹!」打給小伊她不接,直接轉入語音信箱。回訊息給她,也一直在未讀狀態。我抱頭坐在床上,眼淚就要掉下來了。阿昇敲門要我下去吃早餐,他問我怎麼了,我忍著說:「沒事,等一下下去。」

今天我沒去上課,正確來說這禮拜我都沒有去學校。籃球隊那裏我也直接退社了。即便校際籃球循環賽開打之際,我也毫無猶豫地決定離開。即使教練在對話裏暴躁如雷,我仍然不改念頭。朱叔叔……爹地在旁邊一把搶過手機,直接跟教練談判,果然是高手,在電話中便將教練打回票。「……爹…地……謝謝……」我開口叫了朱叔叔爹地。他摸著我的頭,似乎相當開心。

「你尿濕了,我幫你換吧。」如果爹地沒提醒,我也沒注意到尿布已經濕了。赤裸下半身被濕紙巾擦拭時,爹地摸著我的雞雞。「你這幾天都在打手槍喔,這樣不行。小男生不能玩自己的雞雞。」

「喔……」

尿布冒險 diaper adventure 20.

我尿濕了旅館的床,我知道,小伊知道。坐在床上尿灘中,惺忪盲從。「你尿床了!怎麼這麼像小孩!」她伸手逗弄我的雙腿之間剛剛闖禍的傢伙。

「你再弄,你就完蛋了!」我正要撲向她,她逕行離開床。

「你食屎啦!」她撿起被褪去的內褲,背著我穿上。她笑得詭異地攤開手:「小底迪,需要我幫你穿尿布嗎?」她拿起脫在房間地毯上的尿布走向我。

「我自己會穿。」跳下床,搶走那片,可是站著很難穿尿布。小伊像看戲般看著我出糗歪歪斜斜地讓尿布掛在我自己胯下。我知道這樣穿尿布等會會外漏,我知道穿尿布應該要躺在床上才能讓尿布與身體貼齊,可是小伊在旁邊我不能這麼做。

休息時間結束退房後,載小伊回去,總覺得雙腿之間的尿布卡著,行動不便。

回家將機車停好時,我已經看見褲子尿濕的痕跡沿著大腿而下。果然尿布沒穿好的下場。進客廳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時間晚了,他們都在家,他們的視線都在我尿濕的褲子上。朱叔叔向我走來,在我面前蹲了下來,便解開我的褲頭,將我的牛仔褲拉下,沒貼妥的尿布早跟著掉到膝蓋上的牛仔褲裏。我的眼睛還注意著爸爸跟弟弟,我的裸臀已經被朱叔叔粗大的手掌打了數下,屁股傳來麻辣痛的感覺。

「只有壞小孩才不乖乖穿好尿布!」朱叔叔完全不管他的衣褲是否會因為我的胯下而沾到尿,便將我壓制在他的大腿上,開始掌打我的屁股,朱叔叔也不管我爸爸跟弟弟就在旁邊,一整個家父般的揍起我的屁股,絲毫不理會我的哀求。痛苦讓我哀嚎,我企圖忍住眼淚,可是臀肉的疼痛讓我眼淚飆出。我的雙腳因為牛仔褲束縛,讓我更難掙脫,我只能在朱叔叔的大腿上像個小孩般的哭嚎。

尿布冒險 diaper adventure 1-19…

0.

這之前,我過著人人稱羨的生活;

這之後,我失去了一般的生活,卻開啓了我的尿布冒險。

 

1.

當醫生親口說出車禍的後遺症是我的膀胱儲尿量大不如前,會需要經常跑廁所小便,如果膀胱還能讓大腦知道自己要小便還好,如果完全無法控制……在我面前的醫生在這邊停頓了會,才說出尿失禁。醫生說如果擔心的話可以穿著尿褲,避免日常生活中的尷尬,隨手拿出了一包像是廠商提供的試用包,還給了我張名片。「這是互助會的聯絡方式……」

退出診療室,離開醫院後,我忍不住生氣的踹了圍牆幾腳,發洩憤怒。我才二十幾歲的人,竟然會遭逢此一巨變。

「阿虎沒關係啦。看開點。」說話的是陪我回診的爸爸。

「爸!叫我穿尿布是不可能的!這樣能看嗎?」講完,我已經感覺想小便,拔腿便往最近的廁所衝去。

 

2.

第一次感覺日常生活受影響,是球賽結束後,從籃球場走回休息室的路上,自己聞到身上汗臭味底下夾雜著尿騷味,我在與其他球員閒聊的縫隙,偷看自己的褲襠,是濕了一片,根本就是尿液混雜著大量的汗水濕透自己的球衣球褲。

我的死黨麻吉阿義從後方拍了我的屁股。「哇!你也溼得太誇張,你是掉進游泳池嗎?」

我撥開他的手,打開自己的衣櫃,然後把自己脫得快速,披上毛巾,趕緊進入浴室。開了水,讓自己浸在蓮蓬頭底下,洗淨一切。抹了滿身泡沫後,阿義才進來抹沐浴乳。「衝這麼快!也不等一下!」沖完水後,讓了位子給他。

就在一步距離,離開蓮蓬頭後沒多久,小便潺潺。「你濺到我了!」阿義不管我還沒結束,一把抓了我的老二!痛得我跌撐在後方牆壁上。「要尿尿不講一聲也不靠牆尿!癩哥!」

 

3.

