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畜 #4

#4

鎖上HT,只有在晨勃的時候,阿治他才能夠感覺自己還是個男人,胯下那團肉還會硬還會充血。痛苦讓他感覺自己還能以人類存在。他起床他感覺自己胯下腫脹把內褲撐起一座山,HT阻礙山的爆發。他的內褲前方已經有點黃,他穿著傳統男性開襠內褲,好召喚他體內殘存的男兒本性。

他站在馬桶前方,掏出賤屌,那黑色HT鎖住了他的視覺,摸得到卻也是摸不到。他小便,尿液流過他的尿道,感覺可以如此強烈,噴尿像是噴精,他只能靠著這樣的錯覺以為自己還可以射精。

他知道自己遲早會屈服用屁股自慰的,隨著鎖著賤屌的日子愈來愈多,排便時肛門口的敏感度愈來愈高。也不是沒有被開過屁股,第一次早就給了人生中第一個主人,不過他認為自己是不分偏TOP,也少用屁股,要他用屁股自慰,想來還是有點怪怪的。

累積的慾望就要滿溢。連在辦公室裏的沙發上小歇都可以夢遺。

他竟然把內褲外褲拉到大腿光著屁股在校園裏的角落,讓主人檢查。阿承知道賤畜夢遺感到相當雀躍。他的雙腿間除了畜味外更多了洨味。

「你多久沒有夢遺了?」主人看著他內褲上那一灘說。

他聽得見這個小他多歲的主人話中帶著嘲諷,笑他竟然精液滿到自排出來,他覺得羞愧而興奮。他早就已經把上次夢遺遠遠地忘了,他只會羞紅著臉。阿承得意地看著一臉粗獷的老師紅通臉,摸著一直往前頂的HT殼頭牽絲。他只能一直流一直流。

「晚上來我家讓你射。」

他內心雀躍得無與倫比,所以他忍受穿著精液內褲,等待著晚上。

這段時間,他站在小便斗前,拉下運動褲,畜味洨味便撲鼻而來。只有賤畜才是用兩隻腿站在小便。

何時能洩精全看主人的意思,他不會錯過他準時準點站在主人家公寓大門口等候。

踩上頂樓的每一階樓梯,他都興奮著,腦內充滿美好著等會射精的愉悅。

見到主人,他便畜性大發,把自己脫得精光,等著主人拿出鎖匙解開HT,然後他要用力搓自己身上卻好久不見的大賤屌。

主人沒有任何反應,他以為是奴禮不夠,跪姿稍息雙腿打開手背後面。

「老師,你好賤啊!我都硬了!」他聽到主人這麼說,準備爬過去為主人服務卻遭到喝止。「你連自慰都不會喔!還需要主人教你!誰要你幫我吹!」

「HT……」他渴求主人能夠替他解開。

「你不會自慰喔!連尻屁股都要主人教!你這老師怎麼當的!」主人的羞辱讓他將手緩緩伸向自己的屁眼。他的指頭可以感覺到臀溝裏初生的屁毛刺刺地提醒他的低賤。屁眼張開,腸道撐起一指寬。還沒適應,他的手腕被緊握,他的手指頭被拉出了他的身體。屁眼要閉合時,他感覺到一根硬鐵般的火柱活生生地幹入,劈開了他的身體,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身體裂開兩半,他放聲大叫哀嚎的如一隻雄性動物。

「老師你好緊啊!很少用喔!」他的耳朵聽見主人在旁熱呼呼地說著。他忽然騰了空,整個人被主人扛起,像個巨大人型自慰套。

他沒有想過他竟然像個小男孩撇尿般的姿勢被抬起,他毫無所知的開腿面對著四周的高樓大廈,他只知道自己的屁眼正被主人的大屌進進出出,他的屁眼腸道每一寸都充滿了感覺,他可以感覺到一根年輕主人的老二正使用著他平常大便撇條的地方。那裏忽然有了新的功能,新的意義。

「你的屁股是用來幹什麼的?」

每個人的答案都應該是排便,但有些人的不是。他心裏知道答案。「……」他才遲疑一秒,他便感覺腸道內的前列腺被主人頂撞著。主人找到了他屁股裏神祕的P點。他整個人被暢通了。他唉唉叫著。「我屁股是給主人幹的!」他用吼的去抵抗屁股裏P點傳到上半身的刺激感。

他被抬到鏡子前,他就這樣大字地M開腿,他的眼睛看見背後主人幹進他體內的陽具与他相連。HT就掛在他的胯間,因為主人的進出而晃動。

他忽然明白自己的老二只是裝飾品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