在籃球場上尿濕之後,我都有特別注意,更別說跟女朋友約會,沒有哪個女生會想看到自己男朋友尿褲子的。雖然跟小伊出門會特別注意,但是意外還是發生了。在黑漆漆的電影院裡,注意力都在刺激精彩的螢幕上時,她拉拉我的手在我耳邊說話。「你有聞到尿騷味嗎?」

如果不是她提醒戲院裡頭有尿味,我一點都沒注意到自己閃尿了。還好我們坐在走道旁邊的位子,我抓了包包借了廁所理由暫離。

在廁所隔間裡,我才看見自己尿濕的胯下。濕透了。我脫下外褲內褲,赤裸裸的下半身,在空調涼颼颼的廁所裡頭更顯得無助,老二都縮在一塊了,包皮未開龜頭未露的,更顯不符合年紀。包包裡頭,乾淨的內褲外褲,只是我預防萬一帶出門。可是我沒有想到真的用上了。在我抽出來的時候,掉在亮得反光的地板,像是有兩片的尿布,讓我的眼淚忽然飆了出來。

這不應該是我過的人生。

蹲下的我,晃在雙腿之間的意外溢出,滴滴溚溚。雙手接不住的就直接墜落在地板上,滴滴溚溚。

可惡。我把尿布放在馬桶上的內褲外褲旁邊。我顫抖的手伸向尿布,卻拿起內褲穿上。

可惡。我把尿布丟進了垃圾桶。假裝沒事的離開。

 

4.

在外夜衝後,趁著夜深人靜溜回家中。才把房間燈點亮,便聽到爸爸敲門進入。他手上拿著一包成人紙尿褲給我。「把尿布穿吧!你已經尿床幾次了,整個房間都臭熏熏的。面對問題才是一個男人!」他沒有再多說什麼便離開了。

我坐在床上,緊緊握著尿褲,包包裡還有今天尿濕的褲子。

我踢了踢包包。尿褲往後丟在床上,大字躺下,眼睛空洞地望著天花板,床鋪陣陣臊味。

已經不曉得幾個晚間睡眠時失禁。第一次醒來發現自己尿床,還有些羞愧;第二次醒來發現自己尿床,還有些懊惱;第幾次醒來發現自己尿床,無可奈何也就這樣。

洗澡後圍著浴巾站在衣櫃前,才發現已經沒有乾淨的內褲可穿。所以我什麼都沒有穿的,裸睡。

一覺醒來,發現爸爸坐在床邊。「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你有穿尿褲睡覺嘛?」在我支支吾吾時,棉被已經被抽走。赤裸的我、雙腿間勃起的陰莖還有床鋪上清晰可見尿漬灘圈。

「今天把床換一下。晚上睡覺乖乖把尿褲穿上。再尿床,看我怎麼修理你。」話才聽完,屁股便感覺疼痛。像是小時候被脫光打屁股般又麻又痛。

 

5.

沒穿內褲出門,原本想在路上買一件穿,畢竟穿牛仔褲不穿內褲,磨起來也滿不舒服。一直硬硬的。我才剛走到商店的內衣褲架前,便注意到了旁邊一列放著各式嬰兒及成人尿褲的商架。還來不及躲藏別人的目光,我便發現我的牛仔褲出現了銅板大的濕潤圈圈。我把衣服下擺拉著遮掩,快速離開,直衝廁所。

我尿褲子了。把老二掏出來時,尿已結束。大面積的讓牛仔褲深藍一片。我扭開水龍頭,把水舀在褲子上,製造被水龍頭噴得一身濕模樣。

離開步出,如果遇到路人的注意,我便立刻說:「這裡的廁所水龍頭壞了!這裡的廁所水龍頭壞了。」我翹了課,直接回家。

還好家裡沒人,一進門,便把濕透了的牛仔褲脫離自己的雙腿。牛仔褲泡進水盆,身上衣服丟進洗衣籃,再晃回房間。我沒有褲子可穿了,我翻遍了衣櫃,才在角落找到了一件脫了邊線、襠部破了洞該丟沒丟的短棉褲。

在房間裡頭打電動,我的注意力不時在自己胯下,三不五十的就去廁所,我安慰自己。看,只要有注意,隨時去廁所就不用穿什麼尿褲。走廊鏡子前,我擺著健美先生姿勢,握緊雙拳,吼叫著。

這麼MAN,穿什麼尿褲!

我的舉動都被爸爸看見。「爸,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剛回來。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家了?」爸爸拎著脫下來的襪子經過,他拍了我的屁股。「你該不會因為尿褲子翹了課吧!」

 

6.

從小印象中爸爸很嚴厲,不過我不相信已經長到20歲了,還會像小時候一樣光著屁股被打。沒褲子穿就裸睡,睡覺光溜溜的挺舒服的。老二自由伸展。

睡得熟睡得深,忽然感覺一陣涼。眼睛張開,已經天亮,看見爸爸就站在床邊,板著臉。棉被被他拉掉。光溜溜的我正睡在自己的尿灘中。「你知道規矩,晚上在家等我。」爸爸不聽我解釋便離開。

規矩,所謂的規矩,就是處罰。小時候如果犯了錯,通常便是在爸爸回家以前,乖乖待在房間等著。什麼時候開始要把衣褲脫光等著,我已經忘了。我永遠都記得屁股被打得通紅地面壁思過。在小四小五的時候,還有被打屁股,自從雙腿間開始長了毛,這件事情也漸漸遠去。但此時此刻記憶全都回來了。

「阿虎!你要尿褲子了!」在發呆之中,被阿義驚醒,我抓著懶趴往更衣室裡的廁所衝。

淋浴後圍著浴巾的阿義站在我後方問著:「你在想什麼?想到連自己要尿尿都忘了!」我轉過身準備去洗手,阿義忽然大聲嚷嚷:「快來看阿虎尿褲子噢~」他驚動了籃球隊的一些人,在愈來愈多人圍過來以前,我急急忙忙的離開。

不想回家卻往家的方向。小伊的來電,我沒有接到。今天尿褲子的事情,應該讓籃球隊的人都知道了。我該怎麼辦?

把包包放在地上,坐在床上時,時間快到了。再過一會,爸爸就回來了。

我的雙腿之間又再次感覺到溫溫的暖暖的。

 

7.

沒穿衣褲的我站在洗衣台前,處理那件尿濕的褲子。我忽然想看看晒衣服的架上有沒有自己的褲子。我看到爸爸跟弟弟的內衣褲外,我的外褲全掛在靠窗戶的桿子邊。上面沒有任何一件我的內褲。我算起了我丟了幾件,然後買了幾件。一開始在外面尿濕,我就直接丟掉,內褲愈來愈少,沒有到要去買後,我就在包包裡備著裝尿濕內褲的塑膠袋子。但為什麼都不見了?

疑惑的問題來不及想出答案,我即將面對的時間。離爸爸回來的時間一分一秒地逼近。我在房間裡頭等待。我沒有褲子可穿,而爸爸準備給我的尿褲還沒拆過。我蹲在前頭,下體和屁股感覺颼涼。我拆開後,取出一件紙尿褲。

我坐在床沿,心裏想著如果我現在就穿上紙尿褲,會不會就解決一切。畢竟已經是個二十歲的男人,說是男孩已經太老了,更何況是打屁股。距離上一次被打屁股已經是陰毛還沒長,青春期以前的事。就連弟弟上次被爸爸打屁股是他國中的事,也好幾年了。我想爸爸應該是開玩笑嚇我的。

聽見大門門鎖轉動打開,我的心跳得很快。聽見爸爸的腳步聲一步一步上樓,我的心跳開始加速。爸爸走進我房間時,我的心跳汗流都超速。

「爸,我現在已經二十歲了。可以不要再打屁股了嗎?」

爸爸坐在我旁邊。「不肯面對問題的男人只是男孩罷了。太遲了。你也準備好趴在我大腿上了,不是嗎?」

「爸,我之後會穿尿褲了。不要……」我幾乎哭喪了臉。

「趴上來!」還沒趴上,我已經開始覺得疼痛。光屁股趴在爸爸的大腿上接受懲罰。沒想到20歲的我仍像十幾歲的男孩。一下一下,啪咑啪咑,每一下都是手掌結實落在屁股上。每下每下,我都難以忍受。掙扎卻被壓制得更緊。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十下過去。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啪咑啪咑,不管怎麼掙扎逃避,仍在爸爸大腿之上。我像無助的男孩般眼淚落下。外面走廊經過的腳步聲我知道是弟弟。我彷彿聽見他的偷笑。

「毛都長了,還需要我打你屁股!」啪咑啪咑。

我哭泣我無力抵抗,眼睛流出的液體和龜頭流出的液體,我尿濕了爸爸的褲子。

「需要爸爸幫你穿尿褲嗎?」

 

8.

不等我回答,爸爸逕行拿起放在旁邊的那片紙尿褲。平鋪在床上,我被放在紙尿褲裏。爸爸拾起我的雞雞向上,拍拍我的蛋蛋。「都長這麼大了,家裏的大屌果然有遺傳到。你小時候都是你媽媽顧的,我印象裡很少……幫你……」紙尿褲的前襠貼上後,兩側黏貼結實黏上。我的紅通屁股疼痛又觸碰著柔軟紙尿褲。我像個小孩般瑟縮在爸爸懷裏,低聲啜泣。

餘角目光裏的爸爸眼眶中含著淚。我哭累了睡著了。

這個晚上我睡得安穩。床像爸爸的懷裏暖暖的接住了我,紙尿褲暖暖的吸收了。

醒來的時候,床鋪還是跟剛洗好的一樣淡淡散發著洗潔精的味道。我側著身體繼續賴床,手伸去抓晨勃的下體時,我才意識到昨晚發生的一切,現在的我穿著紙尿褲,它現在濕了。

我驚醒驚坐。拉開棉被,我不再醒在尿灘之中。

我站在房間裏的鏡子前,仔細看著穿尿布的自己。一個結實壯碩胸腹肌分明的男人,穿著紙尿褲。穿上的我其實很清楚知道自己這輩子要穿著紙尿褲不離身了,眼淚昨夜流盡,今日的我應該更有勇氣。

房間門突然被推開。「哥,爸爸買好早餐了,在桌上喔。」他跟我對看了一會,他竊笑著。

 

9.

超丟臉的,身上穿著尿濕的尿褲竟然被弟弟看見。顏面無存,可惡要被他糗了。從小打架打到大的弟弟,我可是一點也不想讓他。卻被他掐住了懶葩!我脫掉了沉甸甸的尿褲,感覺自由的站著。我可以直接穿上運動褲或者在尿褲包裏再拿一片穿上。對!我沒有內褲可穿。我打開房門喊著:「阿昇,你洗衣服的時候有看到我的內褲嗎?」

「你尿濕的內褲都被我丟掉了。我不想要跟你尿濕的褲子一起洗。我的內褲可是名牌的!夜市牌,你再買就有了!」

他令我生氣,我現在就想揍他一頓。我從房間衝到餐桌前。「你幹嘛不穿褲子?我不想看你的髒東西。」他一口氣吸完豆漿,便起身丟垃圾,完全無視于我。他拍了我的屁股。「我現在沒空跟你打架,我今天得要自己搭車去學校。今天朱叔叔一早就把爸爸接走了。」

「爸去上班囉?」

「對。朱叔叔來接他了。」阿昇再次強調朱叔叔。他是故意激怒我的。我臉色一變。我不喜歡朱叔叔。對我來說,朱叔叔破壞了我家,搶走了爸爸。我不想承認爸爸是同性戀,而且是抬腿的那個,放著自己大屌不用,竟然選擇被人幹的角色。每次看到朱叔叔,我都會想到他在床上幹了我爸爸。我討厭他,而阿昇是親近朱叔叔的。阿昇口中所謂的名牌內褲也不過就是朱叔叔網購來的,一人一件。我也有,不過我連穿都沒穿,我不想要跟他們成為一家人的關係。

 

10.

因為我把爸爸的車撞得稀巴爛的關係,朱叔叔得以名正言順的每日接送上下班。阿昇學校在爸爸公司附近,他也樂得搭便車。他背起書包出門前,用手指指指我的屁股。「看來爸爸的手掌還滿大力的,到現在還看得出來痕跡。」我拍掉他的手。

「包尿布的,趕快去穿吧!在滴了。哈哈哈哈哈」他得意的離開而我面對的是正滴到地上的尿液。

我雙手捧著雞雞衝到廁所,站在馬桶前把尿排完。膀胱空了,我整個人也空空的。

處理了滴到地板上的後,我回到房間,準備出門。要不要穿尿布,昨晚被打的屁股還疼痛著。想到自己這個年紀還趴在爸爸大腿上,有些害羞也有些尷尬,可是我知道爸爸還是在我這邊的。

我拿出一件尿褲,準備穿上,攤開,拉在雙腿之間,我發現我不會自己穿。站著很難穿。兩邊貼布跟襠部彼此對抗,我無法讓襠部緊緊貼著。站著穿的尿褲歪歪斜斜在我的腰胯間。

還沒走出門,我已經感覺大腿有濕潤感,尿液外露,褲子也有點點濕。

 

11.

接小伊來學校的路上,她攬抱我很緊,可是又很像是在摸什麼,甚至想把我身上的T恤翻起來,害我邊騎車邊注意拉著我的上衣避免她翻起來。我現在身上的褲子根本遮不住尿布的褲頭露出。只要稍微翻起來,就會看到冒出來的尿布。我很緊張,騎車更緊張危險。

好不容易送走趕著上課的小伊,才停好車,便遭到後面偷桃而來的阿義往我胯下用力一抓。「幹,很痛欸!」

阿義臉色一沉:「你閃尿噢?」

「什麼!」我低頭一看,發現溢出尿布溼了褲子一角。

「你膽子也太小了!膀胱無力!」阿義講完,換我臉色大變,既尷尬又心虛。他猜對了。

站在更衣櫃前,阿義脫得快,外褲內褲一次脫下,換上運動褲。他打赤膊坐在中間平椅上。「你怎麼不換褲子?」

剛剛站在阿義旁邊看到他的光屁股時,我徹底忘記我自己身上穿著尿布。雙手拉下的瞬間,我才想起來,然後我就愣住了。「我要去撇條!」

才走了幾步,阿義便跟了上來。「你幹嘛啦?」

「你屁股怎麼鼓鼓的?」

我轉了伸推著他。「你Gay喔!跟著我做什麼?」

看他沒跟來,進了廁所,我立刻轉進隔間裡頭。靠著門,我總算鬆了一口氣。穿著尿布,實在太危險了。我脫下褲子,把身上的尿布拆了。我嘆了一口氣。「穿尿布也還是沒用……」把濕濕的尿布塞進垃圾桶後,穿上褲子要離開,我又轉了身,拉了幾張衛生紙蓋住尿布,才安心。

 

12.

這一天練球完,阿義跟我如往常般洗澡完後坐在平椅上休息。他站起身,將身上的浴巾解下,光屁股的站在我面前摸東摸西。「你幹嘛一直光屁股在我面前晃來晃去,還不趕快把褲子穿上。」

他打開櫃子,「好啦,我把『內褲』穿上。」他不曉得為什麼強調內褲。我只覺得奇怪,不疑有他,巴掌打在他屁股上,然後起身準備打開櫃子,如前幾天般的,夾帶尿布去廁所穿上。

阿義的眼睛向旁邊使使,忽然就有兩個隊友從後面架住了我。「你們幹嘛!」我掙扎卻被扎實的固定。

「嘿~你櫃子裡頭是什麼啊?你今天穿什麼款式的內褲?讓我瞧瞧!」我企圖阻止,但卻無法動彈。櫃子就要被阿義打開了。「喔噢~這是什麼啊?」阿義從櫃子裡頭拿出了我的尿片。白白的一片被他握在手中,亮著給大家看。「這是尿布吧!阿虎你櫃子裡頭怎麼會有尿布啊?」他站在我面前,可是我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我沒有想過這天的來臨是這麼的快,快到來不及。難道就是此時此刻把自己需要穿尿布的事情公諸於世,讓整個籃球隊的人都知道。不,我實在無法想像這樣的世界。

「阿虎喜歡包尿布噢!」阿義說出口的話,令我憤怒,我不是喜歡,我是不得不。「哎呦,生氣囉!這麼大了還包尿布!羞不羞?」他拉下我的浴巾,讓我的雙腳得以自由活動,於是我開始空踹,但很快連雙腳都被壓制住。「這麼凶!這樣我怎麼幫你穿尿布啊?」語畢,還用手勾勾我的卵鳥。

他將尿布平鋪在平椅上。「來來來!快點把籃球隊的小嬰兒放上來。」我掙扎卻無效。他們狠著心。我被架到平椅上。「你乖一點,不然真是沒完沒了了!」

就在他說完的時刻,我感覺大腿熱熱的,對,我失禁了,就在眾人面前,黃澄澄的尿液從卵鳥頭溢出。「你看!你不趕快穿上尿布,尿得滿地都是!」那幾個架著我的人,怕被噴到而鬆開了手,我毫無猶豫的伸出拳頭,往阿義臉上揮去。「媽的,敢打我。你們還不趕快把他架住。今天非得讓阿虎包上尿布不可。」混亂之中,我被眾人推倒在平椅上,掙扎狂踹之中,我被阿義包上尿布。我揍了很多人,尤其在阿義包完,大家鬆口氣之下,我整個人跟他扭打在地。

 

13.

籃球隊在更衣室打群架的騷動,很快驚動了剛好在附近的教官。兼職教練的教官吹哨聲,劃破群架中踡來拳往的年輕男體。我的拳頭才剛出,便停在空中,我和教官眼神交會,我知道教官的眼睛倒映著只穿著尿布的我。

籃球隊全進去了教官室。一一被叫去面談後,剩下我跟阿義兩個人坐在教官對面的椅子上,等著家人來接回。阿義的母親把他接走前,我和阿義兩人怒視彼此。我知道兄弟情到此結束。教官室只剩下我跟教官面面相覷。

「所以你現在只能包尿布了?」教官打破了寂靜開了口。

「嗯……」我移動坐痠的屁股,尿布便發出磨擦聲。我想還是趁這個機會跟教官說清楚。「我現在如果不穿尿布的話……會不自覺的……尿褲子……」

「喔。」教官也不知道怎麼接下去時,他忽然對著外頭進來的人說:「你是阿虎的爸爸?」

原本以為爸爸來了,卻沒想到是朱叔叔。我都快昏了,爸爸竟然自己不來,叫朱叔叔來。「噢不是,我是阿虎爸爸的男朋友。」幹恁娘勒,你幹嘛讓教官知道我爸爸搞同性戀,你自己不要臉就算了,我還要臉。

教官讓朱叔叔接走我。我走得很快,把朱叔叔拋在後頭。他跟著我走了一段路,然後快步跑上前,拍了我的尿布屁股。「喂,你尿褲子了!」他沒說,我根本沒注意到我的褲子側後方已經濕了。尿從尿布外漏。

我既尷尬又生氣。

「我車上有幫你準備,等會換一下尿布。」

「我怎樣,不需要你管!」

「怎麼可能?你爸爸的事,就是我的事!」

「你還提我爸爸!你欠揍啊!」我怒氣更甚。

「這樣吧!我們來單挑籃球吧!如果我贏了,你就聽我的!如果我輸了,我就不管你!」

「哼,你真是不怕死,你不知道我是籃球隊?」

「我知道!」朱叔叔笑得詭異。「你最好拿出全力,因為你輸的話,以後我就要像換小嬰兒尿布般,幫你換!」

 

14.

上場單挑,朱叔叔僅脫下西裝外套,他竟然踩著皮鞋挑戰我。在他流利的動作之間,我忽然想起一些過去。他跟爸爸交往時,爸爸並沒有告訴我。他只是邀我們一塊出遊,我記得他那天穿著籃球服,說是要跟球友打,知道我是籃球隊的,邀我一塊。但我看到平常不打球的爸爸跟弟弟一塊要跟著朱叔叔出門,整個人就不舒服,我掰了藉口留在家裡。

我幹嘛跟這麼業餘的人打球。

想到這,朱叔叔已經跳起,漂亮的射籃,應聲入袋。

幹。我不能分心了。才剛傳完球,再開始,我便感覺大腿內側有異樣。

黃澄澄的尿液濕穿運動褲。朱叔叔背著我,要擠入籃下。

不舒適的感覺,讓人分心。「你尿濕褲子啦!」朱叔叔說完,轉身再出手,又是進籃。我發現雖然朱叔叔受限他的西裝跟皮鞋,可是只要他出手,球經常神準的會入。我的運動褲胯間已經濕成一圈,我沒有想到竟然會變成這樣。我坐在地上,喘著。這不是我平常的狀態,不是的。我的身體跟心靈完全的分開了。「三戰兩勝!」我低頭開口。

朱叔叔解開領口,拍著球走到我身邊。「小鬼,賴皮喔!」

「三戰兩勝,就這樣!」

「哼!如果你輸了,我保證讓你的世界翻過來。」

我小看朱叔叔了!再一局,原本就快要贏局到手,尿濕的褲子跟在襠部鬆貼礙事的尿布,讓我手中的球被搶走。

「怎麼?尿布掉啦!」朱叔叔準備進攻得分。「你看,小男孩果然需要有人幫忙穿尿布!」

那一聲進籃,改變了我!

 

15.

彎腰喘著,我還可以感覺雙腿之間的尿布湛滲。掛在腰間的尿布像是不停的下墜。朱叔叔手勾著籃球,走近。他拍著我的屁股,尿布似乎又溢了。「走吧!」他拾起掛在籃球框架上的西裝外套,看我沒有動作,又走近。「怎麼了?」

「我的尿布溼透了……卡在腿中央,我走不動……」

朱叔叔不顧我的意願,竟然在籃球場上,把手伸進我的褲子裡頭,撕開尿布貼邊,然後抽出。濕轆轆的尿布經過我的胯下,然後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赤赤地在籃球場上,顯眼得讓不少經過的人注目。朱叔叔單手便把濕尿布收折了起來。「你現在可以走了嗎?不舒服的感覺一會就會消失了。等爹地幫你換上乾淨的尿布,你就會神清氣爽。」

我剛剛聽到什麼?還來不及對朱叔叔自稱起爹地這名字,我便已經意識到等會朱叔叔要幫我穿尿布。幹,死定了,會很糗。「你可以把尿布給我,我自己會穿。」

「當然是不行!」朱叔叔笑了起來,讓我超想挖個地洞躲起來。「小男孩當然是要爹地幫忙穿尿布。你自己是不會穿的。」

從籃球場走到地下室停車場的這段路,是我這輩子走得最久的。跟在朱叔叔的正後方,擋住所有可能朝向我的目光,深怕學校裏頭認識的人看到我現在褲子上尿濕的痕跡。我彷彿已經聽到了閒言閒語,畢竟一個籃球隊隊長也是學校的風雲人物。

朱叔叔打開後車門,提了個袋子。「走吧,去廁所幫你穿。」他這麼說的時候,我的腦袋正努力的想如何擺脫現在的困境,最好是能夠讓我自己穿。我已經是個大學生,不是個需要人幫忙換尿布的小嬰兒。朱叔叔帶我走進了無障礙廁所。為什麼學校的停車場內會有無障礙廁所?我原本還想說廁所隔間空間太小,只容許一個人轉身的空間,我自己進去就可以。可惡。

朱叔叔打開袋子,拿出了更換墊攤在地板上,接著拿出尿布和濕紙巾。「小男孩,穿上乾淨尿布的時間到了!」

「朱叔叔,我自己穿就可以了。不用麻煩你。」

「阿虎,不麻煩啊!」我討厭他的笑容。

在我賴皮、我們爭執之間,朱叔叔拉下馬桶蓋,一屁股坐下,強壯有力的手臂,竟在瞬間把我壓制在他大腿上,我的運動褲就被撥到膝蓋。我扭動著:「你幹什麼?你幹什麼啦!幹!」

在我講話的當下,我的屁股被狠狠地打了兩下,兩顆屁股一邊一下!

「很痛啦!你做什麼?放我下來!」我踢動雙腿時,被一下一下的打著。啪咑啪咑啪咑啪咑!一下比一下還大力。我咬著牙,鼻子抽息,為什麼又被打屁股,之前不久才因為不穿尿布被爸爸打屁股,現在又再被打。打我的人還是朱叔叔,他是誰?他又不是我爸爸,他只不過是爸爸……爸爸的男朋友……而已……他憑什麼打我!

他扯了扯我的陰毛。「毛都長了,應該算是一個男人了!男人講話怎麼可以不算話?還想賴皮?你爸爸是這樣教你的嗎?如果不像個男人一樣,講話算話,那我就只能把你當成小男孩了!你小時候你爸爸太少打你了,才讓你個性變成這麼奇怪!叔叔我就代替你爸爸好好教教你!」

從屁股傳來的疼痛,讓我無法像個大人般忍受,很痛很痛。我的眼淚飆了出來。我仍然想掙扎想要掙脫。但朱叔叔的力氣實在是大得壓制住我。我像是被壓在五指山下的孫悟空,絲毫沒有抵抗逃脫的可能,我只能忍受著啪咑啪咑打屁股的疼痛。

「你原諒我啦!」我啜泣中哭述,朱叔叔仍不為所動,持續啪咑啪咑用力打著我的屁股。「朱叔叔,你原諒我!」朱叔叔停下手,我以為結束打屁股了,可是只停下幾秒又繼續。

在被打屁股的過程中,我好像變成了一個小男孩,一個趴在爸爸大腿上被打屁股的小男孩。我的屁股不停顫抖不停地接受一隻粗大的手掌拍打。我已經眼淚狂飆,我低頭了,我企圖討好朱叔叔。

「……爹地……爹地,原諒我……」我對朱叔叔說出了我根本不想說的稱呼。朱叔叔停下打屁股。

「你決定要當爹地的乖小孩了嗎?」

 

16.

跪在朱叔叔雙腿之間,我顫抖著肩膀,紅通通的屁股不自覺地抖動著。哭,我像個小男孩般的哭泣。朱叔叔把我抱在懷裏,緊緊地抱著,直到哭盡氣耗。朱叔叔抓起我,騰空移動,把高大的我變成小嬰兒般放在地板上的更換墊上。

身體被折半,我的雙腿被抬高,屁股紅熱又感覺颼涼。朱叔叔抽了濕紙巾擦拭著我的大腿,然後是老二跟蛋蛋整個胯下。接著是屁屁。朱叔叔拎著變色的濕紙巾:「擦屁屁沒擦乾淨噢!髒髒!」朱叔叔輕拍我的屁股,連輕輕一下警示都很痛。他講起的嬰兒語,讓我的心靈頓時退化年齡。我被緊緊包裹在尿布裏頭。扎扎實實。朱叔叔的手指頭插進尿布大腿內側順了一圈:「這麼緊應該不會漏尿吧!」他轉身在袋子裡頭拿出一個白色透明的東西。「爹地訂的東西終於來了,你看!」還搞不清楚狀況,朱叔叔已經將它套進我的雙腿,然後拉起我拉起那個塑膠透明的。「包在外面的塑膠尿褲,你就不會再發生尿尿外漏了!有沒有好棒棒!」他言語之中已經夾雜著對我說的嬰兒語。

朱叔叔折起了我脫下來的運動褲,收在一個小塑膠袋裏。我努力忍住抽啜:「我沒有……褲子……」

朱叔叔捏著我的臉蛋:「你在跟誰說話?」

「朱……爹……爹地。」

「剛剛的話再說一次!」

「爹地,我沒有穿褲子……」

他捏著我的胯下:「你的褲褲尿濕了,穿著會不舒服。你現在身上有穿褲褲啊!我們回家!」他不顧我的反應,逕行收著地上的東西,裝袋後,牽著我的手離開。一路上我是被牽著手,僅穿著尿布跟上衣的男孩。從廁所到車上,我已經紅透臉,紅得跟包在尿布裏的屁股一樣,羞死了。屁股是包著看不到,只能在臀肉跟大腿間察覺。可是我的紅臉是來往停車場的人都會發現。他竟毫無所動,一副理當如此,宛如靠山,比小時候的視線中的爸爸更高大。

 

17.

我被安排坐在後座,只差沒有嬰幼童安全座椅了。朱叔叔完全像是在對一個嬰兒般的對我,讓我毫無招架能力。回家的路上,朱叔叔不停的強調重複我將被如嬰兒的對待,「好啦!我知道了!」

「不!你不知道。」朱叔叔肯定的口吻令人不悅!

回家一進門,便看見阿昇坐在客廳看電視,他看見我身上的尿布外面加穿透明塑膠褲,便捧腹大笑。我生氣地撲過去想揍他。才壓上去,我們便被朱叔叔拉開。

「你們在搞什麼!跟哥哥說對不起!」阿昇愣著看了朱叔叔。「爹地是他先的耶。」阿昇不滿的說了:「對不起。」聽見他叫朱叔叔爹地叫得如此順口,看來很早以前就這樣叫了。不過朱叔叔真是主持正義!

我突然被掐住脖子。「我說的是你!」

「朱叔……爹地……,我是他哥哥……」

「今天起就不是了。你今天開始是小嬰兒,所以你年紀只有一兩歲。他當然是哥哥!」

「不要開玩笑了!」

「我沒有開玩笑。快點說,不然我要打你的屁股了!」

才被打完的屁股感覺疼痛,為了避免再被打屁股,我只好勉為其難得說「對不起」。

朱叔叔的質疑聲恐怖的讓我雙腿顫抖,我感覺溼熱,我在尿布裏尿尿了。「我再說一次,說哥哥對不起!」他的反弟為哥,也讓阿昇有些不知所措。

「爹地,不用了啦!」

朱叔叔在沙發上坐下,拍了自己的大腿:「把尿布脫下,趴上來。」

我面對這樣的情況,眼眶中有淚水。我可以選擇再次被打屁股,也可以選擇荒謬的措置。

「哥哥……對不起……」我低頭低聲地說。

朱叔叔看了阿昇:「你要說什麼?」

「沒關係……」

「你跟誰說沒關係?」

「弟弟沒關係。」

 

18.

為了避免尷尬,在爸爸回家以前,我一直待在房間裏頭。爸爸回來後,朱叔叔把我叫到浴室,說是要幫我洗澡。我拒絕,但朱叔叔把我跟他單挑的代價從頭到尾講了一遍,讓我無力抵抗。因為我現在是小男孩,得由「大人」幫忙洗澡。幹,我已經忘記了自己從幾歲開始就是自己洗澡了,竟然還要另個男人幫我洗澡。怪透了。朱叔叔把我帶進浴室,爸爸也跟著進來。

「你先放水,我來幫小虎虎脫尿布。」朱叔叔把我像小孩一樣對待,完全把我掌控在手心。我的透明塑膠尿褲被拉下,然後是我身上尿濕的尿布。尿布攤開後的味道,讓我更顯幼稚。

「小嬰兒這邊會有毛嗎?」

爸爸看了一眼朱叔叔,爸爸像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事。

我的裸臀被打了一下,我哀叫。「小嬰兒這邊會有毛嗎?」朱叔叔再問。

「小嬰兒……沒有毛……」我眼眶裏含著眼淚,因為我知道將要發生什麼事情。

我的身體被抹了除毛劑泡沫,我站在浴缸裏頭,眼淚就流了出來。爸爸無能為力,在他們兩個男人的關係中,朱叔叔一直都是掌控選擇的那位。

溫熱水沖向我的身體,一根一根代表成熟的象徵,就如流水般,將我的自尊沖走。我如小嬰兒般光滑的身體。在我的啜泣聲中,朱叔叔幫我洗了澡,然後把我擦乾,把我抱進房間。爸爸已經在床上鋪好新的尿布,朱叔叔就把我放在尿布之上,然後幫我全身抹了乳液,私密處撒滿嬰兒粉後,讓我穿起尿布。

爸爸叫了披薩全家餐外送,那是一頓奇怪沉默的晚餐,我穿著尿布和他們坐在客廳無聲的吃完。

晚上朱叔叔跟爸爸似乎有了爭吵。話中夾雜著我的名字,我大概猜得到是因為我而起。我躲在走廊聽著房間內他們的爭論,想偷聽到些什麼,但一點也沒有頭緒。後來爭吵聲下降消失後,取而代之的是愉悅呻吟聲,我清楚聽見爸爸的叫床聲。那讓我覺得不悅。隔著房門,裏頭的床上有兩具男性身體在滾床。我摀住耳朵逃回房間。房間的門鎖壞了,我無法鎖門。

我躺在床上企圖入睡,但怎麼也睡不著。

我尿濕了尿布,很溼很重,但我沒有起床換尿布。

一直到有人觸摸了我的身體。是爸爸在脫我的透明塑膠尿褲,然後解開我身上濕透的尿布。我睜大眼睛看著他。「阿虎,對不起。爸爸錯過了你還是小嬰兒的時間。這個第二嬰兒期,我會彌補你的。」爸爸幫我將尿濕的尿布換了,我在乾爽的尿布之中靜靜睡去。

 

19.

換尿布已經變成不是我的事。我像是變成真的嬰兒般接受他們兩個男人輪流的為我換尿布。他們認真地討論是否要幫我請個褓母,他們不在的時候好有人幫我換尿布。這實在太誇張了,我不是沒有雙手可以為自己換,但他們堅持著我不可以自己動手,得交由「大人」。

在他們還沒有找到適合的褓母前,我可以在一個人的時候自己換尿布。他們今天上班前為我換上乾淨的尿布再套上透明塑膠尿褲,他們前腳剛離開,我便把這層塑膠尿褲給脫了。雖然可以阻止外漏,但它很悶熱,而且會發出摩擦聲音,我總因為聽到聲音而害羞。

被關在家裏幾日後,我趁著空檔溜出家,去接小伊下課。機車鑰匙被沒收後,終於被我找到他們藏起來的地方。騎車兜風真是太愉快了,讓我忘記發生的不愉快。我在學校後門等著小伊。透過圍牆欄杆縫隙,我看見在操場旁邊籃球場上的球員。他們如往常一般的練習,但有些心浮氣躁,打得超爛,尤其是阿義。接到小伊,油門一摧,便揚長而去,籃球隊甘我屁事。

小伊摟著我的腰便讓我春心盎然,我們開了房間。進門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即將在小伊面前脫下牛仔褲,她會看到穿著尿布的我。因為球隊打架事件,我已經告訴了小伊我的身體狀況,我現在是尿布不離身。雖然她在電話裏頭ㄎㄎ笑了,不過她說她能體諒。事實是她笑到在床上抱著肚子打滾。

上一秒我們還激烈的親吻,當褲子一脫,她就忍不住了,破壞整個氣氛。我的老二在尿布裏軟去。

「不行~哈哈哈哈哈~」她得先笑夠才能繼續說話:「我沒有辦法跟小嬰兒做!你趕快脫掉,讓尿布離開我的視線!」

當她看見我沒有毛的下體,又是一陣大笑。「你真的變成嬰兒了!」

「嬰兒哪有我這麼大!」我用老二狠狠地幹了她,讓他從大笑變大叫,叫到求饒喊停。

我們躺床上享受事後腦內啡的芬芳。癡呆看著天花板,幾近入睡。

我忽然感覺大腿間濕濕熱熱。我尿床了,在旅館房間床上失禁。

 

未完,連載中

首載 2014.10.22 – 2015.3.17

癩「哥」,疒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